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往事》自序

收录:2012-2-18  作者:柏桦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06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柏桦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一、言说之难

记得小时候读过一篇韩非子的文章《说难》,文章现已记不清了,但文章的题目却给我极大的震动,这震动至今犹为清晰、明彻。顾名思义,“说难”,即言说的困难。而我现在要为自己出版的一本诗集作序,更应了韩非子所说,言说是困难的。然而尽管困难,我还是不得不说。问题是如何来说,或如何表达。

顺势而下,我想借这个自序对我写诗的经历作一点点回顾与展望。

二、写诗起因

我想每一个写诗者都有一个内在真实的起因。要么是青春的苦闷和压抑,这值得同情;要么是想附庸风雅或哗众取宠,有人就这么干的;要么是自觉卑微与形貌的缺陷,这种人就太多了;要么是精神及肉体的疾病,这种人我也见过。原因有很多,恕不赘述,单抽象出来说:痛苦是诗的出发点。此话一出,可能有反对的声音。比如某人会说:我写诗从不写痛苦,我是在欢乐中写作。但殊不知他又落入一个圈套,须知世界上所有的劳作都不是快乐的,除非当一个寄生虫,而寄生虫也不快乐,因为他也有死亡的痛苦。因此即便是最快乐的写诗者也定会有或明或暗的隐痛,又除非他拒不承认,硬要当一名“欢乐英雄”。为此,某种痛苦(写诗者可以秘而不宣或深藏不露)一定是任何一位写诗者发而为歌的秘密精神力量。当然他写出来的东西可以是不痛苦的,改装后的形像可以如是登场:平静之诗、清新之诗、调侃之诗、幽默之诗,甚至幸福之诗、哲理之诗、壮丽之诗、宗教之诗……

我写诗的起因是由于我童年的痛苦。这个痛苦性我已在《左边——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诗人》一书中吞吞吐吐说了一二,在此不必细说了。

三、三个阶段

我从1979年写诗至今,已有20余年,其中有8年只字未写。如按时间段来划分(从这本诗集的目录编排也可见出),我写诗的历程可分为三个阶段(或者说两个阶段,因第三阶段才刚刚开始)。

第一阶段是我的表达时期,那时我趁着青春之胆,百无禁忌,只想一吐为快,不知言说之难。那是我所经历的一个非常白热化,甚至可以说是集权化的抒情时期。在这个阶段,我看上去很自由,其实一点也不自由,非常紧张,我的焦灼、神经质、个人怪癖与疾病随处可见。但正是这种以毒攻毒,才使我的身心终得放松,进入到我的第二阶段。 在第二阶段,我认为我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我开始懂得了在写作中应加入一种软弱之力的重要性。正是在这个阶段,我过去的强硬与现在的软弱汇合了,并诞生出一种平衡和谐之力。从1988年初秋在南京写下“往事”开始,我才真正感到我写得比较自由了,有了一种天然的节制,用张岱的话说就是“找截干净”。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我才感到我正式成为一名成熟的诗人。 第三个阶段,主要指我最近写的一些诗。风格有了很大的改变,那是因为我童年的痛苦已经死去,所谓情结也早已烟消云散。回过头来看,我再也写不出第一阶段的诗(那似乎是另一个人写的,而不是出自现在的我),第二阶段的大部分也不像现在的我。现在我已成为一名新人。在这个阶段,我写诗仅仅是在思考与阅读中做一番理性的游戏。或者干脆说我想告诉那些曾经喜欢过我的人:看,我在写另一种诗!哪怕你不喜欢或觉得别扭,我也只能如此。

四、诗观

至于我的诗观,也可以说是几经变化。我写诗最初的基础是由法国早期象征主义打下的(那是时代烙印),后来多次演变,终于回归到真实平凡的汉语(注意:此处的真实平凡并非白开水),其中经受的曲折和理论我也不想多说,我在《左边》中已说得够多了,仅在这里交待一句便罢。

《往事》自序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往事》自序》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往事》自序》点赞!
精彩图文
百年蓝图始绘成——读孙中山《建国方略》
百年蓝图始绘…
沃尔夫《天使望故乡》:一部天才式作品
沃尔夫《天使…
《舍外早梅》的图画诠释
《舍外早梅》…
用文字触摸两难的人生
用文字触摸两…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城市叙事的自…
写出儿童文学的神秘异彩
写出儿童文学…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