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回到海上花

收录:2006-11-11  作者:韩毓海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53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韩毓海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费孝通先生在最近一篇关于上海社区历史的文章中,曾经言简意赅地指出,第一,应该研究“精神的上海”或者上海“意识”;第二,上海的城市社区发展,大致上经过了三个阶段:近代租界的“石库门”阶段、社会主义时代的单位大院阶段、改革开发以来的开发区和大饭店阶段。我们前面已经分析了大饭店的阶段,最后再通过《海上花列传》,来谈谈所谓“石库门”阶段。

也许这个题目现在太时髦了,而它时髦的原因也与当代中国对现代性的一种理解有关。根据这种理解,现代性不是从自然王国到必然王国的“理性化”过程,也不是精神危机的自我治疗机制,现代性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它是一种城市生活方式,或者小资(康)生活方式而已。它说白了就是吃得舒服住的舒服,意味着一种生活格调和生活品味罢了。这种对于现代性的理解,正好与康德将生活世界、将感觉理性化的叙述相反,它是将理性世界生活化,将理性感觉化。这一派学说在理论界的主要代表,就是哈贝马斯,而在现代中国作家里的主要代表,也就是张爱玲等,主要代表作之一,便是张爱玲特别推崇、又被侯孝贤拍成电影的《海上花列传》。

在我看来《海上花列传》也是有价值的,这部小说很突出的价值,就在于描写了、发明了“女性机器人”,“海上花列传”的最好对仗,乃是“机器人传奇”。

我们知道,理性人或者机器人,是德国古典哲学的伟大发明,然而,伟大如康德也有遗漏,比如说他一概地说到了机器人和“理性人”,而没有分男女,分性别。这个漏洞就使得我们在这里,能够专门从性别的角度,来对现代主体的性别问题展开讨论,特别是,我们不妨可以讨论一下“女性机器人”这种东西,或者女性的“理性人”的产生。而这里我特别要预先说明的是,将机器人分出性别,这还真不是启蒙哲学家玄思的结果,因为“她”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现代文学的产物。

1、长三书寓的“情感生意经” 

《海上花列传》这个小说,胡适曾经做了一些研究,一方面是作了小说的结构分析,一方面是做了点考据。而对于这部小说最独到的评价,首先是由鲁迅作出的,鲁迅首先把它定性为“狭邪小说”,鲁迅对该小说评价不高的理由是它有很多发泄的地方,因为赵朴斋是实有其人,而且是韩邦庆的朋友,这小说竟然写赵的妹妹赵二宝也被卖到妓院里去,所以这个书刚出来的时候,赵朴斋声言把所有的书都买了去禁毁,故鲁迅说他这是坑赵朴斋,发泄不满,搞轰动效应。

关键是,鲁迅非常不欣赏小说家对女性的态度,按照鲁迅的批评就是:“欲使阅者按迹寻踪,心通其意,见当前之媚于西子,即可知背后之泼于夜叉,见今日之蜜于糟糠,即可卜他年之毒于蛇蝎”。

历史上不断鼓吹它的人是张爱玲,她的看法,与鲁迅可以说是完全相反,而且张爱玲可以说一辈子最爱的只有两部书,一部当然是《红楼梦》,另一部就是这个《海上花列传》。14岁的时候,张爱玲就看了这部小说,从那以后就非常热衷于此书。张爱玲对《海上花列传》的热爱更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她晚年倾尽全力进行了再创作。不是像高鹗续《红楼梦》一样续书,而是做了一个改写——因为《海上花列传》很奇怪,作者的描述全是白话,而人物的对话全是苏白,也就是苏吴方言,所以今天看这个小说非常有意思,第一是很麻烦,我们今天不懂上海话就看不懂他人物怎么对白,再一个你看它有点可乐,它有点像我们今天赵本山的小品:有一个人串着说普通话,但是赵本山出来全是东北话。张爱玲做的工作,是把所有的苏白全部都翻译成现代白话,又翻译成英文——她这么自视甚高的一个人,晚年倾尽全力去帮助韩子云去补写《海上花列传》,可见她对这个小说的喜欢。

回到海上花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回到海上花》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回到海上花》点赞!
精彩图文
做写作的皇帝还是笔墨的奴隶
做写作的皇帝…
喜剧,教人智慧地走出困境
喜剧,教人智…
一代学人的心灵史——《浦薛凤回忆录》披露的史料和细节
一代学人的心…
郑欣淼的“故宫四书”
郑欣淼的“故…
从八仙故事看文化精神变迁
从八仙故事看…
“人文奥运”与人文主义
“人文奥运”…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