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王岳新评论集
文章数:13 浏览:799 今日:2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王岳新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王岳新专栏。汇集王岳新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一天天,我们从大街上走过,从家庭住所到达工作地点,从市井小巷到湖边的景区,我们不知厌倦地走在大街上,在几乎重复的行走路线中,发现相对于昨日稍有不同的事物,我们因发现变化而暗自惬意,因为作为一个城镇市民,我们因感受到...

《看梅记》 一双看不见的手,将蓓蕾从枝条推出 将蓓蕾里的花瓣拆开 对于浮云,对于风 花瓣在飘坠而保持缄默 在数十个晴朗或雨雪的初春 你注视着无数朵梅花在涌出而又凋零 你日渐老迈而枝条崭新 一双看不见...

“墙上的镜子碎了,但你每天/下班回来仍旧对着曾经/挂镜子的地方望望”,在宋烈毅《秋天里的自画像》中,诗人是这样开始独白的。镜子碎了,意味着什么?诗人的诗句永远都是尖锐的,他无法绕开这些奔涌向前的事物、情感而无动于衷...

《寂静何其深沉》 昨夜 寂静何其深沉 声息何其奇异 宇宙一样永恒 参预了鬼神的秘密 那只南来的黑燕 在我耳边低声絮语 诉说上帝安顿我灵魂的 一番苦心 女诗人灰娃多被我们这些年青诗歌爱好者所生疏,...

我想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像我们现在一样亟需一位诗人,从烦腻的早晨走来,与我们近乎寂静的灵魂交谈,来施与我们一个确定的信号,最后哪怕只是一句写在薄纤白纸上的诗文。在空间的旋转中,人们已近乎晕眩,日益频繁的正常死亡与非...

由对衣物的热爱转移到对帽子的摘戴,是否可以看出这个世界文人精神空间的变化。而那些帽子因其成为并不常见的说辞,就显得富有个性。但当你一旦戴上这些五花八门、各具特点的帽子,你的气质也是否有些特别。那么尤其在诗人笔下,那...


一直以来,我们对弗兰茨·卡夫卡有种可笑的阐释,认为卡夫卡先生的作品,特别是《城堡》象征了什么。而更有甚者,写些厚厚的书,予以解释,这无非是诗意圈的外行。我想说的是,如果想读懂弗兰茨·卡夫卡,你必须是一位对自己作品(...

《夜,城墙上》 也许,那只是风中的一堵墙 几百年前,朱元璋阻挡外侮的 一道屏障,就像睫毛 挡住宇宙的尘埃 挡不住的 是时间,还有墙头上的 草,城门空了 汽车疾弛着,奔向远方 也许,那只是城砖的寂寞...

北宋初年,隐逸诗人林逋曾写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惊世淡然之句,一千多年后的今天,诗人梁健写出“你无所畏惧/选择穿行尼加拉瓜的大雪/用满院暗香注视我”(《梅》)的极目眺望诗意之句,我无不感到心血澎湃。...

读一个人的诗歌或者小说,并借以打发时间,是在现代生活的荒漠中聊以宽慰的事。难的是你能直接在他所建构的世界上行走,甚至跳跃,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你凭什么能在他所建构的世界上行走?美国当代作家斯蒂芬·金在...

我所说的这座林子,并非过去,也不是将来。这座林子并不具有魔幻色彩,它可以存在于南方农村屋舍背后的山中,也可以存在于诗人的家乡。它可以是普通的个体,又仿佛它们有着惊人的相似,让其成为一种早有预设的普遍隐喻。而诗歌往往...

在乡下老家读杨键的诗,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他的这些诗歌宛如我窗前的晨阳与落日,既能照见旷野的广大与低吟,也能映现黄昏的人影与安宁。他的声音倍感亲切,粗朴的语音让我想到邻舍的乡音。我逐渐与他形成对话,只因为我们都不谙世...


读宋烈毅的诗歌是从读他的随笔开始的。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他的随笔中有种自我的真性情,好看、耐读。他的随笔缓解了自身对于写作的焦虑。在他的随笔中,写作的秘径不止一次出现。譬如他写塞格林,就写塞格林在写出《麦田里的守望...

13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
 ※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添加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