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儿童文学研究 >以孩子的眼看复杂人生——林海音与朱氏姐妹的儿童文学
打印打印本文
以孩子的眼看复杂人生——林海音与朱氏姐妹的儿童文学
作者:刘绪源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数:711

上世纪60年代,正值儿童文学走下坡路之际,海峡对岸的作家们却在开创一片新格局。这并非台湾儿童文学的单项独进,而是整个文学形势(主要是成人文学)的变局。林海音则是当时台湾文坛相当重要的人物。

林海音祖籍台湾,生于日本,1921年3岁时随父母迁居北京,她的童年时光是在这座古城度过的,她的代表作《城南旧事》是小说,也是纪实的自叙传。她父亲像书中所写的一样,在她小学毕业那年去世了。她16岁考入北平新闻专科学校,边读书边当实习记者,19岁毕业即任《世界日报》记者、编辑。1948年与丈夫及全家回到台湾。她在短篇集《绿藻与咸蛋》序中说:“我几乎是从上了岸起,就先找报纸杂志看,就先弄个破书桌开始写作。”她的人生离不开笔,一旦离开报纸,她就开始了文学生涯。

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写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先是当短篇写的,如《兰姨娘》发在1957年末的《自由中国》半月刊,《我们看海去》发在1959年4月的《文学杂志》,小说最前面一章《惠安馆》(发表时题为《惠安馆传奇》)则在她自己主持的《联合报》副刊连载(1959年1月5日至2月7日)。但其中的人物和生活都是延续的。最后,5个短篇合在一起,她又写了一篇极美的《冬阳 童年 骆驼队》,冠于书前,成为代序。此书由光启出版社于1960年印行,出了两版,1969年在林海音自己主持的纯文学出版社出了第三版,以后就有了十余个不同版本,包括英、德、日、韩等外文版。英文版由后来写了《巨流河》的齐邦媛教授参与翻译。198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将其改编为同名影片(吴贻弓导演),轰动一时。电影充满诗意,品格甚高,曾在国际上得奖。大陆的很多读者就因看过电影而不再读小说了,其实小说除诗意、抒情、怀旧的一面外,更有从童年视角出发的对人生况味的深入而宽广的探察,这后一方面,恰是电影镜头所未能达到的。

关于《城南旧事》算不算儿童文学,在台湾也有争议。台湾教育界有些人习惯于将有注音字母的书视为儿童文学,整厚本不注音的长篇小说则不算在内。此外,《城南旧事》中也确有一些艰深的内容,不仅孩子不易理解,成人也有看不懂的地方。作者创作时,并非只单纯为孩子而写,她肯定也顾及到了高水准的成人读者。但我以为,惟其如此,才使此书成了大人和孩子都有可能喜欢的第一流的儿童文学。

此书是具备儿童文学的全部特征的,作者以儿童的视角看待世界,用的也是儿童的语言。我们且看她后补的“代序”中的一段描写:

骆驼队伍过来时,你会知道,打头儿的那一匹,长脖子底下总会系着一个铃铛,走起来,“当、当、当”的响。

“为什么要一个铃铛?”我不懂的事就要问一问。

爸爸告诉我,骆驼很怕狼,因为狼会咬它们,所以人类给它们戴上了铃铛,狼听见铃铛的声音,知道那是有人类在保护着,就不敢侵犯了。

我的幼稚心灵中却充满了和大人不同的想法,我对爸爸说:

“不是的,爸!它们软软的脚掌走在软软的沙漠上,没有一点点声音,你不是说,它们走上三天三夜都不喝一口水,只是不声不响地咀嚼着从胃里倒出来的食物吗?一定是拉骆驼的人类,耐不住那长途寂寞的旅程,所以才给骆驼戴上了铃铛,增加一些行路的情趣。”

爸爸想了想,笑笑说:“也许,你的想法更美些。”

以孩子的眼看复杂人生——林海音与朱氏姐妹的儿童文学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