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骆驼祥子》:没有完成的构思——文本细读及文化社会学分析
打印打印本文
《骆驼祥子》:没有完成的构思——文本细读及文化社会学分析
作者:吴永平    来源:www.laoshexue.com    点击数:782

“我们不许再麻木下去,我们且少掀两回《说文解字》,而去看看社会,看看民间,看看枪炮一天打杀多少你的同胞,看看贪官污吏在那里耍什么害人的把戏。看生命,领略生命,解释生命,你的作品才有生命。看,看便起了心灵的感应,这个感应便是生命的呼声。看,看别人,也看自己;看外面,也用直觉;这样便有了创作的训练。”

也许我们可以说,如果把“看生命,领略生命,解释生命”作为三个标准来衡量老舍的创作,他的早期作品大都停留在“看生命”或“领略生命”的阶段;而“解释生命”,则是从这时开始的。

“解释生命”中所具有的新因素是“性”的观照和表现。老舍以前“老不敢放胆写这个人生最大的问题——两性间的问题”(《我怎样写〈二马〉》),在《大明湖》创作阶段,他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发迹,他说:“我故意的提出几个穷男女,说说他们的苦处与需求”,“痛快着一点来说,我写的是性欲问题。在女子方面,重要的人物是很穷的母女两个。母亲受着性欲与穷困的两重压迫,而扔下了女儿不再管。她交结过好几个男人,全没有所谓浪漫故事中的追求与迷恋,而是直截了当的讲肉与钱的获得。”(《我怎样写〈大明湖〉》)

“性欲与穷困的两重压迫”,是老舍站在人道主义和人本主义立场上对旧中国“三座大山”摧残人性的具象的理解,也是他的“解释生命”理论中的两个互为依存的要素。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老舍此期的新的艺术倾向,是把握老舍小说创作心理演进的一个重要依据。稍早于《骆驼祥子》的长短篇小说《离婚》《阳光》《柳屯的》《热包子》《也是三角》《牺牲》《大明湖》《月牙儿》都已经体现出了这个新的创作特色。

《骆驼祥子》的人物塑造也是建立在“解释生命”这个基点上。老舍在《我怎样写〈骆驼祥子〉》中写得非常清楚: “一个车夫也应当和别人一样的有那些吃喝而外的问题。他也必定有志愿,有性欲,有家庭和儿女。对这些问题,他怎样解决呢?他是否能解决呢?”

祥子的“志愿”是买车,写到虎妞死亡时已告破灭(第20章);祥子“性欲”的解决途径,当他主动迎合夏太太的诱惑时已经异化(第21章);祥子的“家庭和儿女”的梦想,被小福子的死亡击得粉碎(第23章)。至此,老舍已完成了对祥子“生命”的解释——

看着一条瘦得出了棱的狗在白薯挑子旁边等着吃点皮和须子,他明白了他自己就跟这条狗一样,一天的动作只为捡些白薯皮和须子吃。将就着活下去是一切,什么也无须乎想了。

如果说老舍的最初构思只是为了画出一个“地狱”来,他的愿望已经圆满完成。事实上,许多研究者的目光都止于此处,一切有关“现实主义深化”、“劳动者的赞歌”之类的评语都立足于以上篇章的分析。

1954年《骆驼祥子》修订再版,老舍删除了从以下引文开始的一章半的内容:

“人把自己从野兽中提拔出,可是到现在人还把自己的同类驱逐到野兽去。祥子在那文化之城,可是变成了走兽。一点也不是他自己的过错。他停止住思想,所以就是杀了人,他也不负什么责任。”

这段引文在初版中具有明显的承上接下作用,不仅具有结构上的意义,而且隐含着对上文的总结及下文的提示:“变成了走兽,一点也不是他自己的过错”,是对祥子堕落历程的总结,揭示了黑暗社会吃人的罪恶本质;“就是杀了人,他也不负什么责任”,是对祥子未来行为的提示,预示祥子将来任何的“过激”行为,都是社会逼迫的结果,可以也应该得到原谅。

《骆驼祥子》:没有完成的构思——文本细读及文化社会学分析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