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鲁迅研究 >鲁迅的美术之缘
打印打印本文
鲁迅的美术之缘
作者:孙郁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数:1059

1936年10月8日,鲁迅参观“中华全国木刻第二回流动展览会”

1936年10月8日,鲁迅参观“中华全国木刻第二回流动展览会”,并与青年木刻家们座谈,时距逝世11天。(选自画册《鲁迅》,北京鲁迅博物馆编,中原出版传媒集团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早有人说,描述鲁迅的生平史实,要出新意已经很难了。这原因是几代人已经做了大量研究,资料整理得很是充分。近读萧振鸣《鲁迅美术年谱》,却发现了许多陌生的书籍与墨迹,说了先前人没说的话,便感到了那书的分量。研究鲁迅的人多矣,可在细心人眼里,还有些空白隐含在历史的深处,说起来让“鲁迷”们有些惊喜。

以前的评论家谈鲁迅,主要集中在文学层面,对其翻译与美术,深入者有限。鲁迅的成就,与他是个杂家有关。老友刘思源先生说那是“暗功夫”,是知人之论。而这功夫之一,乃美术鉴赏与研究。其内在的因素给鲁迅文字的支撑力,是不可小视的。

鲁迅与美术的关系很深。他收藏的碑拓及汉画像6000多件,外国版画2000多幅,中国现代版画2000多幅。《鲁迅美术年谱》对此介绍颇详。这一本书从鲁迅文本出发,参之其藏品与同代人回忆资料,还原了鲁迅的另一面。那些隐含在文字背后的故事,借助图像和线条,一一浮现出来。

我们有时候阅读鲁迅的文本,有种快意的感觉,那大概是美学所讲的神思吧。鲁迅对美的感受,是跨在文字与色彩间的。这个习惯在幼年就养成了。他对插图、碑帖、雕塑都有兴趣。在那些古旧的世界间找到精神的飞翔之地。图像的美与文字的美各得妙意,美的意蕴在此流溢着。早期的鲁迅对艺术有整体的看法,对文学与美术是一起讨论的。这个看似混沌的审美意象,给他带来的好处,在后来越发明显了。

有趣的是,他对美术的兴趣是跨越中外的。他对现代美术品的注意,始自于日本。西洋绘画与日本浮世绘对其的引力可以想见。也恰是与西洋绘画的对比,才知道故土艺术的问题,优劣也历历在目矣。西洋与东洋的美术,让其反省故国美术史的逻辑。而重塑美术世界的冲动,在他那里是从未消失的。

审美是复杂的心理活动,古人的经验给他的参照,无意中被应用到小说与诗文里了。其中楚文化的梦幻感对其颇有引力。郭沫若《鲁迅与庄子》谈到了其中的承接点,那多是文字上的考察。其在绘画的领域,亦有心得。鲁迅对南阳汉画像之描绘,多有神笔。大量收藏中,妙品甚众。楚风浩大,“其来无迹,其往无涯”,林野间“汪洋辟阖,仪态万方”。艺术贵于纯真,于天地间见人心,在胸怀中有日月。以诗与哲、诗与画入文,其境界就非一般儒生可比的。

古人的思维里,混沌里藏着寓言。光线、音律诸因子散落着情思。诗文和绘画都保留了此一特点。鲁迅意识到了此点,审美的律动就借助了其间的因素。或可以说,他唤起了这些因素,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在受到了现代科学的沐浴后,审美的路向有了变化。一是有确切性的思维,那里逻辑性强,是没有模棱两可的一面的。二是神识的思维,凭着直觉进入对象世界,幽微的存在纷至沓来,心灵广袤而辽远。这二者交织在一起,便有了奇异的伟力。两者不同的思维,在鲁迅那里是统一的。也因此,他唤起了冬眠的古老诗意,把旧的艺术形式激活了。

鲁迅的美术之缘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