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永恒的人性之美
打印打印本文
永恒的人性之美
作者:汤锐    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数:346

赵丽宏的《童年河》,听上去就有一种怀旧的味道,小说中写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的一群普通孩子的生活,尽管是虚构的小说,但是能感觉到是作者本人的童年生活回忆,记录一段人生往事,一个城市的往事,一代人的成长。

小说透过一个从乡下来到大城市的懵懂孩子的清澈眼睛,观察五十年代上海的弄堂风情、弄堂里的童年,从文字叙述到描写的内容都散发着淳朴温暖的气息。通过雪弟的眼睛,小读者看到了五十年前老上海古朴的街道、建筑和石库门弄堂,看到街道上的有轨电车和人力车,看到那个时候的苏州河、大世界,看到各个阶层孩子不同的生活状态,了解到他们那时候的喜怒哀乐。一个小小的角度,表现的是大上海的小社会。

小说中描写了一群孩子,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有着不同的性格,但是没有反面角色,只有有缺点的人,比如雪弟的妈妈、小蜜蜂的妈妈、大鸭子小鸭子的奶奶,包括牛嘎糖等等,写出了他们身上的一些弱点。无论贫富,都有着同样珍贵的亲情、友情,有同样珍贵的童年。从雪弟的亲婆、爸爸、妈妈身上,从彩彩的爸爸妈妈身上,从大鸭子小鸭子的疯奶奶身上,无一例外地都能发现优美高贵人性的闪光,这一点特别重要,给人带来向上的、积极的、温暖的影响。雪弟的成长就是一个积极向上的过程,比如他在爸爸、同学、老师的鼓励下,不断发挥和发展自己的绘画特长,比如他刚到上海时最初的怯懦胆小,甚至跑丢迷路、尿床……但是都在好心人、善解人意的爸爸、慈祥的亲婆、聪明善良的小伙伴等等的帮助下,度过一个个难关,并且变得越来越勇敢坚强,从苏州河跳水打赌,到生死关头救人,雪第和他的小伙伴们传递出的始终是一份淳朴的人性之美。

在这部小说里,有明确的历史氛围,比如大喇叭播放歌曲《社会主义好》,以及马路上的有轨电车、人力车等等,但是作者淡化了政治氛围,这很好,对今天的孩子来说,很难理解政治事件的历史含义,所以作者只是点到为止,只是让小读者领悟到,这是对某些人的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事件,就像亲人亡故一样,就够了,至于为什么会发生,不必也无法向孩子们解释清楚。这部小说在这一点上处理得很好。

作者抓住的是超越阶层之上、超越政治之上、甚至超越具体时代之上的一些永恒的东西,是被现在的社会生活忽略了的,然而又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和向往的东西,人生中的一些值得经久品味、永远珍藏、代代传承的东西,我们可以称之为优秀的文化传统、宝贵的精神财富,但其实,那是出自人类的天性,普世价值,就是人与人之间最淳朴的、发自内心的美好情感,亲情、友情、善意之情,人生最美好的部分。能够与任何时代的读者产生心灵共鸣。

虽然小说写的是五十多年前的社会各阶层生活,与当下的社会生活也有现实层面的相同之处,比如那个时候城市中产阶级的孩子、知识分子的孩子、城市贫民的孩子、乃至赤贫阶层的孩子(流浪儿)等等,这种贫富和文化上的差异,其实在今天仍然存在,比如今天的城市白领与农民工,他们的孩子,等等。作者抓住这种不同阶层孩子之间的异与同,他们的交往与沟通方式,写出了人性的普遍性。对于今天的小读者来说,最需要从这样的文学作品中获得健康积极的价值观,激发出对美好人性的向往。

这部小说的文字很朴素平实、很顺畅、很自然,从孩子阅读的角度,这样的文字很容易懂。同时,小说的叙述虽然有一种散淡的味道,带着怀旧的气息,但是从儿童阅读欣赏文学的角度看,不啰嗦,枝蔓很少,而且有明确的叙事流向,完全顺时针,真的应和了小说的标题,就像一条河流那样不疾不徐的顺畅。散淡而有明确流向的叙事结构,就像一条河流,同时散淡之中也有人物与情节的交待和呼应,比如亲婆的来去、芦花与棉花的更替等等,使故事读起来十分流畅,并具有一种内在生命流动的绵延不绝的感动。

永恒的人性之美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