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名家专栏]胡亮评论集
文章数:33 浏览:487 今日:1  发表文章 推荐文章 内容纠错 媒体合作
百度分享
胡亮评论集 文章列表(按日期排序)
知名评论家胡亮专栏。汇集胡亮撰写的作品点评、人物评论、现象阐析、理论研究、观点商榷、学术争鸣等文章,以作品和人物评论文章为主。
 ※ 柏桦《左边》阅读札记 (2010-5-27,1017)

左边是哪一边 ——柏桦《左边》阅读札记 胡 亮 近年来,随着经济齿轮的加速运转,思想与文学种族日趋边缘化。曾经如此负重的诗歌,放下了若干似乎不应该的“包袱&rdqu...

《对话录》的作者,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加,早年研究灵魂,晚年转向研究自然。在《自然界问题》的第四卷中,塞内加谈到了公元六十二年的坎帕尼亚大地震并黯然发问:“如果连最最牢固的大地也在震动,那么,眼前还能有什么靠得住的东西...

淮阴十品写诗二十余年,已经完成了大量的作品,除了关注宏大主题的抒情长诗,例如《曰水》、《失态》、《对话》、《夜歌》、《嗜睡者·隐时代》等篇,还有似乎无穷无尽的短诗。他几乎每两三天就会写一首诗,有时一天也能写...

吕历已经出版了两部诗集,《不眠的钟点》和《飞翔与独白》,然而长期以来,我对这两部诗集几乎无话可说。无独有偶——二○○三年七月三日,当一个朋友告诉我孙静轩先生的死讯,我找出手边孙静轩先生所有的文字,其实也就是吕历这两...

 ※ 胡应鹏:“悄悄地长着钻石” (2008-12-28,1011)

二〇〇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午,我在成都一家别致的小酒馆喝啤酒。我一个人在此消磨时光,是为了等待不远处白夜酒吧的开门,──白夜的主人是名满天下的女诗人翟永明,我受人之托要把一本赠书捎给她。这家小酒馆就叫做 Little...

二〇〇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天色昏暗,后来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在窗边目睹了毕生仅见之景:一道闪电上天入地,整个穹庐如同一个巨大的灰釉陶罐自颈至底裂开了一条转折生硬的大口子。但这并不妨碍我继续静坐读书。我读的书是《四个...


一九九五年前后,当大学者季羡林先生还在用《学津讨原》本《糖霜谱》撰写他的文化交流史巨著《糖史》的时候,安遇和他的朋友正在四川的某个偏远县城整理和校辑宋人王灼的包括《糖霜谱》在内的诗文全集。后来,安遇还写过地方风物志...

 ※ 杨然:“幻灭”母题的大海 (2008-12-28,988)

一九九九年一月,因刚连载完燎原的系列诗论“中国当代诗潮流变十二书”而人气骤升的《星星》诗刊发起了另一个意义深远的诗歌活动,即“下世纪学生读什么诗──关于中国诗歌教材的讨论”,首篇文章的作者是杨然。杨然是一名教师,这...

很难想象:一个谢顶后额头如废墟的法官、热衷于方言采集地名考辨和家谱修订的乡邦文化旁鹜者、花钵和山石的玩家、中国当代性爱诗的搜辑者、冬泳者协会会员、交游广阔的诗歌活动家、天真却又多疑的赌鬼、未成气候的养鸽户、从来不打...

现在看来,命运派遣何弗于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九年在成都接收和设计他的大学生涯意味深长,我认为,这甚至意味着他不可避免地要被那个时代选中,被诗歌选中。一九八五年,在此前后;成都,及其周边:一个令人眩晕的诗歌艺术狂飚时代...

“我是在同你们每一个人说话。说到底,人群是一个幻觉。它并不存在。我是在与你个别交谈。”迟暮之年的博尔赫斯对他的倾听者威利斯·巴恩斯通说道,“哦,我们是孤单的,你和我。你意味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那并不存在。”诗人的...

李白、杜甫都不会为自己的某一首诗写一篇阐释性的文字;“注者千家”,那是他们身后的事。到了今天,情况有所变化,诗歌早就已经失去了“注者”,诗人们的“现身说法”却渐成时尚。具体到个人,又可谓千人千面。诗人西川因为《母亲...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中国当代诗歌,在很大的程度上而言,乃是一种“道”的写作。于是,我们看到,在众多的诗人那里,个人经验中那些独一无二的徽记性元素在再三权衡后被悉数清除。以呈现个人经验为旨归的写作通常...

对于史幼波其人其诗,我所知非常有限;只是因为他醉心于人类学和初民文化与我相仿,我才忽然想到,我们应该是一对朋友,——尽管我们素未谋面。两次通电话,我们谈到了《罗摩衍那》、《金枝》和伟大的学者季羡林先生、金克木先生,...

一个女人,陷入了连绵不断的回忆和臆想之中,“大约在今年一月中旬,我抬起头来,第一次看见了墙上的那个斑点”。就在那一天,这个女人因为那处可疑的斑点产生了一系列的幻觉:城堡塔楼上飘扬着的鲜红旗帜、无数红色的骑士、一辆行...

这是一个“诗人”的时代,——我这样说,是为了表达我对当代诗歌话语风气的贬损。当代诗歌话语,在很大程度指向了“集体”、“群落”或“流派”,关注诗人的身份甚于诗人的作品。每一位诗人或诗论家都可以开出一个长长的诗人名单,...

对于当代诗歌评论界而言,三原几乎是一个完整的盲区。这也不足为奇。一方面,再次证明了那些自觉自愿受困于学院和书斋的评论家们的短视。海子和胡宽的天才诗歌不是在“死亡的惊动下”才被人们作为遗诗来谈论的吗?——中国本来就有...

一九八三年,《青春》杂志第四期刊发了总题为“我的塑像”的一组诗,凡四首:《城市雕塑》、《以后的事》、《三原色》、《井圈》,附有创作谈《我说我的诗》。作者车前子,本名顾盼,苏州人,时年二十岁。彼时,朦胧诗以其在思想再...


 ※ 树才:“灰烬中拨旺的暗火” (2008-11-11,835)

作为四卷八册《外国现代派作品选 》的三位编者之一,郑克鲁先生一直是在我内心深处不断发出清凉声响的诗歌水源。最近,我几次闲翻了他那部简约的《法国诗歌史》。郑克鲁在专章论述拉马丁、维尼、雨果、缪塞、波德莱尔、兰波、魏尔...

 ※ 三原:“有一种汹涌无法表达” (2008-11-11,1122)

二OO二年六月八日,脆弱的蓬溪县城遭遇了自民国二十七年以来最大的洪灾。当百年一遇的滔天巨浪漫过了法院的旧宿舍二楼向稚夫的“古今兴废一楼书”涨去的时候,困兽稚夫已放弃了与洪水的肉搏,正在洪水之上憩睡,而另一名诗人三原...

毫无疑问,几千年来的文明进程具有一种“逆自然”的特征,肆无忌惮的人类公开图谋那沉默着的一切:那些河流、山林和沼泽的土著,它们被称作“植物”和“动物”。一百多年前,一度过着自耕自食生活的美国超验主义者梭罗曾经仰天长叹...

引言。我的写作越来越难以为继,——不是才力枯竭,而是因为双眼隐约窥见了雪峰之巅,双脚却仍然行走在巨山之麓。极少数人的存在,证明着我的渺微;无休止的时间和无涯际的空间则证明着这极少数人的渺微。批评的写作并非必须。然而...

引言:“阅读不过是自己思想的代用品”,叔本华如是说。这个观点包含着隐秘的傲慢,而危险潜藏在水面之下,以至于差点得到我的认可。如果阅读的本质确乎如此,那么阅读者完全可以终止阅读。除非已经失去了思想,否则我们并不需要代...

引言: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个学派,我是指“日内瓦学派”,那么我愿意成为该学派在中国的一种呼应。“从阅读到批评”,是的,只能如此!与马塞尔·莱蒙、阿尔甘·贝甘、让·卢塞等人的妙论相比,我更喜欢让...


引言:生计所需,我经常往返于成都和遂宁之间。成都的夜晚是繁奢而荒凉的。为了满足内心的干渴,我每每跑到玉林西路八十五号白夜书吧去喝酒。啤酒得少饮;鸡尾酒则不妨多一杯,——那些名字,比如“蓝色妖姬”、“清凉世界”,往往...

引言: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随著名诗人梁平,拟乘成都双流机场上午十一点五分的3U8843航班飞往哈尔滨,参加潘洗尘先生组织的一次诗会。哈尔滨的冰雪距我们约三小时。机场大雾笼罩,久之不散,三小时拉长为六小时。再...

引言:按照凡例,第一榜“诗篇”均附有作品原文。然而本期上榜诗篇《土拔鼠》长达十余页,只得存目,敬乞读者诸君见谅。当然,如果你因我的介绍对胡宽产生了兴趣并循此找到一本《胡宽诗选》,那你就有福了。诗篇其一:《土拔鼠...

引言:徐敬亚先生语录:“让真诚的人对一首劣诗给予确认,比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宣布正式承认更加困难。如果读到了一首好诗,甚至最固执的评论家也会忘记矜持。那是他可以在瞬间内产生的一种超越世俗的爱情。” 凡例之补充:“...

引言:得知我以一己之力“制作”诗歌榜,诗人子梵梅忧心忡忡,她来信说,“此类事做起来往往吃力不得好,明知是个人的主观和喜好,大家还是常觉不足,各有各的法眼,似乎变成评的人无理了,所以若出榜后有异议,乃要有承受的准备。...

引言:据说当代中国诗人每年都可以写出一部数量意义上的《全唐诗》,——我们知道,康熙下令编篡的这部庞大的诗集收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作者二千二百余人,总九百卷。毫无疑问,这个事实一方面暗含着对“排行榜”的急切吁请,另...


 ※ 凸凹:一个人的战争 (2008-8-3,773)

三十年来的中国诗歌目前似乎已经显示出一种颓势。我们不能忘记,在“文化大革命”的重闸封堵突然解除之后,“朦胧诗”大泄洪的壮丽场景;我们也不能忘记,“第三代”诗人在语言和生命两个向度上体现出来的高度自觉,以及这种自觉所...

二○○二年十二月,诗人安琪从漳州来到了北京,一年余后离婚独居,——经过许多天的慎重思考,我决定选择这样一个突兀而又冒昧的生活性事件作为这篇诗论的开头,其用意,除了暗示后文中将要论及的某些题旨之外,我还想借此说明:从...

32 篇文章  首页 尾页 页次:1/1页  48篇文章/页 转到:
 
精彩理论专题
最新推荐文章
 ※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添加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