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与国民精神
打印打印本文
老舍与国民精神
作者:孔庆东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200505    点击数:2478

在这双眼睛里,母亲、大姐、刘大叔以及《正红旗下》中的二哥福海等,是一堆儿的,他们勤劳、善良、有本事、为人排忧解难。而姑母、大姐夫和大姐的公婆等,是另一堆儿的,他们好吃懒做,软弱无能,“他们的一生像作着个细巧的,明白而又有点胡涂的梦”[5]。此外还有一堆儿,那就是从《老张的哲学》中的老张、《赵子曰》中的欧阳天风、《骆驼祥子》中的刘四,直到《四世同堂》中的冠小荷一系列角色所代表的生活中那班损人利己、欺软怕硬、卑鄙无耻、阴险毒辣的“恶”人。

所有这些人,经过老舍那双正直朴素而又聪慧敏感的眼睛,分成不同种类,同时又连成一片,组成了一个活生生的负载着国民精神的世界。在以后的创作生涯里,他不论要写具有哪种精神状态的人物,只要一闭眼、一伸手,就可以从这个世界中探囊取物般轻轻拈出一个来。因为对于生活,“他不是去‘体验’,而是作为苦难大众的一员承受着这种苦难生活对他身心的磨难”[2]。这些也正是老舍进一步认识国民精神、理解国民精神、建立国民精神思想系统的坚实基础和出发点。

第二,老舍的眼睛又是一双现代知识分子的眼睛。

老舍自幼聪明好学,群涉博览。自19岁(1918年7月)结束学生生活以后,长期生活在知识分子圈内。“五四”运动,虽然他没有直接参加,但仍然不可抗拒地成为他思想发展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他说:“反封建使我体会到人的尊严,人不该做礼教的奴隶;反帝国主义使我感到中国人的尊严,中国人不该再做洋奴。这两种认识就是我后来写作的基本思想与情感。”[3] 老舍把“五四”精神着重体会成两个“尊严”,这与他头脑中的传统思想意识是分不开的。

拥有了广博的知识和先进的思想武器,就使得老舍在观察民族精神时,具有了崭新的眼光。他把脑海中那些“善”人、“恶”人以及所谓中间人的品质进行概括、解析,从中寻找古老民族文化意识沉积的轨迹,从那些原来认为是完美的“善”人身上看出妥协、忍让的缺陷,特别是从他最熟悉的人中去形象地把握“东亚病夫”的病症。他在谈到《二马》中的老马时说:“……但我最熟识的老人确是他那个样子。他不好,也不怎么坏;他对过去的文化负责,所以自尊自傲,对将来他茫然,所以无从努力,也不想努力。他的希望是老年的舒服与有所依靠;若没有自己的子孙,世界是非常孤寂冷酷的。他背后有几千年的文化,面前只有个儿子。他不大爱思想,因为事事已有了准则。这使他很可爱,也很可恨;很安详,也很无聊。”[3] 这是一段非常精确的总结,令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免又想到自己的祖辈以至父辈。

随着思想的不断进步与经历的不断丰富,老舍对国民精神的认识几经起伏。他对国民精神的讽刺鞭挞从《老张的哲学》开始,到《猫城记》达到了顶峰。他说:“猫人的糟糕是无可否认的。我之揭露他们的坏处原是出于爱他们也是无可否认的。”[3] 但老舍终于给了猫人一个灭国绝种的结局,这种处理招致了更多的对该作品思想内容的指责。然而从《月牙儿》、《骆驼祥子》起,老舍在把主要笔墨偏向社会批判的同时,对民族精神的描绘重点开始由“砭恶”向“扬善”转移,主人公的光彩开始鲜明。到了《四世同堂》这部鸿篇巨制中,老舍脑海里所积存的国民精神各方面的代表几乎全体登场,可以说全面体现了老舍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对此我们将在下面着重分析——这是因为老舍接近左翼文艺运动后,逐渐成为一个民主主义战士,认识到国民精神与社会存在的种种关系,改变了从前以为民族落后只是因为国民精神不好的观点。

老舍与国民精神 共有11页,您还有9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11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