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经典阅读遭遇大众文化
打印打印本文
经典阅读遭遇大众文化
作者:张曙光    来源:《名作欣赏·文学研究》2007年第10期    点击数:1249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经典及经典阅读的环境、条件、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典文本与经典阅读面临了挑战:一方面来自电子媒介的冲击,另一方面来自经典的戏说与大话。经典的命运如何?难道它渐渐消失在当下的戏说、大话及影视化改编之中吗?这里,依据哲学解释学的有关理论对这一现象作一分析和评价,以期为经典阅读理论的研究提供一个新的参照视野。

一、“去经典化”:经典阅读的现状与隐忧

随着电子媒体、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人们越来越多地处在音响与图像的包围之中,过去的那种“一书在手,乐而忘忧”的经典阅读方式也正被“读图”“读屏”的视听方式所替代。昔日文字文本的读者,现在则越来越多地倾向于从电影、电视的图像中获得审美体验,在网络的冲浪中获得信息。越来越多的经典文本被搬上了屏幕,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读过了某某经典”,实际上只是表示我们看过由某某经典著作改编的电影或电视剧。当然,在中学生的课堂里,经典文本还是以纸质的教材、书本的形式存在着,并且我们有专门的《课程标准》推荐了必读的经典书目,但是,即便这样,这些经典的文本有时并不能起到语言文字所应有的“经典”作用,因为,多媒体已经走进了课堂,学生对多媒体播放的多彩画面和立体声音响的兴趣明显浓于对以文字形态存在的经典文本的兴趣。甚至有人认为,那些以文字形式存在的经典文本所具有的教化功能,今天则完全可以被这些电子媒体所替代,罩在经典身上的光环完全可以除掉了。同时,随着消费时代的到来,经典文本被“大话”化、“搞笑”化,我们的经典文本几乎被“大话”、“搞笑”遍了,比如“大话西游”、“水煮三国”、“孙悟空是个好员工”、“孙悟空不是个好员工”、“沙僧日记”等等。过去,我们很严肃地“吃经典”,比如大学教授“把鲁迅存在银行,吃他的利息”(李亚伟诗句),而在消费的时代我们是嬉笑怒骂、老没正经地“吃经典”。在学生的课堂里,此类现象也时有发生,比如,“孔乙己告状”,将丁举人告上法庭,愚公也不再移山,而是搬家。《Q版语文》则以错位、拼凑、戏仿、调侃的方式消解了经典的“神圣”,颠覆了经典的“崇高”。这些“戏说经典”究竟是对经典的阐释,还是对经典的解构?对此现状,季广茂认为:这是一个不需要经典的时代,这是网络媒介杂志的时代,是流行歌曲的时代,我们不再执著于史诗悲剧莎士比亚,诗经……一句话,关心现实,关注当下,而不是遁入经典的乌龟壳,做美妙的“春秋梦”①。当今时代,我们真的就不再需要经典了吗?

二、文本的“真理”:经典化的内在要求

不可否认,在新的历史时期,经典文本面临了问题和挑战。经典之所以为经典,乃是因为它具有内在的“真理要求”,它的存在就是将一代代的读者移入到经典的辐射和影响之中。

海德格尔认为,艺术作品具有它的“真理要求”,但这种“真理”并不是传统的“知”与“物”的“符合一致”,而是一种存在的“澄明”。他在《艺术作品的本源》中分析说,“在作品中发生着这样一种开启,也即解蔽,也就是存在者之真理”②。海德格尔选择了凡·高画了一双鞋具的油画,他从这一幅画里读出了艺术作品的“真理发生”:“从鞋具磨损的内部那黑洞洞的敞口中,凝聚着劳动步履的艰辛。这硬邦邦、沉甸甸的破旧农鞋里,聚积着那寒风料峭中迈动在一望无际的永远单调的田垄上的步履的坚韧和滞缓。鞋皮上粘着湿润而肥沃的泥土。暮色降临,这双鞋底在田野小径上踽踽而行。在这鞋具里,回响着大地无声的召唤……”③

经典阅读遭遇大众文化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