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别了,“诗坛莫扎特”

收录:2012-2-17  作者:李增伟  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75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希姆波尔斯卡并非高产诗人。在6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她出版了12部诗集和一些诗选,发表诗歌300多首,平均每年只有四五首诗歌问世。诗人说,诗歌数量之所以少,是由于“房间里的废纸篓很大”。她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极为苛刻,有时晚上写好的诗,次日清晨再读,不满意便扔掉了;春天里写的诗,常常躲不过秋天的考验。因此,她的诗多为精品,特别是在形式和风格的开拓上,可以说每部诗集均有创新。

1996年,希姆波尔斯卡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四位摘得这一桂冠的波兰文学家。评委赞誉她为“诗坛莫扎特”,其作品“以流畅的诗句和日常的想象展现了质朴之中所蕴含的优雅和深刻”,有时还具有“贝多芬式的剧烈”。2011年,波兰政府授予她代表波兰国家最高荣誉的“白鹰奖章”。

淡泊名利追求宁静

荣誉,绝非希姆波尔斯卡的终极追求。她热爱生活,一生追求淡泊宁静,对咖啡和香烟情有独钟。她说喝着咖啡、在香烟的烟雾中安静地思索和写作,是她人生最大的享受。她喜欢离群索居,从不参加任何文学聚会,极少在正式场合露面。她不接受采访,不太愿意谈论自己,不得不谈时,也只是三言两语。她的诗作《写份履历》是她风格的最好说明:“不管生命长短如何,/履历最好保持简短。/事实必须精练清晰,/风景应由地址取代,/模糊的记忆得让位于可靠的日期。”

希姆波尔斯卡乐善好施,却不事张扬,她说只有这样才不会使受助者感到不适。她甚至留下这样的遗愿:参加她的葬礼时,不要送花,把买花的钱用来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在诗人简朴的葬礼上,手捧鲜花的人的确不多。葬礼后,许多人径直走向附近的银行或邮局,遵照她的嘱托去给一些社会救助机构汇款。

希姆波尔斯卡在诗坛崭露头角的年代,正值波兰社会主义建设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上世纪90年代波兰社会变革后,她当年的诗歌便成为一些政客诋毁她文学成就的口实。1994年希姆波尔斯卡被提名为波兰文学院院士候选人,却因写过具有社会主义内容的诗歌而落选。即便如此,女诗人在晚年仍多次坦承,她当年的诗歌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之作,从未对此感到后悔。

写作是希姆波尔斯卡的生命主题,她相信诗歌就是一切。即使重病卧床、生命将要走到尽头,她仍在为最后一部诗集写作。2月1日,这位88岁的老人在睡眠中安详地走了。她为这个世界留下了美丽的诗篇,也留下了对诗歌的理解和追求。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2/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