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外国文学 >体育与艺术共同浇灌的生命之花——奥运艺术审美简论
打印打印本文
体育与艺术共同浇灌的生命之花——奥运艺术审美简论
作者:於贤德    来源:文艺报    点击数:3435

体育与艺术共同浇灌的生命之花——奥运艺术审美简论奥林匹克运动从诞生之日起就跟艺术结下了难解之缘,脍炙人口的古希腊雕塑艺术的经典之作《掷铁饼者》,堪称人类艺术品中的瑰宝。这尊大理石雕像所表现的运动员柔韧的手臂、矫健的双腿、优美合度的躯体和充满爆发力的姿势,充分显示了雕塑家是把这样美好的形体作为人间的英雄和天上的神明来赞颂的。今天,人们不但仍然能从这件伟大的作品中充分感受它那永恒的艺术魅力,而且还能体会到奥林匹克竞技比赛与雕塑艺术的历史渊源。这件作品和更多的古希腊体育雕像一起,已经成为奥运艺术的伟大的历史遗产。

在奥林匹克竞技会上出现的艺术样式当然不只是局限于雕塑。从现代奥运会的圣火点燃仪式、开幕式等活动中可以推测,具有丰富宗教意味的古代奥运会,在某种意义上延续远古的宗教传统,在奥运会上用载歌载舞、顶礼膜拜的形式表达人们对神的无比的虔诚与崇敬。对神像的赞美和歌唱必然会使人的情感进入高度的亢奋状态,一切表情达意的手段就都会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郭绍虞《中国历代文论选》(第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版第63页)诗歌、音乐、舞蹈和绘画等原始艺术,也正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抒情手段被组织到具有相当宗教色彩的奥林匹克的竞技活动中去。

这就是说,奥运会跟艺术创造从一开始就有着历史性的联系:前者作为人类社会生活的特殊内容,为后者提供了最生动、最感人的创作素材,使艺术在真实地展现人体美的璀璨光辉的过程中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创造的灵感和精湛的技艺伴随着奥运优胜者神圣的光环而不断产生,情感的激动和想像的自由,更是给这种特殊情境中的创作活动增添了无限活力。这样,奥运因为有了艺术的参与而大放光彩,艺术也因为奥运的恩赐而魅力倍增。这种审美关系是生活与艺术的基本关系的具体表现和特殊深化,这是艺术审美创造的必然使命所决定的,也是古希腊文化高度重视人的生命价值的历史传统所推动的,蕴涵在其中最根本的内容是人的生命风采的直观展示,而这种自觉的人文追求同样会在更多的方面表现出来,艺术正是由于能够承担讴歌生命活力的重大任务,因而顺理成章地成为奥林匹克竞技会的重要内容。

如果说古代奥林匹克运动跟艺术的结缘,在很大程度上说是由于宗教的因素所起的作用,那么,现代奥运与艺术的更全面、更深入、更紧密的结合,则出于人类对体育和艺术的人学价值的自觉把握。今天,生命在于运动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通过体育运动对生命活力进行生动直接的观照,从而达到深刻领略人的生命风采的目的,已经使竞技体育成为检阅人的本质力量发展水平的最好场合。而人类在竞技体育中表现出来的身体机能高度的自由灵活,以及对于生理极限不断挑战的超越性,这种生命本体的对象化行为由于具有满足人的自我实现的最高需要的功能,也就必然成为人类社会最重要的集体活动,因而奥运会就需要调动最大的创造能量,为胜利完成展示生命风采的基本任务而不懈努力。艺术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进入竞技体育本身,这就使许多体育比赛在继续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精神的基础上,开始向着“更美”方向迈进。

艺术在现代奥运中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跟竞技体育的直接结合,这就是说,在体育比赛中开始把运动员的艺术表演能力作为竞赛的重要内容。那些具有高度观赏价值的运动项目引进奥运大家庭,或者通过优化原有的比赛项目的规则,促使它朝着审美的层次提升。于是,像夏季奥运会上的体操、跳水、花样游泳、艺术体操、蹦床,以及冬季奥运会上的花样滑冰等等,这些比赛项目在激烈的竞争中通过不断突破人的体能的极限,开始在力的较量中追求着更丰富、更精美的艺术品质,在体能、技巧和创意的梦幻般的结合之中,在更加剧烈却别具一格的对抗之中,不断提升人的精神气质,使她变得更加雍容优雅,从而表现出更高级、更全面、更生动的美感。

体育与艺术共同浇灌的生命之花——奥运艺术审美简论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