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外国文学 >《洛丽塔》:中国作家的误读
打印打印本文
《洛丽塔》:中国作家的误读
作者:樊星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数:3051

乱伦的故事

《洛丽塔》是一个乱伦的故事。小说中有这样的句子:“我怀着一种乱伦的激动,已经把洛丽塔看成我的孩子”,而洛丽塔也在与亨伯特试图找一个词去描述他们之间的关系时笑着说了一句:“那个词是乱伦”。乱伦,是人类最原始的恐惧之一。(17) 明知这一点,可仍然有许多乱伦的悲喜剧在不断上演,可见在原欲面前,人类的禁忌也那么苍白无力!

同样,当代中国作家也写出了不少乱伦的故事——早在“伤痕文学”中,就产生了孔捷生的《在小河那边》那样发生在姐弟之间的乱伦故事,那是因为政治原因造成、在双方并不知情的条件下发生的。但苏童发表于1987年的中篇小说《1934年的逃亡》则有一个指向人性神秘的主题:“无法解释天理人伦”,“枫杨树老家……充满倒错的伦理”:地主陈文治与贫农陈宝年有亲缘关系,后者以自己的妹妹与前者换了十亩水田;他们都有旺盛的性欲,又都对女长工蒋氏心怀淫欲;在陈宝年娶了蒋氏又遗弃了蒋氏以后,陈文治抢走了蒋氏。并在奸污了蒋氏以后将她投入了塘中。陈宝年的徒弟小瞎子则在陈宝年嫖妓时害死了他。从而攫取了陈宝年的竹器店……这样,苏童就写出了性欲的强大足以摧毁正常的人伦关系。这样对于纵欲的刻画写出了人的兽性,意义与《在小河那边》已判然迥异。再看发表于1988年的中篇小说《罂粟之家》,地主刘老侠“血气旺极而乱”。他看上了父亲的姨太太翠花花,就害死父亲,占有了翠花花;而翠花花后来又与长工陈茂有染,并为陈茂生下了儿子沉草;陈茂则在与翠花花生有一子(沉草)以后,又迷上了刘老侠的女儿、翠花花的仇人刘素子。陈茂后来闹革命,引起翠花花和刘素子的愤怒。刘素子唆使沉草杀了陈茂,然后与翠花花一起自焚。在这个错综复杂的故事中,人们的爱恨情仇与紊乱的性关系密切相关。还有发表于1989年的中篇小说《妻妾成群》,颂莲在成为陈佐千的妾以后对陈佐千的儿子飞浦产生了暧昧的情感,只是因为飞浦的懦弱而没能如愿……1991年发表的长篇小说《米》的主人公五龙先后与米店老板的女儿织云、绮云发生了变态的性爱;他和绮云生下的一双儿女(米生和小碗)因为一点琐事也发生了哥哥杀了妹妹的悲剧;织云的儿子抱玉竟然勾搭上了米生的妻子雪巧,米生的弟弟柴生则因为知情而勒索雪巧,由此进而引发了米生和柴生的斗殴;柴生和他的妻子乃芳还盼着五龙早死,以便继承遗产……这一切都纷乱无比。欲望、仇恨,成为五龙与冯家姐妹一切悲剧的源泉。就这样,作为“先锋小说”与“新写实小说”代表作家的苏童便通过他的“枫杨树老家”冷酷地解剖了人性的阴暗、疯狂、残忍和迷惘。他笔下的主人公常常发出的“天问”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五龙难以把握他的情欲”。

《洛丽塔》:中国作家的误读 共有10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10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