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陈忠实评论集
文章数:30 浏览:872 今日:2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陈忠实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陈忠实专栏。汇集陈忠实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超越文学的史料品格——《一号文件》读记
超越文学的史…
关于《山祭》、《水葬》的解读
关于《山祭》…
文化心理结构的准确把握——谈长篇小说《西京故事》
文化心理结构…

杜爱民的散文我读得很晚,真是感动。在我印象中,杜爱民是一个诗人,我和杜爱民认识十几年了,尽管平时见面不多,有事时才见一面。读了他的散文随笔,让我对他的创作有了更深的理解。 了解一个作家最好的途径也是最可靠的途径就是阅读他的作品。大家在生活中...

 ※ 哲思的诗性抒怀 (2014-9-3,228)

拿到散文集《树荣》的书稿,未开始阅读先有一番感叹,平时我读过张立的一些散文篇章,是零散的,更是不经意间在某种报纸或刊物上“碰见”的。然而,毕竟因为零散,也因为“碰见”的机会有限,便很难形成一种理性的总体的印象。想不到他竟要出版这样一大本散文...

读着陈彦的长篇小说《西京故事》,我便进入了西京城郊一个既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村庄——文庙村。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小村庄构成的小社会,它是大社会大世界的缩影,更是与正在行进着的当代生活发生同步声响的艺术世界。文庙村呈现出的令人屡屡感到心理纠结以至...

《一号文件》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 第一眼看到《一号文件》这部书的名字,我竟不无心颤地惊诧。且不说我是写农村题材,自然到本能地关注农村现实的作家,即使作为当代社会的任何一种角色,都会对“一号文件”产生敏感。这是因为,1982年中央第一次发出“...

 ※ [图]关于《山祭》、《水葬》的解读 (2013-5-17,453)

《山祭》(增订本),王蓬著,西安出版社2013年4月第一版,29.80元 《水葬》(增订本),王蓬著,西安出版社2013年4月第一版,39.80元 从20年前读《银秀嫂》到最近系统阅读长篇小说《山祭》、《水葬》,以及大量的纪实文学和散文随笔...

阅读《困惑与催生——雷涛文学演讲录》,明显区别于小说、散文的欣赏性阅读,而是一种聆听,听一个人说话:听他对文学的见解,听他对发展陕西文学的意见,听他对一些作家和作品的看法,还有对某些泛文化话题的见解,也涉及对正在发生的生活世象直言不讳的点评...


 ※ 愿白鹿长驻此原 (2012-11-4,379)

独寻秋景城东去,白鹿原头信马行。 这是白居易一首七绝中的两句。每有机缘上原,心头便会涌出这首绝句,情绪顿时也会畅朗起来。我无法想象千余年前的白居易纵马白鹿原上寻到的是怎样一幅秋色美景,单是眼前的一派绿色,已经让我沉醉了。 一条新修的宽敞的公...

集中几天时间阅读了冷梦的长篇小说《西榴城》,形成“横空出世、非同凡响”的直接感受。这是少有的阅读感受,即使有个人偏爱可能产生的偏颇,然而却是真实发生的阅读直感,颇为强烈。所谓横空出世,在于《西榴城》这部长篇小说所体现...

 ※ 横空出世 不同凡响 (2012-8-21,602)

冷梦的小说《西榴城》我是集中了三四天的时间读完,只能说些直感,一时还不能形成很理性的思维,我想直感是最真实的感觉。这本书读到后头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这是真实的。这部小说我用两句话概括,应该说是横空出世,不同凡响。越读...

 ※ 借助巨人的肩膀 (2012-6-3,1495)

平生阅读的第一部翻译长篇小说,是《静静的顿河》。尽管时过四十多年,我仍然确信这个记忆不会有差错,人对自己生命历程中那些第一次的经历,记忆总是深刻。从学校图书馆借这部小说时,我还不知道它是一部名著,更不了解它在苏联和...

 ※ 为民族立言 为时代立传 (2012-5-23,414)

在成为一个专业作家之前,我有着长时间在乡村生活和工作的经历。多年之后,当我写关于农村的现实和历史的时候,切实感受到了我在农村生活的几十年光阴对于我创作的决定性意义。我在读古巴作家卡朋铁尓的《王国》,尤其是他的创作历程...

 ※ 接通地脉 (2012-5-19,715)

约略记得那是麦收后抢时播种玉米的最紧火的时节,年轻的村长掮着铁锨走进我的院子,高挽到膝盖的裤管下是沾着泥水的赤脚。我让坐。他不坐,连肩头的铁锨也不放下来,一副急不可待的架势,倒是不拒绝我递给他的一支烟。他说,你去把...


 ※ 再读《活动变人形》 (2012-5-19,678)

“中国当代作家王蒙的《活动变人形》、张炜的《古船》,哥伦比亚的马尔科斯的《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意大利的莫拉雅亚的《罗马女人》以及美国的谢尔顿的几部长篇……比如说上述两位中国当代作家的两部作品,一本写旧北...

 ※ 父亲的树 (2007-1-15,1876)

又有两个多月没有回原下的老家了。离城不过五十华里的路程,不足一小时的行车时间,想回一趟家,往往要超过月里四十的时日,想来也为自己都记不清的烦乱事而丧气。终于有了回家的机会,也有了回家的轻松,更兼着昨夜一阵小雨,把燥...

 ※ 一个人的声音 (2009-8-27,718)

●对新时期以来当代文学和陕西文学说话的人太多了,而对我说出这样精确精彩回嚼不尽的个性语言的,是李星。我把这两句话(指“你今年要是再把长篇写不完,就从这楼上跳下去”和“咋叫咱把事弄成了”两句——编者注)公之于众,文学...

 ※ 我们村的关老爷 (2011-12-30,611)

在我尚不知晓关羽或关云长为何人的童稚时期,却已知道关老爷这尊神。岂止知道,而且和关老爷左右为邻,距离不过五六十步。自我有记事能力,便记着我家是村子西头第二家,头一家的院墙西边紧挨着一条颇深的沟,是下雨排水的天然洪道...

董发亮把厚厚一本标着《山溪》的文稿递到我手里,他说这部书稿既不是散文集,也不是小说集,而是一部序文的结集,是他多年来为百余位作家、艺术家的著作所写的序文,拢集梳理成这样厚厚的一部书稿,即将付梓,邀我作序……我顿时发...

和徐君峰初识见面,也是至今唯一一次谋面时,他送我一部厚厚的图文并茂的书稿,并嘱我作序。许是记性越来越差,也许是时日拖得太久了,徐君峰先生的高矮胖瘦已经无记,相貌也完全模糊,再见面时不经介绍或自我介绍,我肯定认不出来...


读完《可可西里狼》这部小说,杜光辉又一次给我以惊喜,相信这部书出版后,定会引起文坛的关注和读者的兴趣。算起来,我与杜光辉相交竟有二十多年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和几位作家去陕南重镇安康讲课。那是文学最狂热的年...

 ※ 关注人类命运的力作 (2011-12-22,594)

读完《可可西里狼》这部小说书稿,杜光辉又一次给我以惊喜,相信这部书出版后,将会引起文坛的关注和读者的兴趣。算起来,我与杜光辉相交竟有二十多年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和几位作家去陕南重镇安康讲课。那是文学最狂热...

白鹿原和原上的白嘉轩。抑或是,白嘉轩和他的白鹿原。这是20年前的1988年的清明前几天或后几天,或许就在清明这个好日子的早晨,我坐在乡村木匠割制的沙发上,把一个大16开的硬皮本在膝头上打开,写下《白鹿原》草...

 ※ “人生笔记”的笔记 (2011-12-10,588)

天卿电话约我编一本“人生笔记”的集子,乍一听到,心里竟然不轻不重地有一点响动。按说已经出版过30余种书了,20多年前头一次出版作品集时的新鲜感兴奋劲儿以及某些难以隐蔽的得意,早都不再潮起了。那么,这回在我心里引发的...

 ※ 我的秦腔记忆 (2011-7-9,999)

在我最久远的童年记忆里顶快活的事,当数跟着父亲到原上原下的村庄去看戏。父亲是个戏迷,自年轻时就和村子里几个戏迷搭帮结伙去看戏,直到年过七旬仍然乐此不疲。我童年跟着父亲所看的戏,都是乡村那些具有演唱天赋的农民演出...

陈忠实 ●我在灾难发生的令人揪心的几天时间里,强烈地感知到人民和国家这个大的命题。5月12日午后,我像往常一样准备摊开稿纸工作的时候,突然发生的天摇地动使我顿时陷入慌乱和恐惧。当我很快确知这不过是地震余波的虚...


 ※ 精彩到堪为经典的细节 (2010-12-20,1114)

我想先从董淑珍《槲叶山路六十年》精彩纷呈的生活细节说起。尽管明知这是不合文章章法的事,因为大凡评说一部著作,多是总体印象的概括论说,再条分缕析。我之所以先说《槲叶山路六十年》的细节,确属情感驱使,那些密集到让我目不...

安黎是一个颇有独立个性且极富创造力的作家。他以独到的视角观察生活,他以独有的敏锐体味万物,他以独有的犀利解剖社会,他以独有的角度思考人类与人性等等诸多终极的命题。他的许多见解标新立异,他的许多思考惊世骇俗。他的文字...

 ※ 《别样的非洲》阅读随记 (2010-7-13,1129)

和徐君峰初识见面,也是至今唯一一次谋面时,他送我一部厚厚的图文并茂的书稿,并嘱我作序。许是记性越来越差,也许是时日拖得太久了,徐君峰先生的高矮胖瘦已经无记,相貌也完全模糊,再见面时不经介绍或自我介绍,我肯定认不出来...

结识忽培元先生有许多年了。许多年来,这个人总是给我带来意料不及的惊诧和欣喜。我最初读过他的散文,最直接的感觉是作家的散文。我之所以产生这种感觉,在于我知道他的社会身份是一位职位颇高的“官员”,我先入为主的偏颇印象是...

28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