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陈冲评论集
文章数:16 浏览:795 今日:1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陈冲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陈冲专栏。汇集陈冲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 评《第九个寡妇》 (2012-3-23,379)

我是严歌苓的新长篇《第九个寡妇》的第一个读者。像往常一样,歌苓在刚完成部作品时总是茫然困惑,自信心一落千丈,在一种奇怪的低潮的心情中把稿子发给了我。这让我不由自...

 ※ 没有答案的《葵花》 (2013-5-10,453)

何玉茹写过大量中短篇小说,较早也写过三部长篇,但受到的关注不多,给人的印象,她还是更擅长中短篇。这些中短篇为她赢得了颇高的声誉,比如韩石山说她“锦心绣口”,李敬泽说她是“小事的精灵”。何玉茹的中短篇里确实只有一些凡人小事,而且对“小”很坚守...

新近,由网络文学操盘手们操办的“作协主席擂台赛”,敲锣打鼓,我能知道这个“赛”,缘于韩寒对它的激烈发难。 “作协主席”这个词,有它的明确性,也有它的含糊性。先说...

一长篇小说《葵花》刊载于《当代·长篇小说选刊》2012年第2期,作者何玉茹。论资排辈,何玉茹得算老作家了。作为省作协的专业作家,她已经退休。不过她实际上的创作历史并不是很长,20多年,不到30年吧。在这20多年里,她...

这个标题长了点,还有点绕。不过没办法,因为我们要说的是一本不寻常的书——杨显惠所著《定西孤儿院纪事》。这本沉甸甸的、但是并不很厚的书,提供的全是、也只是一些历史的细节。作者甚至没打算用这些细节去拼接出某种历史的全貌...

 ※ 想象力挑战生活智慧 (2008-1-11,799)

这又是个简化过的标题。全写出来,应该是“作家的想象力挑战批评家的生活智慧”。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已经揭晓。《北京文学》在它的选刊“中篇小说月报”(2007年第12期)上,集中重发了所有获奖的中、短篇小说,还请人分别...


 ※ 《南京南京》的历史观 (2009-5-8,754)

电影《南京!南京!》引起的“热议”中,分岐的焦点在于“历史观”。同一部电影,有人说真实,有人说不真实。稍有历史经验的人都知道,真实不真实,在中国是个永远说不清的问题。聪明的中国人发明了一系列“关键词”,诸如“局...

 ※ 拿什么来衡量批评家? (2010-11-30,682)

一 最近在报上读到一篇会议报道,其中一位发言者讲到近十年来文学创作产量惊人,光长篇小说今年就出版了3000部以上,造成“文学批评家越来越依赖学院学科体制,借助学术立场进行批评,借助相关的材料,而不去看原著”。我对...

 ※ “江城子”让谁蒙羞 (2012-1-1,583)

贵报7月10日刊有蔡熙作《这首词令文学蒙羞》。既刊于《争鸣台》,就争鸣一下。先看作品。这不是一首“词”。稍微懂一点填词规则和词谱、韵谱的人,都能明白王兆山这首“江城子”,跟有确定涵义的“词”毫不搭界。判断一个文...

一 我注意到《文学报》上关于《大秦帝国》的争论,始于李星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争鸣》。不过,最初引起我注意的,不是文章的内容,而是它的长。文章登了两个版,而文后还附有编者说明:“原文一万两千余字,版面所限,略有删节...

 ※ 碟迷札记 (2011-12-20,654)

一“碟迷”和影迷不同。这不同,是碟迷的,不说也明白;不是的,说也不明白。不太久以前,在碟迷中流传着一部蒙古电影,叫《哭泣的骆驼》。这是一张影碟,可能也是我们——至少是我所看到的第一部蒙古电影了。它有一个...

 ※ 《金瓶梅》PK《红楼梦》 (2011-12-20,1258)

写下这个题目,心里很不踏实,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才接着写正文。做这种文章,最恰当的一个罪名,就是“大逆不道”。一年前,也就是2006年8月,河北省作协在一座深山里开了一个长篇小说座谈会。住的地方真不怎么样,洗澡水...


 ※ 我想要的“新批评” (2011-11-14,3911)

■批评者最好的心态,就是完全不考虑被批评者的反应。他笑逐颜开连连称谢也好,勃然大怒跺着脚乱骂也好,那都是他的事,跟你的批评文章不相干。文章好,他再骂也盖不过这个好;文章不好,他再谢也遮不住这个不好。■通过对作品...

 ☆ 现象学发凡 (2010-5-19,1159)

新年伊始,《北京文学》发起了一个新的问题讨论,叫“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成就?”,并作为“引子”,发表了肖鹰和陈晓明的两篇长文,前者代表“唱衰”派,后者代表“唱盛”派。看了以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个头儿挺大的...

 ※ 《士别三日》须刮目相看 (2008-5-29,804)

陈冲 《士别三日》的作者曹明霞,是个迄今为止还没怎么引起注意的作家。实际上,她写小说已经十多年了,不断有作品在那些受人关注的刊物上发表,但总是被排在不那么引人注意的位置。这篇《士别三日》也差不多。有一个批评界...

 ※ 读李延青《鲤鱼川随记》 (2010-7-21,1204)

李延青一直在《长城》当编辑。“一直”也者,是说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在《长城》,从普通编辑,当到主编,再直到不久前升任省作协的专职副主席。“一直”也者,还包括我觉得他就是个编辑,没听说他写过什么作品。不仅如此,有一次...

16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
 ※ 现象学发凡[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