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项静评论集
文章数:17 浏览:775 今日:2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项静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项静专栏。汇集项静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我熟悉他们全家人——评《乐观者的女儿》
我熟悉他们全…
莫言的“风景”——读叶开《莫言的文学共和国》
莫言的“风景…
往事的河流——读甫跃辉《刻舟记》
往事的河流—…
工厂名物与青春之歌
工厂名物与青…
憎恨消失的时刻——评《爱孩子的男人》
憎恨消失的时…

梁鸿的写作满足了许多人对真实“故事”的需要,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他人都是和我们有关的,而他们的故事我们终于知道了,如此真实以至于几乎无法面对。满足了背井离乡者的“情感”需要——又从纸上回到了熟悉的生活和亲人们中间,也满足了知识分子对陌生之地实...

 ※ 小镇生活里的上海表情 (2014-12-10,150)

聚焦文学新力量 薛舒,女,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上海人。200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小说《暮紫桥下》《鞭》《阳光下的呼喊》《哭歌》《问鬼》、非虚构作品《远去的人》等。 小镇生活里的上海表情 □项 静 与上海显赫的都市形象和那些与之相得益彰的作...

 ※ [图]工厂名物与青春之歌 (2014-9-18,195)

程小莹的《女红》是一部因题材和补白而显得特别重要的小说,它以青春的底子携带上一段短暂历史的信息、情绪,又不肯归于主旋律,拧紧的是一只从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根部散落下来无法妥善安放的螺丝。这种无所适从和难以秩序化的东西,让一部长篇小说充满种...

《爱孩子的男人》 [澳]克莉斯蒂娜·斯台德著 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毛姆在《作家笔记》中有一段关于人物外貌的说辞也适用于小说质地的臧否。小说家觉得最棘手的一件事是描写人物的外貌。最普通的方法当然是一本正经地列清单:身高、肤色、脸型、鼻子的大小、...

《遍地伤花》不是微言大义的小说,它坦白敞亮,向着我们置身的时代和我们自己。《遍地伤花》是现实理应结出的果子,这里有一群失败者,来不及参与或问鼎热情,起步之时已经被打上失败者的文身,如李静所说的“时代如残忍的继母,直把骨骼未成的儿女推进命运的...

尤多拉·韦尔蒂著杨向荣译 译林出版社出版《乐观者的女儿》 如果说独具魅力的美国南方文学滋养了众多中国读者也许并不为过,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威廉·福克纳、卡森·麦卡勒斯、杜鲁门·卡波蒂、弗兰纳里·奥康纳等,他们所讲述的南方故事、故事中形形...


最近读到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的小说 《纠正》,他谈及父母一代时说:“我觉得他们无法为自己发声,我觉得他们的经验——价值、生产的经验,出生于上世纪初的美国,在世纪末前过世,他们所拥有的美国经验——我感觉这是我的一部分,我也是它的一部分。”这...

《莫言的文学共和国》叶开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艾略特在《个人与文学传统》中说:“诗人,任何艺术的艺术家,谁也不能单独地具有他完全的意义。他的重要性以及我们对他的鉴赏就是鉴赏对他和已往诗人以及艺术家的关系。你不能把他单独地评价,你得把他放在...

《刻舟记》甫跃辉著文汇出版社出版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心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秘密。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稳妥的概念来指称这一代年轻人的时候,80后依然不失为一个有效的词汇,它在最宽松的意义上指向一代人的写作背景。如果说50后、60后避免不了家国这...

强拆越来越成为我们这个急遽现代化的国家的一个征候,个人或者弱者在强大的机器面前只有被摧毁被改造,故乡在现代化的轨道中只能远去,这是一个刹不住车的碾压,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滑行。滕肖斓的小说《握紧你的手》(《长江文艺》2012年9期)讲述了一个拆...

果戈理在给友人的信中说:“请您记起罢,我们绝对不是为了节日和飨宴被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被叫到这里来是为了战斗。所以,一刻也不能忘记,我们是为战斗而来的,因而也不会选择危险少的场所,好像好的兵士一样,非把我们的一切向...

《星空下的火车》陈应松著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 读陈应松的小说,要不断地迎接那种来自生活本身的残酷画面的冲击。他的小说大部分都是以湘鄂边地、神农架等地的生活为主要写作对象,无论是作家向下的视角选择,还是当地原生态生活...


熟悉虹影作品的人可以在她的《饥饿的女儿》、《好儿女花》两部著作中搭建起一个专属她的潜藏着黑暗和忧伤的世界。这个世界阴暗潮湿,带着山城鬼魅的影子,这个世界的中流砥柱是虹影的“母亲”,一个带着很多黑暗和爱的故事与魔力的...

一九八四年初,王安忆从美国回来,“思想感情、世界观、人生观、艺术观等方面都经历了极大的冲击和变化”,甚至出现六个月的创作中断,直到一九八五年出版“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的中篇小说集《小鲍庄》,才开始摆脱当时笼罩着她的...

城市与乡村的主题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可谓是最主要的母题,不过,文学故事中的城市与乡村,总是被过分的抽象化,城市呈现出了太多的浮夸喧哗与夺目的光彩,乡村或者唯美或者贫困,在两头无限拉扯的角力中,总有一些东西是变了形状的,...

 ※ 读《星空下的火车》 (2010-8-18,596)

读陈应松的小说,要不断地迎接那种来自生活本身的残酷画面的冲击。他的小说大部分都是以湘鄂边地、神农架等地的生活为主要写作对象,无论是作家向下的视角选择,还是当地原生态生活的如实表现,都难以否认这就是当下中国生存艰难的...

多年以前王晓明先生在谈朱文小说的时候,提到过一个非常重大的精神问题——无聊。重大时代的末端的生活是一塘滋生无聊感的死水,它逼迫许许多多人疲于生计,无暇去体味无聊;同时也确实制造出许多利欲熏心的人,全神贯注地追逐权力...

17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
 ※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添加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