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王祥夫评论集
文章数:25 浏览:302 今日:3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王祥夫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王祥夫专栏。汇集王祥夫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琉璃圪棒”
“琉璃圪棒”…
说幽默
说幽默

读海飞的小说,令人激赏的地方首先是其朴素而闪烁的语言,海飞的小说语言多是扑素的白描,只三言两语,人物往往便会立马凸现在纸上。说到小说语言,朴素不容易,朴素而精到就更不容易。记得早几年有一期《青年文学》,海飞是封面人物,哪一期记不大清了,那一...

 ※ 纯净的林风眠 (2012-3-23,422)

小时候十分喜欢林风眠,在花园南边的那家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他的画册,如获至宝地借出来,但总是看不够,过了期再续,过了期再续,直到忽然打算把它留下,几次交涉,被图书馆罚了3倍的钱,最终留了下来。这是一本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

 ※ 没骨荷花吴湖帆 (2012-3-5,462)

把全世界的画家都算在内,画过《原子弹发射图》的画家想必不会有几个,也许只有一位,那就是我喜爱的画家吴湖帆先生。吴湖帆先生不但画原子弹发射,还画过一幅《又红又专图》,画面着实太简单,一支弯弯的墨竹,上边压了一块儿猛看上...

 ※ 观傅抱石 (2012-2-22,448)

傅抱石先生据说很爱喝酒,酒量也好。我见过他几幅画,上边落款即为“酒后作”,或“喝了半斤后画此幅”云云。我总喜欢拿傅先生和徐悲鸿先生相比,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经历差不多,都出国学画,虽方向有别,一东一西,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傅...

 ☆ 《小品文60年精选集》序 (2009-9-4,588)

60年来,小品文发表的数量可以说远远在各种文体之上,选这样一个集子,其难度可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披沙拣金。因为是近60年的小品选,现代文学时期的小品不再选入这本集子,但台湾的小品如台静农先生的精短篇章却不可能不被注...

弘石(以下简称“弘”):通过看你的资料,知道你的人生阅历很丰富,从事过很多职业。王祥夫(以下简称“王”):十年摄影,十年讲师,十年编辑。弘:文学是你的本行,但同时你也对艺术有着很大的热情,并结识了很多画家,...


谈当下的文学创作,不可回避的是“底层文学”。当代文学发展到今天,“底层文学”的出现,是当代文学的一个必然收获!无论持反对态度或赞成态度,且不论持何种态度,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底层写作”所表现出来的,难以忽视的...

我写小说,大多都是平民视角,一如我的生活,一年四季风风雨雨总是在三教九流中穿梭往来,有时候,自己边写边想,自己虽然总是在三教九流中穿梭,却并没有真正生活在底层,自己写底层,会不会在某些地方发生偏差?而把这话反过来说,...

王老师您好! 新年好! 我是文艺报新闻部的韩晓雪,想就“麦地丛书”对您进行采访。最近,北岳出版社推出了您和蒋韵、葛水平、王保忠等作家的“麦地丛书”,评论家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你们继承了作家赵树理所一贯坚持和...

 ※ 我读《小团圆》 (2009-5-22,447)

照例是出版业先来轰轰烈烈炒做一番,就像是京戏的开场锣鼓,然后,张爱玲的长篇小说《小团圆》才姗姗出场,里边是既有花旦也有小生,只是小生的形象太差了一些,半老不老的以胡兰成为原型的男主人公之雍还真不知以小生来演合适还是...

读杨遥三个短篇,忽然想起“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这八个字。当代庸碌而烦杂的生活,对中下层人群而言往往是紧张烦乱而没有好心情,那不好的心情总是挥之不去,而且还总是才下心头又上眉头!而杨遥这三篇小说恰好把这一点反映的特...

读海飞的小说,令人激赏的地方首先是其朴素而闪烁的语言,海飞的小说语言多是扑素的白描,只三言两语,人物往往便会立马凸现在纸上。说到小说语言,朴素不容易,朴素而精到就更不容易。记得早几年有一期的《青年文学》是海飞的封面...


 ※ 我看李云雷 (2011-12-22,714)

做为评论家,李云雷有几分像植物学家,看一株树,从树稍一直要想到树根,不是只看到花朵和果实,当然他也看花看朵,树根在深深的土里是看不到的,但他不会忽略。中国当代文学进入了八十年代后,产生了一大批“混血文学作品”,各种...

 ※ 却又上心头 (2011-12-22,425)

读杨遥三个短篇,忽然想起“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这八个字。当代庸碌而烦杂的生活,对中下层人群而言往往是紧张烦乱而没有好心情,那不好的心情总是挥之不去,而且还总是才下心头又上眉头!而杨遥这三篇小说恰好把这一点反映得...

 ※ [图]说幽默 (2011-12-15,802)

▲毕加索为斯大林画的肖像 能让许多人忽然轻松起来,能让寒冷的屋子里一下子像是点起了暖烘烘的壁炉,可能只有“幽默”二字才办得到。幽默不是小酒馆里的粗俗笑话,一个人能很快学会讲一两个笑话,但他却很难很快学会幽默。...

 ※ [图]“琉璃圪棒” (2011-12-15,467)

▲老北京风俗,每到过年,就会卖这种玻璃做的喇叭——扑扑噔。盛锡珊绘 有一种玩具,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有人拿出来卖,是玻璃吹制的喇叭,说是喇叭,却封着口,放在嘴里轻轻一吹,“叭叭叭叭——叭!”脆亮好听,但好景绝...

近几年的长篇小说多如过江之鲫,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却并不多。厚圃的长篇小说新作《结发》读来却能够令人眼睛一亮。《结发》这部长篇小说的情节设计不出“人世”的恩爱情仇,而这“人世”的恩爱情仇一旦升华到“社会”的意义上去...

17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