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语言文字[专题]文学教育 >文学经典与文学教育
打印打印本文
文学经典与文学教育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8年第4期    点击数:1509

每一位作家、学者的心目中都有几部对于自己的创作和研究产生过巨大影响的经典作品。而那些作品当然是他们在自己读书的过程中通过比较才找到的。这样就产生出这样的问题:怎样找到对自己的生活和学习具有长久指导意义的人文经典?经常有同学问我这样的问题,我觉得不好回答。因为我喜欢的经典你不一定喜欢。对于我,影响最大的外国经典有: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因为我从其中学会了以超越唯物论和唯心论之争的眼光去了解哲学史,也学会了将文学与哲学结合在一起研究的眼光。我非常喜欢的小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玛佐夫兄弟》,这本厚厚的小说使我知道了人性的深不可测。还有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其中充沛的理想主义激情和精辟的人生哲理也深深感染过我。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中国当代学术经典有李泽厚的《美的历程》、《中国近代思想史论》和钱钟书的《管锥编》。它们共同的特色是:视野开阔、气势恢弘、思想独到、文风灵动,都令我神往。

那么,自己去寻找,是不是一个太漫长的过程?也不一定。有学者认为,尽管图书馆的藏书汗牛充栋,但对于人文学者来说,称得上经典的,也许不过几百本。这样就不妨尝试一下:将学者们经常提到的人文经典先作一般性的了解。每周了解一本,一年五十多周,就可以了解五十多本了。这样延续几年,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经典的吧。也有同学问过:如果几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经典,怎么办?我想那表明你与经典真的无缘,趁早干别的去。但这样的情况似乎不多。事实上,许多人在求学期间就找到了自己的文学经典。有一次,讲座过后,一位大一的同学告诉我,他在中学期间就读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好几本书,他特别喜欢的是《白痴》。我当时就感到,虽然老说现在的应试教育挤占了青年学生的读书时间,但现在的素质教育还是结出了一些可喜的成果的。像上面提到的这个同学这样接触到了外国文学原著,而且读出了感觉的,据我所知,还有一些。他们对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都相当熟悉。1980年代末以来,读书界先后兴起的“《围城》热”、“张爱玲热”、“川端康成热”、“昆德拉热”、“王小波热”在青年学生中也产生了积极的回应,这样的热潮虽然也有“跟风”的色彩,但因为这些作家作品的确属于经典之作,所以也提高了一部分青年学生的欣赏水平。由此看来,有的热潮对于经典的普及,也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所以,对“炒作”之风,也不好一概否定。这里的关键是积极引导。文学家、教育家共同努力,去积极引导青年学生接近经典,学会识别真正的经典和那些虽然火爆一时,没过多久却成了过眼烟云的畅销书。这样,久而久之,是可以提高青年学生的人文素质的。

2000年9月16日,上海《文汇报》公布了由上海作协和《文汇报》联合发起组织的全国百名评论家推荐90年代最有影响的作家作品的结果。最有影响的十位作家为:王安忆、余华、陈忠实、韩少功、史铁生、贾平凹、张炜、张承志、莫言、余秋雨。最有影响的十部作品为:王安忆的《长恨歌》、陈忠实的《白鹿原》、韩少功的《马桥词典》、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张炜的《九月寓言》、张承志的《心灵史》、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余华的《活着》、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史铁生的《务虚笔记》。

文学经典与文学教育 共有5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5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