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宋烈毅评论集
文章数:27 浏览:726 今日:1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宋烈毅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宋烈毅专栏。汇集宋烈毅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 洛扎洛夫的纸条书 (2012-2-18,832)

洛扎洛夫注定了是一个怪人,我喜欢这样的怪人,并认为有一种气息与之相通。购买洛扎洛夫的这本怪书《隐居及其他——洛扎洛夫随想录》是在天桥下的一个旧书店里,这个书店的旧书架上总摆放着一些滞销的旧书...

 ※ 箱子里的人 (2012-2-18,1132)

1 “海边的雨,发出狗喘的气一般的怪味,雨又密又细,歪来扭去地洒落在地上,好像空中悬着一台转动的喷雾器似的。”——能够嗅出这“海边的雨”有一...

旁观者 读诗人杨克的这首《东坡书院》我很随意地便想起了法国诗坛怪杰米修的“诗体游记”,他的那些渗透着个人的思考、想象和感受的短诗,米修自称是逆反旅行家,他声称他的远游是为了发现自己。他...

抚摸句子 长句子很长,而短句子很短。——这是非亚诗歌的语言形式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多年来,非亚一直就这么以这种长短句互相穿插的形式写着他独特的诗歌。有时想来,他为何要在一首诗歌中“故意”地将一些句子弄得很长,而同...

 ※ 虚无没有火光 (2012-2-18,1568)

速溶咖啡瓶里的萤火虫 将一只萤火虫装入速溶咖啡瓶,然后又爬到城市的楼顶将它放飞。——在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中,这个关乎人类信仰和心灵的片段犹如一点萤光照亮了“楼顶上的黑暗”。“我拿起装有萤火虫的速...

 ※ 答《诗潮》编者问 (2012-2-18,540)

青年诗人:崭新的可能 ——答《诗潮》编者问 1、您有否对诗歌语言的自觉意识?它是什么?它与您的记忆及个人经验各是一种什么关系?答:诗歌是纯粹的语言的艺术,对语言的敏感是一个诗人重要的素质之一。对我来说,写一...


 ※ 冷酷世界 (2012-2-18,701)

在《挪威的森林》这部小说中我们遭遇的死者太多了,他们一个个或苦闷地自杀身亡或怀着对生活的绝望患病而死。这本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幅死者的遗像,让我们在阅读小说时产生的那种黑暗和虚空中一再地陷入感伤。而奇怪的是,这...

非亚的“自行车”是一辆好车子。我这么写的时候,广西先锋诗人非亚主编的民间诗歌刊物《自行车》已经度过了13年的时光,对于一个人,13岁,那正是青春年少的好时光,而对于《自行车》这本民间诗歌刊物而言,已经可以足够它在中...

 ※ 帽子的隐喻 (2012-2-18,632)

很多人都看到了顾城的帽子,但很多人都没怎么注意顾城的帽子。顾城总是戴着着他那高而古怪的帽子出现在各式各样的相片里,让人感到他远远地伫立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里。无论顾城是活着,还是死了,他都戴着他那怪异的帽子冷冷地站在另...

 ※ 读虫琐记 (2012-2-18,1256)

臭鼬·黄鼬 午夜,读诗,读爱尔兰诗人西默斯·希尼的《臭鼬》,总感觉外面有一些黑影一闪,但一闪也就不见了。臭鼬这个小东西,我已经不止一次地在外国人写的诗歌中遇见它。臭鼬应该是有难闻的气味的,翻一翻新华字典,老版...

 ※ 漂流之书:《索德格朗诗选》 (2012-2-18,625)

或许和我们人类一样,一本书自它诞生之日开始就应该接受一种命运。当我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某一天,在一个旧书摊上淘到一本薄薄的诗集《索德格朗诗选》时,我突然感受到了来自一本书的那种强烈的宿命感,它令我久久地陷入失眠状态,即...

 ※ 论旧作 (2012-2-18,704)

对于我来说,修改旧作一直是一件烦恼的事,有时候,一首旧作就像往事一样不堪回首。作为写作者,我们所进行的实际上是一种直觉中的写作,并在写作中体验着那种直觉的快乐。有时我想,修改旧作是对于当时写作状态的一种质疑和纠偏,...


 ※ 嘈杂之诗 (2012-2-18,575)

很难想象《荒原》是一首在疗养院里写出来的诗,我们在《荒原》里似乎很难嗅出瑞士乡野那新鲜的空气,更无法感受到阿尔卑斯山脉的那积雪的宁静。但往往是外部的风景愈宁静,便愈能激发一个人狂野的内心里那些发酵已久的激情。1...

 ※ 春天,与海子有关 (2012-2-18,620)

在春天,我们一起结伴去看海子。我们是乘着一辆大巴去的,人很多,我们都是读了海子的诗歌的。我们一群人在车厢里拥挤着,一路上说说笑笑或者什么也不说,呆呆地看着车窗外的田野以及一些孤零零的稻草人一闪而过。那个春天,阳...

 ※ 鲸鱼搁浅与诗人之死 (2012-2-18,968)

死亡就像一种传染病。当我这么认为的时候,我正在读一本薄薄的诗集:《美国自白派诗选》。这是一本四个美国诗人的诗选,然而他们四个当中却自杀了三个。我在震撼这些死亡之诗之前,首先吃惊于他们的死。在这本薄薄的诗歌小册子里,...

伟大的德国诗人荷尔德林在他的哀歌《面包和酒》中曾经这样问道:“……在贫乏的时代里,诗人何为?”尽管时光已经过去了二百多年,但荷尔德林的诘问依旧悬浮在世界那蔚蓝而空洞的苍穹中。当5·12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荷...

 ※ 春天,白鲸浮现及其他 (2012-2-18,801)

白鲸作为一种动物已经在大海中不常见。——这是我在安庆师范学院白鲸诗社十五周年庆祝活动之诗歌朗诵会上讲的一句话。这一天我有些语无伦次,这一天是2008年4月4日,清明节的晚上,在安庆师范学院一处偏僻的会议室里,下面是...

小说的作者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藏匿在小说的每个角落中,通过某些不易觉察的方式表白内心。在小说中,有一些只属于作者的秘密,并且小说的作者为这些隐匿在小说中的秘密而感到紧张和窃喜。这些小说中的秘密成为小说之谜。但问题是...


戏剧应该接受这样一种事实:在封闭的空间里搭建一个可以让人物表演的舞台,并且让观众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观看舞台,这个封闭的空间便是剧院。而在“剧院”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观看一部同样是发生在封闭空间里的戏剧,会是怎样一番...

 ※ 被简略的回忆 (2012-2-18,651)

已进入耄耋之年的阿赫玛托娃以一种极其轻描淡写的语调向我们叙述了她的一生,这种轻描淡写的语调使得阿赫玛托娃的散文既显得年轻又尽现苍凉。一生是可以概括的吗?作为俄罗斯伟大的抒情女诗人,阿赫玛托娃似乎突然感觉到了文字的苍...

 ※ 散文两则 (2012-2-18,768)

夏天过去 夏天过去,而我们微微感到有些虚脱。在夜里,我们做的梦太多了,醒来时却什么也记不住。夏天说过去就过去,我们在傍晚感到有些凉意。洗澡花一直是我们全家人喜欢的一种花,它们只在清晨和傍晚开放,在石头缝里或者在屋...

 ※ 写作的冲突 (2012-2-18,631)

有一种影响的焦虑不是来自他人,而是来自自己。不能再写下去了,我感到越来越困难——这就是法国戏剧家尤利斯库的晚年写作的写照。不能再写下去了,是不能再继续重复地写下去了。每个写作者在写作中创造了另一个强大的自我,这个强...

作为一个诗人,他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当一首诗被写出之后,这首诗便脱离了作者的“管制”,而成为一个可以自主呼吸的艺术生命。是的,我们必须把一首诗当作一个活的生命来看待。正是诗歌的这种独立性给诗歌作者带来了喜...

 ※ 安静的写作 (2012-2-18,756)

◎站在天桥上 傍晚,我高高地站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一座天桥上。我是个爱闲逛的人,但这次我却不打算到街的对面去,我只走完了这座天桥的一半。我停在它的中央。这座钢筋混凝土制造的叫做“桥”的建筑物就在我的脚下。在我的脚下有...


 ※ 我为什么写诗 (2012-2-18,453)

写诗使我神经衰弱、失眠和耳鸣。诗歌不是一种可以使我变得强大起来的东西,正相反,它使我一天天地衰弱下去,在坚硬的世界面前,我经常显得不堪一击。我不是一个适合写诗的人。小时侯,我体弱多病,不愿意接触陌生人,性格内向,少...

在描述中获得快感,在快感中继续着描述,这是美国优秀的女诗人毕肖普的诗歌所给人的启示。毕肖普通过她的那些数量并不算多的极具写实主义风格的作品,告诉我们,在她的眼里,诗歌是一种描述的语言艺术,一种偏执于对外部世界进行细...

 ※ 秘密的容器——读策兰诗歌 (2011-7-9,1011)

在h·奥特看来,诗歌是一种言说那不可言说之物的艺术,诗歌通过模糊而准确的语言呈现了一个个“创造性的空穴”,这些“创造性的空穴”给读者带来深思、启迪和阅读的愉悦,并且他还强调了诗歌语言和“科学语言”的区别,认为“科学...

27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
 ※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添加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