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见证与担当:与《魂荡苍穹·茜子眉地诗文选》对话

收录:2008-12-6  作者:杨远宏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00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杨远宏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眉地在追怀茜子的悼词中说:“茜公一生,性格直率憨厚,刚直不阿,从不趋炎附势。1957年因文罹罪,沉沦监狱23载,1980年平反。入狱时风华正茂,出狱时两鬓飞霜。”他的一生,“遭遇了社会历史发展的难言坎坷,备历了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人生惨境和绝境。”这是茜子和茜子那一代不少作家地狱般灾难深重的人生写照,也是理解、阐释、反思茜子们意识/人格结构及其文本,绝对不可掉以轻心的视角、思路和社会/文化背景。由于社会/文化背景专横的统领、钳制、肆虐和所谓“改造”,从外部言行打压的文化专制高压,到所谓灵魂深处闹革命的内心世界的深度剪裁和毒害,那一代多数作家,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有严格专业意义上独立自足的文学/美学意识、指认、及其理想和创造,而被现实政治支配于意识形态的那支无形巨掌,随心所欲地将创造性的文学翻砂为浅包装的准文学的社会学标准件。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说,那些作家的写作,与其说是文学文本,不如说更像是作家被强暴后难产的怪胎;或者,说好一点,也像是社会学的一个晦涩的形象注释。就此而论,后期郭沫若是这方面的典型。强权政治的意识形态,谋杀了整整一代文学,摧毁了整整一代作家,

茜子与那个时代多数作家不同,他是那个时代一个刚直不阿、桀骜不驯、叛逆抗争的异数。正是刚直、叛逆和抗争,使茜子一再地被打入地狱,付出了一生最可宝贵的、整整二十三载的青春年华。也正是这个异数,使茜子同时坚守了人学与文学的纯正和高洁。正如眉地在悼词中所说,茜子劫后余生,不仅没有被苦难击垮,还“始终保持了一个人生强者的坚韧、达观和开朗……;始终对文学抱着不泯初志的一腔痴恋”,在走出地狱之后,写出了那些更见成熟老练,“深美宏约,骨力绝遒的诗和文。”茜子自己也曾在《峰》一诗中,作过类似的、形象的自喻和表达:

“我是崛起的/连续崛起/我是雄峙的/再次雄峙

啊 大山 我的/脊梁 我的座基”。

诗人在1983年重九登高后所写的《松》,几乎就是一个历尽劫难后归来者那强悍自信的诗意抒怀:

“雨骤 刷净积尘/鳄甲般的躯干/

熠闪凝脂光泽/越发透出/身影苍劲 气度雍容

/纵遭雷殛 裂然中剖/半片枯焦 另半片/

根须固执地掘进/向岩腹 向地心/重新擎起生命的葱茏。”

凡是见过改正复出后仍然铁骨铮铮、刚直不阿的茜子其人,凡是领略过棱角锋芒不减当年茜子诗风的人,没有人会认为《峰》、《松》诗中诗人的自喻和表达,只是一种文学的自我幻觉、修辞、渲染和夸张。在《峰》一诗中,面对拔地而起,直指云空的山峰,茜子的自信像山一样雄浑巍然,像峰一样卓绝高标地升起:

“你是睿智的先哲/我就是理念的凝聚/

你是豪放的诗人/我就是意象的神驰/

你是造化的巨匠/我就是你的杰作 信手/一斧

劈出个/突兀而奇绝的构思”。

在这首诗中,我们确定无疑地找到了诗人人格/气质构成的生命基因和密码:

“并非孩儿身姿俊逸/才衬出母亲/气魄之恢宏/

见证与担当:与《魂荡苍穹·茜子眉地诗文选》对话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见证与担当:与《魂荡苍穹·茜子眉地诗文选》对话》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见证与担当:与《魂荡苍穹·茜子眉地诗文选》对话》点赞!
精彩图文
《望乡台》,让心灵得以抚慰与清醒——长篇小说《望乡台》印象
《望乡台》,…
本土文化基因在当代汉诗写作中的运用
本土文化基因…
真善美的歌手——读《柯岩文集》有感
真善美的歌手…
穿越世纪云层的女性之光——杨恩芳长篇小说《女人百年》读后
穿越世纪云层…
影子的力量——读小海的《影子之歌》
影子的力量—…
文学高峰何以可能
文学高峰何以…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