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桑克评论集
文章数:64 浏览:529 今日:1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桑克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桑克专栏。汇集桑克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 不坏的当代中国诗 (2012-7-26,960)

关于当代中国诗的整体评价,不少人说糟糕,不少人说顶好。如果他们针对的是同样的作品,形成这种泾渭分明的差异可能就和他们的美学趣味、价值判断有关;如果他们针对的是不同作品,那就比较麻烦了,没什么可比性嘛,或者与他们的着眼...

 ※ 两个梅兰芳 (2009-2-13,244)

本来打定主意是不想为这部电影写一个字的。但是没忍住。 陈凯歌是一个有才能的人,但却不是一个有大才能的人,所以他只能拍出一部只有三分之一部分算是成功的电影,而后面两部分——即使不算什么糟糕的电影, 至少算是与前面部分无...

 ※ 为了唤醒的诗 (2012-2-18,683)

十月六日悲欣交集。悲的是美国苹果公司前任CEO斯蒂夫·乔布斯病逝,欣的是年老的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乔布斯说: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特朗斯特罗姆说:诗歌是禅坐...

 ※ 纪念戈麦 (2012-2-18,744)

九月二十四日是戈麦逝世二十周年的祭日。我应该说点什么,然而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全是一些词语的碎石,它们几乎没什么分量,在乌有之中飘来飘去,或者相互撞来撞去,除了一些细碎的石屑和几束稍纵即逝的火星...

 ※ 细腻而笨拙的封闭与悲伤 (2012-2-18,881)

一个44岁的男人,肥胖,喜欢吃巧克力热狗,喜欢看动画片《诺布莱一家》,做过六份工作,多数乏善可陈,唯一有趣的是在做清洁工的时候扮过机器人,机械而幽默地倒垃圾,结果却被一位不欣赏的阿姨报了警。他是一个犹太人,读了不少...

 ※ 关于评论与创作的思考 (2012-2-18,590)

大家是做不同行业的,有些事情是相通的。搞创作的,搞评论的,是不一样的工作,各有各的专业角度。我去年参加了一个作家和评论家对话的论坛,是《人民文学》和《南方文坛》搞的,作家与评论家之间进行对话,互相质询和商榷。我从...


随着曼杰施塔姆各种中文译本的出现,分享一颗痛苦而复杂的心灵就不再是一个中国式的秘密了。然而对我来说,这仍旧是一个秘密,一个属于我与他的秘密,关于各自的政治生活,各自的社会生活以及死命捍卫的个人尊严。这一方面造成我的...

 ※ 诗歌江湖的如来神掌 (2012-2-18,846)

读着读着,你就想对这本书说,对呀,是这么回事,或者说,哦,原来是这样的。有时候,你想和它讨论,甚至和它辩论:是不是这么理解更恰当一些?这么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有的时候,你会浮想联翩,远远地离开书上的话题,进入一种回...

 ※ 逆来顺受与逆行 (2012-2-18,478)

昨天是普通的一天,我正为一件普通的事情生气。日常生活大多都是普通的,我知道即使将它写入伟大的诗篇也不会改变它的普通性质。其中包含的屈辱,包含的暴力,使我生气甚至愤怒之余,又有什么可以应对的?无奈,自我开解。傍晚的时...

 ※ 物后隐藏与表现 (2012-2-18,637)

这首诗只有四行,但却包容着不少东西,再加上标题的指示,就形成了比较明确的阐释范围。一个关于众神的假说,对象是“众神”,而且是“假说”——这可能是客观的,这可能是事实的——有关众神日常生活和精神构成的事务可能并不存在...

 ※ 张枣的《春秋来信》 (2012-2-18,471)

“由于陌生之故,他的作品表面形态渐渐蜕变为古怪的代名词,这证明了某种心理距离和审美结果的存在,但将之只归结于异国生活的赐予却明显不公平,但它又的的确确可以无可奈何地充当一个适当的借口。”这是在初级阅读者中时常可以找...

 ※ 中国孩子和于连·索黑尔 (2012-2-18,905)

似乎从未生活在实际的琐碎细节中,而一直在精神所构制的幻觉世界里,这似乎很不幸,然而于我却起到了麻醉的作用:我借此可以忽略许多我不能目睹的事物朝生暮死或者别的什么。我由此也就相信了许多幻觉世界里的人物,即使本来是活人...


2009年纪念海子的活动之多,一方面证明海子的影响力,一方面表明诗歌现象已经行至一个更加明显的社会化的阶段,但是同样不容否认的是存在这样一种心理动机:海子本身只是一种纪念符号,犹如二十周年本身一样。在这场盛大的纪念...

 ※ 如何将这沉重变得如此轻盈 (2012-2-18,671)

读出来的内容,包括误读的部分,不能说的我肯定不说——我又不是虎痴许褚——我知道说出这些而衍生的麻烦不仅是给自己的也是给作者的;不能直接说的我就绕着弯子说——那么隐喻是不是一种弯子?那么杜绝隐喻的某某是不是一个逼供者...

 ※ 翻译家的生与死 (2012-2-18,654)

题目早就有了,一直拖到现在,风事雨事,诸如此类。总之是耽搁了,没有辩护的余地。力冈先生去世的时候,心里着实动了一下,尤其看到有关报道引用了自己的谢语,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一是觉得自己受了不该受的宠爱,二是觉得自己写的...

因为我能够自由地观察行人,所以我可以吃得饱。这句话出自赫塔·穆勒的短篇小说《一只苍蝇飞过半个森林》,这是我看过的唯一的一篇赫塔·穆勒的小说。我没看过的好东西和坏东西都是比较多的,这是我说的。那时我还清楚地知道什...

 ※ 纪念海子 (2012-2-18,519)

海子比我大三岁,我们都是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人。我不认识海子。海子活着的时候,我听说过他,但他是否听说过我,我就不知道了。八十年代中后期,我经常参加高校之间的诗歌活动。据西川说,海子也是经常参加这类活动的,...

 ※ 几近无懈可击 (2012-2-18,441)

——读森子诗集《闪电须知》 从末尾读至首领,活力四射的森子渐渐蜕变而成法度森严的森子,一个亲切而沉思的森子渐渐蜕变而成一个严肃而智慧的森子。这种变化是渐进的。如果按照我的积习,我可能会极为关注这种变化的演进以及其...


离开的方式 一个人怎样才能实现独处的目的?普通的实践方式无非如此:远离众人而待在安静之所。韩博笔下的“他”显然与此不同:“为了独处,他决定离开自己。”韩博将离开者写成第三人称“他”,考虑的初衷或许是:既将离开者置...

面对生活的诘问 生活是时常挂在嘴边或锁在心中的词汇,但是当它如雪花般落向纸面,它就变身为庄重的自我诘问:生活是什么?尘世的舌头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卷动难度,而其中对个人生活的诉说与描述从来都比公共生活更难,甚至难到...

小历史 当一个人忆起他的青年时代,心灵难免涌动伤感与温情的波澜,因为他对已逝的岁月充满理解与怜悯。但是从文乾义的诗句表面我却看不到这些,我只看见冷静或者作者称之为的“平淡”。作者是以三十岁以及之后的“平淡”心情来...

比喻的真相 每一首诗其实都是必要的。这是我读诗之前反复告诫自己的一个前提。只有明白这一前提,我才能大胆地推测:只有写作者才知道什么不能写。阅读者看见的仅是写作者写出的部分,而其他的弦外之音必须依赖于阅读者的感受与...

隐藏的功底 我喜欢这首诗。它的自然流畅出乎我的意料。“叫我名字的人不认识我”或者“一百个麻烦都抛上了云霄”,绝对是气势如虹,而且将修辞藏匿得极其自然,没觉得一百个麻烦抛到云霄有什么奇崛的,但这正是化奇崛为平淡的高...

简单美 我的好感建立于一瞥之间。全诗共分十节,而且多为六行一节,一目了然,干净舒适。只有第七节是唯一的例外,它多出一行,不知道它对形式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与含义。全诗均使用清晰而蕴藉的陈述句,这使作品从头至尾处于比较...


在辩驳之中清澈 我没想到“我”是如此坚决。在短短二十五句之中,“我”不仅进行自我辩驳,而且与“你们”“他们”辩驳。在辩驳之中,作者仿佛一位写生画家,通过反复描摹某些关键线条,不仅使疑虑得到澄清,而且坚定了个人信念...

看似普通的旅行 作者像维吉尔一样引领我们一起旅行。旅行者是“我们”,是文中的“我”和“你”。如果“我”是黄灿然,那么“你”就是谢萃仪。这是一次看似普通的旅行,旅行本身并没有什么异常的社会学意义上的变故和事件,但由...

你我共同出演的电影 在城市生活之中,你我都有机会亲自出演电影《最后一班地铁》,尽管弗朗索瓦·特吕弗一九八零年拍摄的同名电影更为经典,但这丝毫不妨碍林木赋予这部电影以鲜明的个人烙印。从形式而论,作者具有相当的控...

孤独的礼赞 关于狼的诗,我曾读过特德·休斯的《狼嚎》,袁可嘉先生译的,其中两句印象深刻:“风掠过,弯着腰的狼发颤了。/它嚎叫,你说不准是出于痛苦还是欢乐。”我幼时住在边地,晚睡之时偶然听到狼叫,声音凄厉而尖锐,似...

在虚拟与现实之间 这是用网络词汇写成的诗,完整而清晰地描述了某一人物的感情生活。网上邻居本是网络术语,此处专指一位女性。叙述主人公与她的相遇地点是回收站。回收站既指现实中一个确切地点,也指视窗系统中的一个图标...

向良心致敬 这是向杜甫致敬的诗。向杜甫致敬也就是向良心致敬。这话不仅有点绝对,而且并不完整。对此,我具有比较清醒的认识。即便如此,我还是愿意如此描述,这就是我的某种选择。我清楚如此描述已不仅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倡...


作为当代美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阿法·迈克尔·威佛的诗与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激进的“我控诉”风格截然不同,这可能是新一代非裔美国诗人精心发展的差异所在:从波澜壮阔的政治诉求转变为深邃的日常生活...

 ※ 诗与自然 (2012-2-18,586)

我可不可以不写诗?可以。我可不可以脱离自然?不可以。为什么?因为即使我死了,我也是死在自然的怀抱之中,自身能量在转化之后也依旧存于其他负载之上。所以我与诗的关系与自然的关系都是明确的:诗是我的选择,自然是我的宿命—...

 ※ 读肖开愚《致传统》及其他 (2012-2-18,1642)

《致传统》刊于2004年《剃须刀》春季号。这是我能读到的开愚近作。虽然篇幅不长,但我细读数过之后,自觉它包含的内容相当丰富,便冒昧将它说出,以供大家参详。《致传统》,顾名思义,即是对传统说话。传统的含义并非人们...

 ※ 新诗与现代性 (2012-2-18,1582)

本文探讨新诗与现代性的关系。现代性是新诗的一种优先原则,现代诗歌书写者必须追求新诗的现代性。它主要体现在新诗之新之中。为了更好地描述新诗,有必要确认、发明、建设、运用新诗传统。它的独立性和成熟性均与来自西方的...

 ※ 这样的宁静也是这样的快乐 (2012-2-18,774)

——纪念奥登诞辰100周年 查尔斯·奥斯本是奥登友人,与其交往二十余年。他在1979年出版的《奥登传》中提到1973年的一次访问。1973年是奥登生命中的最后一年。这年5月,奥斯本来到维也纳郊区kirchstet...

 ※ 《仿蒲柏》创作谈 (2012-2-18,694)

仿蒲柏 为寻帮手,我来到沸腾的人市。雇我,雇我,我全身都是力气! 坐在台阶上,我猛瞪两粒红眼。他瘪着嘴,猛嘬半截琥珀香烟。我也曾戴眼镜,曾读拜伦勋爵,也曾成绩优良,爱过美貌同学。憾哉,每次高...


 ※ 读王敖《睡魔》 (2012-2-18,1480)

“睡魔”系叙述者自指。嗜睡程度较高者方可称魔,魔在此处呈着魔或迷恋之义。嗜睡是幻想者的日常行为,另一嗜好则为电影。与此同时,睡魔也指睡眠的主宰者,其字面含义散发的氤氲,赋予本诗诡秘的暗色。全诗共48行,阿拉伯数...

 ※ 思想突然成了问题 (2012-2-18,589)

你有无思想?我问自己。也许有,也许没有。如此不确定是因我对何为思想产生怀疑。以前我对自己说,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现在却有一种声音萦绕耳边:你可能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思想突然成了问题。我心趋于老旧,但酷嗜新学,深...

 ※ 见证诗歌 (2012-2-18,952)

1.荣誉 尽管在文明史中诗歌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但在“现在”某些理性人士眼中它似乎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事物。针对如此认识,我甚至有些小小的感激,因为他们不曾效仿那位骄傲的希腊人怒目鞭笞诗歌。但是感激之余,我仍然发觉内...

 ※ 草叶将记下他的姓氏 (2012-2-18,384)

虽然已过清明,但草色仍然恍惚。偶有绿草,也非新生,而是去岁寒流骤降之时冻死的,这极像战场少年,未曾经验平庸的中年与衰颓的晚年,生命之弦便戛然而止。从此意义而言,索尔·贝娄或许是有福的,面对即将列队而来的痛苦,他将获...

 ※ 在缪佐显出全部魄力 (2012-2-18,524)

写东西快乐,但此快乐不足为外人道。写东西艰苦,此艰苦亦应长埋地下,即使变成化石,也无从追寻。艺术家或诗人,你的苦是你自己的,你的孤独是你自己的,别指望别人承担或宽解,一旦有所指望,你即使不崩溃,也得被迫辞离你曾选择...

 ※ 《铁西区》:软刀子 (2012-2-18,514)

听说《铁西区》很久,一直没有机会看。这其实不是我的不幸。读罢张献民《危险,勿进——看不见的影像之十六:王兵作品〈铁西区〉》,我更加渴望看。事先,我对它有所想象。然而想象始终只是想象。时近午夜,暖气的稠度开始...


先锋性不仅是对当代诗歌事实的某种确认,更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自我阐释方法。新先锋派反对或矫正旧先锋派的冒失与粗糙,从而确立自己细致的诗学追求:现代性,并使之成为构成新诗传统的核心元素。先锋性;新先锋派...

 ※ 白玫瑰何以开放? (2012-2-18,789)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 当代德国曾经评选十大伟人,分别为阿登纳、马丁·路德、马克思、巴赫、爱因斯坦、歌德、古滕贝格、索菲·朔尔、勃兰特、俾斯麦。其中最年轻的索菲·朔尔,死时年仅22岁,而且她是十人之中唯...

每个人都有罪,赎罪也就理所当然。此罪当指原罪。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从片名到内容显然有此意味。但原罪却非本片关注的核心,仅仅作为一个借助性概念,以阐释类似困境——司法之罪与恶人之罪双重管辖的肖申克监狱。安迪没有杀...

 ※ 当时相爱而实在无知 (2012-2-18,426)

看过许多书,见过许多人,经过许多事。但仍旧无知。解释有二,一为宇宙无限,我之所知不过一芥沙尘;二为不领其中教训,明知故犯,一犯再犯,这份固执之深,也是无知得可以。蒙田也说,我知道什么呢?以蒙田说事,看似为己遮羞,其...

 ※ 忆杭州 (2012-2-18,502)

寄辛承旨。时承旨招,不赴。斗酒彘肩,风雨渡江,岂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约林和靖,与坡仙老,驾勒吾回。坡谓:“西湖,正如西子,浓抹淡妆临照台。”二公者皆掉头不顾,只管传杯。白言:“天竺去来,图画里峥嵘楼阁开。爱...

 ※ 1991年秋天纪事 (2012-2-18,1373)

戈麦,我想你。提起你的名字,我的心就会疼。我不敢回忆,我真的不敢回忆,我怕回忆,非常地怕。阿渡(西渡,但我和朋友都叫他阿渡)或许也是。我们都不像旁观者想得那么坚强。你以为我们坚强吗?不,我们害怕,我们逃避,...


64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2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
 ※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添加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