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先锋文学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打印打印本文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作者:樊星    来源:《文学教育》2007年第2期    点击数:1939

中篇小说《我爱麦娘》是刘继明的代表作。小说讲述了一个充满神秘氛围的故事:一位漂亮的女性(麦娘)在一个偏僻的海边渔村里开了一家按摩院。作品通过村民们的困惑营造出迷雾般的氛围:这个“天仙一般的女人”为什么要在大家其实并不需要的村庄里开所谓按摩院(在人们的见闻中,按摩院是妓院的别名)?她似乎不是为了赚钱,那么她仅仅是为了让村里人活得比城里人舒服才开按摩院的吗(哪有这样做赔本生意的傻瓜)?她的漂亮使村里的女人们相形见绌,使村里的男人们蠢蠢欲动,可她对色胆包天的海康的拒绝显然表明她不是卖淫女,那么,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关于她身上有梅毒的说法会不胫而走?为什么她不止一次说她“迟早要离开村子”?而那个老船长经过她按摩以后显得精神好、仿佛返老还童一般又说明了什么?作家擅长经营迷雾氛围,在迷雾般的故事中引人思考、感悟出点什么。

仅仅从故事层面看,可以把这个故事看作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对传统观念的冲击,一种文明对愚昧的冲击。在当代作家中,已有不少作家写过这样的题材了,像古华的《爬满青藤的木屋》、王润滋的《鲁班的子孙》等等。在写实风格的作品中,就少有迷雾般的氛围。而《我爱麦娘》对迷雾氛围的渲染似乎还别有所指。

在谈到此篇的主旨时,作家说过:“我在写作过程中对于麦娘的把握始终是比较模糊的,正是因为这样才产生了这么一种无限制的叙述方式和结构方式。与其说麦娘是一个欲望化的象征,我觉得还不如说她表达了我的一种幻想。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矛盾的时代,麦娘写出来后成了欲望化的化身,但在我写作的时候麦娘在我的想象中是非常美的,是一种幻美的象征。”“她也可以说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美的象征。这说不清楚是谁出了问题,是麦娘,还是人们的观念?”[4]这番话道出了作家的想法:借麦娘这个形象表达自己对欲望、美以及时代矛盾的深刻困惑。美丽的麦娘希望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却引起了人们的误解与骚动——在这一情节中显然可以引出关于“美与欲望冲突”、“高雅与粗俗难以沟通”的思考来;人们的误解与嫉恨终于酿成了悲剧,又暗含了“美常常不敌欲望”、“粗俗可以战胜高雅”的主题。这样,作家就借一个颇有些虚幻意味的故事表达了自己对美的命运的悲凉感叹。而这正是“先锋小说”的一个基本品格:“先锋小说”不仅仅意味着手法的翻新、语言的多变,还意味着主题的多义,富有哲理。许多优秀的“先锋小说”同时也是意蕴丰厚的“哲理小说”,就很能耐人寻味。对于“先锋小说”或“哲理小说”而言,故事情节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情节后面的象征意义是否新颖、是否丰富、是否能发人深省;同样,人物性格的塑造也不再是作品成败的关键,关键在于面貌模糊的人物能否成为表达深刻哲思的形象。当然,这样一来,对“先锋小说”的解读就成了有相当难度的一种心智活动。

小说是由一个个人物的内心独白组成。不同的人对麦娘的不同认识有助于给麦娘笼罩上一层浓厚的神秘氛围。而这层神秘氛围也正好能够表达出作家的困惑:美、欲望、命运,都是难以言说的神秘。现实生活中本来就充满了许多超越常理的怪人和怪事。现代心理学对非理性世界的发现进一步揭示了人生的难以理喻。刘继明本人对具有神秘主义倾向的美国作家爱伦·坡的迷恋(他说过“对爱伦·坡百读不厌”的话,因为他觉得爱伦·坡小说“那种神秘的梦魇一样的氛围与我的内心有某种感应”。[5]更强化了这种神秘意识。因此,刘继明的小说富于神秘感也就是十分自然的了。

论刘继明和张执浩的先锋小说 共有7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7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