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四期儒学、后现代主义及新左派

收录:2006-12-12  作者:李泽厚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98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李泽厚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访谈者:呼延华

被访谈者:李泽厚

旅居美国的著名哲学家李泽厚先生最近推出了一本新着《己卯五说》,在本书中作者谈到了不同于杜维明“儒学三期说”的“儒学四期说”;进一步梳理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古老源头——巫史传统;对宗教性道德和社会性道德进行了区分,为中国人未来的信仰建设提出了可供参考的建议;重新论述了“历史在悲剧中前行”的新历史唯物观;反复阐述了持之以恒的、以积淀论为理论核心的人类学历史本体论和哲学心理学。作者在不到20万字的篇幅里,涉及了时人所密切关注的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命运、自由主义、存在主义及后现代、中国文化的基本范畴、历史与伦理、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等文化命题。据李先生自己说,本书是他在新世纪来临之前的一次重要发言,对中国的学术建设,对中国未来社会的文化建构,也对未来中国人的信仰提供研究的视角和思路。本书所采用的依然是作者“积习不改”的“六经注我”的学术方法。

下文是记者就本书涉及的一些重要问题以及李先生的研究近况所做的访谈。

一、反对“三期儒学”,提倡“儒学四期”

问:在《己卯五说》中,您首先拿近年来极力鼓吹“儒学三期说”的杜维明开刀,并提出了自己主张的“儒学四期说”,这样作为你认为的一本极重要的书的开头,意旨是什幺?你反对杜维明“儒学四期说”的学理依据是什幺?

李:现代儒学在当前学术界是很热的论题,儒学及其传统所面临的挑战与中国现代化密切相关。今天,中国正处在现代化的加速过程中,如何与之相适应,成了儒学最大的课题。《己卯五说》是我就这问题在新世纪来临之际的一个学术发言,它涉及中国文化未来的发展方向等问题。杜维明近年来极力鼓吹由牟宗三提出的儒学三期说(即孔孟儒学为第一期,宋明理学为第二期,以牟宗三为核心代表的现代新儒学为第三期[当然也包括杜维明本人]),我则为这一分期(当然关键不在“分期”而在分期所包含的意义)没有把“汉儒”包括进来颇不同意。我所谓儒学四期,是以孔、孟、荀为第一期,汉儒为第二期,宋明理学为第三期,现在或未来如要发展,则应为虽继承前三期、却又颇有不同特色的第四期。我指出了“三期说”的六个问题,说明了“四期说”的“间接缘起”,也就是你所提问的学理依据,有兴趣的读者可找《己卯五说》一读。这里给自己的书做个广告。

二、“六经注我”和“学术浮躁”

  问:我们注意到您在本书里依然使用了自己习以为常的“六经注我”的治学方法,这种治学方法使您在过去的很多年都遭到了学界的非议,被认为是不规范的,是一种“浮躁”的治学态度;而90年代中国学术界的一个工作主题便是“学术的规范化”。在这种背景下,您坚持“六经注我”是不是有很大压力?

李:没有甚幺压力,也不怕压力。我曾经遭到学术界好些非学术的责难,比如你说的“浮躁”,但从没人具体指出过我的哪本书哪篇文章“浮躁”或如何“浮躁”的,都是笼而统之不负责任的流言蜚语,不止“浮躁”,还有好些别的罪名。所有这些,根本不值得理会。其实,“我注六经”和“六经注我”都是规范化的学术研究方法,从古至今都有,两者各有所长,可以相互补充,互相渗透。我一直认为“我注六经”是基础,80年代我强调提倡微观研究,说日本学者研究五个字就写成一大篇文章,这是严肃的学术。但黑格尔的哲学史则是用的“六经注我”的方法,也没有什幺不规范。我当时还说要是人人都“六经注我”就糟糕了,我经常对研究生说论文越细越好,题目越小越好,这是学术研究的基础。

四期儒学、后现代主义及新左派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四期儒学、后现代主义及新左派》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四期儒学、后现代主义及新左派》点赞!
精彩图文
化物凝神 追寻永恒——刘巨德的水墨画与中国艺术精神
化物凝神 追…
“流动摄影师” 切·格瓦拉
“流动摄影师…
执现实之锐 扬人性之美
执现实之锐 …
赛珍珠的复活
赛珍珠的复活…
贱女孩当道美剧
贱女孩当道美…
鲁迅逝世七十周年祭
鲁迅逝世七十…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