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沈从文研究 >郁达夫初识沈从文
打印打印本文
郁达夫初识沈从文
作者:杨建民    来源:中华读书报    点击数:1783

1923年夏季,为了使自己的生活“多见几个新鲜日头,多过几个新鲜的桥……”20岁出头的沈从文,决定“尽管向更远处走去,向一个生疏世界走去,把自己生命押上去,赌一注看看,看看我自己来支配一下自己,比让命运来处置得更合理一点呢还是更糟糕一点?”从那见了无数杀戮死亡的湘西军营,来到北京,“进到一个使我永 远无从毕业的学校,来学那课永远学不尽的人生了。”

但是,京城居大不易。一到北京,他手上的一点钱便花光了。在几乎没有任何经济支援的状态下,靠着朋友的有限帮助,忍着饥饿,挨着北京严酷的寒冬,沈从文进行着他几乎无望的读大学梦想。读正式大学的梦破灭之后,这个倔强的湘西人又开始向文学领域的努力拓展。可是,学历太低,没有资历,想以文学来养护自己,也几乎成了梦想。梦想不能实现,但梦想却支撑起努力,几乎绝望的沈从文,开始向京城的几位知名作家写信,倾吐心声;当然,他是希望这些作家,能帮他圆一个文学的梦。

几位收到信的作家里,小说家郁达夫给了沈从文回应。这回应,是亲自看望了沈从文,为他买了一顿饭,送下一条冬天不可缺少的围巾,还有——一篇表达无限激愤的文章——《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

沈从文向郁达夫投寄的信,并没有保存下来,可是,在他当时写作的一篇文章中,录下了一封这样的求助函。信函的内容,也应当是向郁达夫倾吐的主要意思:

“A先生:在你看我信以前,我先在这里向你道歉,请原谅我!

一个人,平白无故向别一个陌生人写出许多无味的话语,妨碍了别人正经事情;有时候,还得给人以不愉快,我知道,这是一桩很不对的行为。不过,我为了求生,除了这个似乎已无第二个途径了!所以我不怕别人讨嫌,依然写了这信。”

信的文辞十分谦卑,这当然是无奈的缘故。他这样描述自己的状态:

“我很为难。因为我并不曾读过什么书,不知道如何来说明我的为人以及对于先生的希望。我是一个失业人——不,我并不失业,我简直是无业人!我无家,我是浪人——我在十三岁以前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过去的六年,我只是这里那里无目的的流浪。我坐在这不可收拾的破烂命运之舟上,竟想不出办法去找一个一年以上的固定生活。我成了一张小而无根的浮萍,风是如何吹——风的去处,便是我的去处。湖南,四川,到处飘,我如今竟又飘到这死沉沉的沙漠北京了。”

不仅生活,“一个陌生人,在这茫茫人海中,更何处去寻找同情与爱?”他希望能寻到精神的养分。对此,他却又是疑惑的:“人类的同情,是轮不到我头上了。但我并不怨人们待我苛刻。我知道,在这个扰攘争逐世界里,别人并不须对他人尽什么应当尽的义务。生活之绳看看是要把我扼死了!我竟无法去解除。”

因为是面对作家,沈从文专门写道:“我以为‘能用笔写他心同情于不幸者的人,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小孩子,’这愚陋可笑的见解,增加了我执笔的勇气。”可他同时又不敢抱多大希望:“先生对这事,若是懒于去理会,我觉得并不什么要紧。我希望能够象在夏天大雨中,见到一个大水泡为第二个雨点破灭了一般不措意。”

在这样的矛盾心情下,沈从文仍然留下了自己的住址。这个住址,引来了当时已在文坛颇有声名的郁达夫。

郁达夫初识沈从文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