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 >屡被误读、删削的《荷花淀》
打印打印本文
屡被误读、删削的《荷花淀》
作者:杨建民    来源:《中华读书报》2010-05-12    点击数:1341

1963年6、7月间,孙犁收到在晋察冀工作时两位战友的孩子(高中学生)的一封来信。这封信里对孙犁的作品表达了在认真阅读基础上的由衷喜爱。对于这一点,孙犁感到很高兴。他先前也接到过一些同学的来信,虽然对作品的内容有赞赏或批评,可“好像都是道听途说,并没有仔细地阅读我的书。他们 是人云亦云的。他们是听到风声便随着来了雨声的”。

这位高中学生在信的后半,还对孙犁的几篇作品提出了一些具体、切实可行的意见。这使孙犁有些意外,因为他接到的大部分读者来信,对一篇作品“不是捧到天上,就是摔在地下”。所以,对于信里的意见,孙犁认为:“都是非常切实,非常正确的。(作品发表后)还很少听到这样具体、这样切实可行的意见。”还表示:假如以后能够修改这部作品(《风云初记》),我一定要郑重参考。

在来信的末尾,高中生还告诉孙犁:他们课本中选的短篇小说《荷花淀》,与书中刊出的有很多不同。并且将这些不同列举出来。这引起了孙犁的特别注意。

这些内容和字句的不同主要是在课本里,大多是删节。例如,《荷花淀》中几位妇女去看自己丈夫途中,遇到日本船的追击。她们摇着小船往荷花淀里去时,作者记述了妇女的内心想法:“假如敌人追上来,就跳到水里去死吧!”这一句话,在课文里被删去了。另一处,说妇女们在划船时,有人顺手从水里捞上一棵菱角。因为还很嫩小,便又丢进了水里。“那棵菱角就又安安稳稳浮在水面上生长去了。”这句话,也被删去。《荷花淀》开首第二段,作者叙写这里的芦苇,多被妇女们编了席子,这时,补了一句:“编成了多少席?”这增添了小说韵味的句子,也被删除。文中写妇女们急速划船时,“水在两旁大声的哗哗,哗哗,哗哗哗!”最后一个“哗”,也被划去。

这些删节孙犁并不知道。所以这个学生一问,他一方面与原文对照,一面循着一些人的思路,对为何删节略作探讨。“假如敌人追上了,就跳到水里去死吧!”被删,孙犁在回信中说:“可能是认为这两句话有些‘泄气’,‘不够英勇’。”当然,孙犁本人并不这样认为。所以,这两个词他都用了引号。“那棵菱角就又安安稳稳浮在水面上生长去了”被删,孙犁认为:可能是认为这样的描写“没有意义”,也许认为这样的句子莫名其妙,也许认为有些“小资产”。看来,孙犁也弄不懂为何被删。“哗哗,哗哗,哗哗哗!”最后一“哗”被删,孙犁替删削者着想:可能是认为:既然前面都是两个“哗”,为什么后面是三个?一定是多余,是衍文,他们就用红笔把它划掉了。孙犁这样写,既显变化,程度又有加深。删削者却未能注意和体会到这一点。小说开首处“编成了多少席?”一句被删,孙犁也想不出为什么:有什么妨碍吗?可能是,他们认为织出多少席,难道还没有统计数字吗?认为不妥,删削去。

对文章以自己的认识进行删削,显然是由于误读产生的。因为不理解,或以为不正确就发表意见,就删削。这样的事,孙犁在此前也遇到过。

那是在更早的1952年。当时的平原省(今已撤消)聊城地区(后划归山东省)安乐镇师范学校,有一个学生组织的文艺研究组。这个文艺研究组在“研究”了孙犁的《荷花淀》后发现了一些问题,便写信给孙犁,就这些问题希望孙犁回答。

他们对《荷花淀》的意见归起来有三条:

屡被误读、删削的《荷花淀》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