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与国民精神
打印打印本文
老舍与国民精神
作者:孔庆东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200505    点击数:2478

老舍对内部世界,即对自己的评价,又如何呢?人们最注意的是他的谦虚。他的一切言谈举止无不体现着谦虚。以第一流文学家的身份,居然自称为“写家”。别人的批评,他总是心悦诚服地接受,并且往往还要自己再深责一层。其虚怀若谷的程度,令人仰不可追。然而也有人提出不同看法,如徐@①先生回忆说:“他对自己的小说非常自负,谈到鲁迅,他认为只有杂感可称首屈一指;小说,则‘气派太小’。至于别人,当然不在他眼里。”还说老舍入“左联”后,“非常虚骄做作”,自称办《宇宙风》“全靠我与鼎堂”等等。[3] 这些回忆,应该说起码在其主观感觉上,是可信的。我们仔细研究老舍的“谦虚”,其中的实质部分当然出自真诚的恭人逊己,出自“三人行必有我师”的科学态度和“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高尚情操。但是,老舍有些过分的谦虚不免令人产生不符实情和难以接受的感觉,令人想起传统文人的客套和北京市民的“虚礼”。他的话有时不免给人矛盾的感觉。他在《我怎样写〈老张的哲学〉》中说:“有人说,《老张的哲学》并不幽默,而是讨厌。我不完全承认,也不完全否认这个。有的人天生的不懂幽默;一个人一个脾气,无须再说什么。有的人急于救世救国救文学,痛恨幽默;这是师出有名,除了太专制一些,尚无大毛病。不过这两种人说我讨厌,我不便为自己辩护,可也不便马上抽上自己几个嘴巴。有的人理会得幽默,而觉得我太过火,以至于讨厌。我承认这个。”[3] 这段话很典型地表现了老舍的性格。老舍对自己有一分为二的自知之明,对于正确的批评真诚接受,并在以后的创作中,扬长避短。但他对批评同样一分为二,对那些不懂艺术者不屑一辩,一方面处处给人留下台阶,显示出豁达、海涵,一方面在字里行间透出反批评的锋芒。这正是一种“中国式”的风度。

以群有一段话概括得很恰当:“谈到老舍先生的为人,常常有人拿‘面面俱到,不得罪人’来说明他的特点,这只道出了老舍先生性格底一面。因为老舍先生虽然善于以他深沉的涵养和老练来待人处世,但是,他的‘面面俱到’却有个限度的。他的朋友们,纵然有时免不了一些他所不悦的卤莽或幼稚的行动,但只要是出于善意,他都能谅解;反之,如果是出于一种卑鄙的私图或不光明的动机,纵然善于花言巧语,他也必正言厉色,给对方一个‘下不去’。”[3] 老舍一方面对外谦恭和善,在本质上却真正做到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总结老舍的一生,使我们看到,老舍的身上负载了他所认为的国民精神中最优秀的一面,如克己为公,爱国事亲,正义刚直,谦恭礼让。同时,他的身上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了国民精神中的某些弱点,如过分的忍让,处世的面面俱到,士大夫的忠奸善恶观念等。老舍在对国民精神的不断观察、批判、思考、剖析过程中,也逐步扬弃着、完善着自我,一步步地跨入先进知识分子的行列。也正是老舍本身与国民精神的密切关系,鼎助他将国民精神的描绘水平推向了一个高峰。

五、老舍与国民精神的启示

经过上面几方面的探讨,已能够大体把握出老舍与国民精神的密切联系。他生活的时代是我们的民族精神开始由旧质向新质过渡的时代,他生长的环境是我们的民族精神最为鱼龙混杂的环境。独特的教育使老舍深深得到了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同时也附带了一些弱点。这样,一面使老舍能够以自身为坐标原点,洞微烛隐地解剖、考察国民精神;另一面,又使他未能像鲁迅那样,站到更高的理论层次上,由此使人想到,一个文学工作者应该怎样在自己与民族精神的关系上从必然王国飞跃到自由王国。

老舍与国民精神 共有11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页次:9/11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