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外国文学 >与海地姑娘论波德莱尔
打印打印本文
与海地姑娘论波德莱尔
作者:沈大力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数:1045

与海地姑娘论波德莱尔(沈大力)波德莱尔墓碑雕像

别了,我们转瞬即逝的,

夏日灿烂的辉光!

我已听见萧萧落木

在庭院的砌石上簌簌作响,

像在唱挽歌一样……

秋天来临了!这神秘的天籁

仿佛在为人送葬……

——《秋之歌》

这是《恶之花》中的一首悲秋诗,作为该集《忧郁与理想》部分的名篇为人传诵。不知为什么,我邻舍的一位海地女子特别迷上了此诗。她芳名唤作曼 菊,两年前被从遥远的安德列斯群岛专门招来,在蒙巴纳斯大街的“克里奥尔美人”酒馆当女招待。她听说我研究法国诗歌,几次登门清谈,和我切磋诗艺。

“《秋之歌》以时空为序,辞丽句佳,音调凄切,给人以莫名的哀伤,领略一种忧郁美。”曼菊说,“整篇诗似雾如烟,深微窈冥,难以知论,不可辩说。”

“我想,诗以天籁为上。波氏幻笔,让人似懂非懂,也许正是该诗的魅力。”我笑笑回答,“照中国的诗画传统,形本无形,惟无形者无可奈,非虚非 实,不可解而可解,才是高妙意境。若一味执拗于人之邪正、贞淫、美恶,诠释得太实了,反而走义。当然,可以理语成诗,但应寓理成趣。理趣高于理语,方有余 韵。”

“据说波德莱尔这首诗的灵感来自他的情妇玛丽·多勃伦,”曼菊追溯诗源说,“落红香径,诗人想借爱情来缓和自己的厌世心绪,即他在整部《恶之花》中流露的巴黎忧郁。”

“巴黎的忧郁乃是对时光流逝、人渐衰老的焦虑。”我直抒己见,“与维克多·雨果《世纪的传说》那种采用大调的史诗风格相比较,《秋之歌》是天鹅 绝唱、小调哀鸣,其特点在于诗人的心态与秋天、秋色和秋景之间抽象的、微妙的应和,从而使秋天变成诗人的心理季节,给读者以神秘的哀伤,一种不匀称、不调 和、不完善的美感。”

“对了,一种缺陷美,正像病花的风韵。”曼菊赞同道,“这诗里溢出的时序更迭,秋天终于来了的失落感,对冬之将至、死到临头的内心恐惧,故有听 落木萧萧似挽歌的痛觉。另一方面,秋天又是一年中最温和的季节,颇似女性爱的柔情,含着甜美。因而可以说,人对死亡的疑惧,或许会变成对彼岸的展望。”

听其言,我猛觉得艺术并非曲弥高,和弥寡。眼前的少女就心有灵犀,对《秋之歌》似有敏锐的感应。她从中悟出的生死观确有辩证意味。

“《恶之花》出版于1857年,正值浪漫梦破,世纪病重之时,故它倾泄出一代年轻人幻灭的忧郁感,就是所谓的‘世纪病’。在这方面,您觉得波德莱尔有何特殊之处吗?”曼菊问我,似乎想了解崇尚心态和谐的东方人对西方矛盾情绪的看法。

我琢磨片刻,回答道:“与中国天人合一的哲理相反,法国一代代文学家用其作品反映人与其生活境遇的冲突。18世纪时,法国诗人克雷彼雍说:‘高 乃依占天,拉辛据地,给我剩下的只有地狱了。’100年后,波德莱尔出世时,已没有外界地盘了。他惟有只身索隐,在自己痛苦的内心世界浇灌病态花朵,以奇 取胜,显得出类拔萃。从恶中萃取美,以恶与美的对照,通过反差强烈的意象,揭示人灵魂深处的玄奥。”

与海地姑娘论波德莱尔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