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知识分子情怀的诗性言说——澳门诗人姚风作品的特质

收录:2012-2-18  作者:熊辉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45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熊辉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作为最富心灵性的文体,诗歌在内容上必然体现为诗人对现实生活至情至性的吟唱或沉重深邃的思考。面对澳门诗人姚风的诗歌文本,我们不单会从其情感的真挚、意境的幽远和语言表达的陌生化中获得审美的愉悦,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折射出来的社会情怀和思想高度会带给我们许多有益的思考。凭借对现实敏锐的洞察力和感受力,诗人在岁月的磨难中体味到的情思使他的作品具备了深刻的思想内涵,对社会精神的拷问和社会责任的指认进一步使姚风的作品体现出知识分子应有的社会情怀。

一个有思想的诗人肯定会对生命、思想和意识的独立自由进行特别的观照。姚风的许多作品传递出这样的思路,即人应该在现实的强大诱惑或压力下保持思想的独立和锋芒,如果在“温柔”现实的“抚摸”下没有清醒的主体意识,那我们的思想就会因为失去自我特点的支撑而像没有骨头的“蛆”一样软弱平庸。(参见作品《抚摸》)但在特殊的文化语境中,人成了“生活的被告”而不得不在沉默中让思想“失语”,“仿佛驼鸟/用自己的羽毛/埋葬了飞翔”一样。(《驼鸟》)对于渴望思想自由的诗人来说,禁锢的语境无疑叫人感到痛苦甚至窒息,所以他厌恶这样的时代,也厌恶那些为了“保全自我”却失去独立思想的人。在《福尔马林中的孩子》这首诗中,诗人认为依靠一种保全自我的“良方”——“福尔马林”生存下来的人,他们的思想是“冰冷”、“浮肿”、“苍白”的,在获得肉体生命的同时,其精神的自由却随之消失。同样,诗人在《长满青苔的石头》中讽刺了为苟且偷生去选择“静止”、“无为”的生活方式的人,“他们尽管如同乌龟一样长寿,却像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在地球的低处生长”。正是这种保持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品格让诗人对随波逐流的时代风气进行了严厉的批判。在人际关系“异化”的时代,“狼”和“羊”之间不再是吃与被吃的关系,而是思想权威与思想随从的关系,“羊”在“狼”的强权思想面前只能被动地图解“狼话”:“狼说,天气真他妈热/所有的羊/都脱下了皮大衣。”(《狼来了》)对没有主见的人的讥讽就如对“羊”的描述一样,诗人在寓言似的书写中完成了对思想独立性的捍卫。又如在《1968年的奔跑》中,诗人对那个“盲从”的年代给予了鞭挞,在看似平淡的描述中隐含着诗人对没有个体思想和精神的年代进行思考时隐隐作痛的心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只“因为我看见一群人/向一个方面奔跑”,“我”要“跑”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因为他们在跑”。“跑”在诗中意味着人对一件事情的看法或作法,该诗表明在特殊的年代里,我们对事情的看法或作法完全依赖他人的思想而没有自己的主见,毕竟“盲从”意味着主体性的消失,意味着思想个性的退化。这种主体意识和思想锋芒的钝化在姚风的作品中为什么会出现呢?是诗人的“理想”所致。诗人的理想是什么呢?我们从以上的分析中不难看出,诗人的理想实际上是在个体精神泯灭的年代里对独立精神的诉求,这种理想似“光”吸引飞蛾一样,让他百折不挠:

是谁,成功拦截了一只飞蛾

训练它如何留在黑暗

经过一百零一次的训练

飞蛾终于折断了翅膀

它无法再飞,拖着翅膀

像蜗牛,朝着光缓缓爬去

——《飞蛾》

知识分子的社会情怀除了体现在对个体思想和精神的独立性进行捍卫外,也体现为对民族文化和民族历史的认同感和担当意识。从这个意义上讲,姚风不是纯粹的感性层面上的诗人,他更像是一个具有理性深度的社会型知识分子。仅精通专业的技术人才不能称作知识分子,同样,一个创作丰富的诗人也不能被视为知识分子,只有当他们的文化活动与一定的社会担当意识结合在一起时,社会才会赋予他们知识分子的角色。因此,如果作家的作品与社会担当意识“绝缘”了的话,那他的作品就是“涂鸦”,毫无社会价值可言,诗人在《白鸦》这首诗中这样写道:“看看那些诗行/多像一条条电线/上面站着绝缘的乌鸦。”文学应当关注社会现实和民生疾苦,这应当成为诗人提升作品精神的追求方向。姚风在那首《法律的雪》中充分扮演了知识分子的角色,有人以为法律的“明亮”覆盖了整个国家,诗人却认为“五百里以外的地区/并没有下雪”,建构法制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姚风诗歌的社会担当意识还体现在对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建构的思考方面,他认为一个民族如果失去了它赖以依托的理想精神,那该民族的生活是难以想象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历史上朝代的更迭使人“兴味索然”,人民在历史的流动中如何在理想的支持下生活才是诗人关注的焦点:“美丽的人民/如何度过/她们绝经前后的人生”。人民在民族理想和民族精神中生活,因而对民族精神的思考就成了诗人作品的又一主题。华夏文明是整个世界上少有的从未被中断过的文明,但她因为“守旧”的顽疾而难以发展更新,如同中原大地上生长的玉米,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在漫长的岁月中“作为种子/无数次躺下/又作为粮食/无数次地爬起来/它们像我一样微笑着/满嘴的黄牙/没有一颗是金的。”(《车过中原》)的确,在文化全球化进程中,我们在为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感到骄傲的同时,也应冷静地注意到她内部缺乏创造性因子。近代以来,中国人不断地从国外输入“西学”,中国的知识分子成了地道的知识的“搬运工”而非精神的创造者,诗人对此深表“痛心”,他在《法国人的麦子》一诗中认为中国现在的知识分子不似法国人那样是“种麦子”的人,而是“最会晒麦子的农民”,他们缺少思想的原创性,只会从国外“运”回思想的成品,收拾处理以后来滋润停滞不前的传统文化:“浪漫的法国人/在号称世界第一街的香椰丽舍/种了麦子/收割的时候到了/我带着一把镰刀/来到巴黎/我要把香椰丽舍大街的麦子/运到天安门广场晾晒,这是号称世界第一的广场/这里有一群/最会晒麦子的农民。”姚风在创作这些诗歌时,他内心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建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愿望,正是这种愿望使他的作品渗透出浓浓的民族文化批判意识,除了批判那些搬用西学的人以外,诗人还对缺乏历史意识的人给予了无情的嘲讽。在物质社会的强大诱惑下,我们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似乎只停留在事物的表层形象上,很难透过表面去深究其背后的历史和教训,诗人在题为《南京》的诗中这样写道:

知识分子情怀的诗性言说——澳门诗人姚风作品的特质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知识分子情怀的诗性言说——澳门诗人姚风作品的特质》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知识分子情怀的诗性言说——澳门诗人姚风作品的特质》点赞!
精彩图文
冯良和她的《彝娘汉老子》
冯良和她的《…
做个识字的中国人
做个识字的中…
读荆歌新书《闻香识人》
读荆歌新书《…
全民阅读读什么?
全民阅读读什…
写给残酷世界的信
写给残酷世界…
党性的锤炼 灵魂的“拷问”——《忠诚与背叛》读后
党性的锤炼 …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