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人民是我们的观世音

收录:2007-2-2  作者:韩毓海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226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韩毓海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根据1930年代左翼作家叶紫作品改编的电视剧《星火》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后,出人意料地以12,65%的收视率,创下了近10年来收视高峰,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反响,对《星火》的讨论,也由街谈巷议扩展到网络媒体乃至思想界和知识界。

一部以1930年代中国农村为背景的影视作品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社会效果?在《读书》杂志举办的讨论会后,《星火》总编剧韩毓海接受了人民日报记者杨凯的访谈,访谈的部分内容载《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2月2日第13版,以下是访谈全文。

人民是我们的观世音

韩毓海 杨凯

1,我关心的第一个问题是:作为学者,您为什么会介入文学创作?根据我的阅读和了解,您的研究是非常专业化和理论化的,在您的研究工作与《星火》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

迄今为止我的所有写作和工作,都不过是为一个伟大的时代写“悼词”,这个时代就是现代。但是,用哲学家德里达的话说,这里所说的“悼念”的意思并不是简单的哀悼,我所说的悼念是指一种“致敬”和“重新召唤出场”的仪式。

我们称为“现代”的进程是启蒙运动开启的,用哈贝马斯的话说,这个现代进程致力于两个伟大的方案:一,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二,组织起来,争取人类解放。多年前,哈贝马斯在《读书》座谈时,他就坐在您现在坐的那个位置,我也恰好坐在这个地方,所以今天我们也不妨用他的话来开头。

同时,您知道,另一位哲学家尼采把现代进程理解为“破与立”的过程,而不是简单地诉诸既定的目标和方案。在尼采看来,现代进程就是把新的社会因素从旧社会的瓦解中解放出来的“不破不立”的过程,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劳动者阶级――除了解放在崩溃过程中旧的资产阶级社会本身所蕴育的新社会的诸因素以外,没有其他该实现的希望。”追求知识、组织起来、在破除旧世界的同时解放新世界的创造力(“革命”),这三个方面的进程,就构成了我们所说的现代。

20世纪中期以来,这三个方面的进程乃至整个现代进程都受到了怀疑。比如说到知识,那核武器也是知识的产物,说到组织起来,官僚组织是很强大的组织,而说到革命,当然伴随着痛苦和破坏。毫无疑问,现代进程是极其艰巨的,正是现代进程遇到的痛苦、挫折和灾难,既导致了对于现代进程的反思,也导致了笼罩20世纪后期以来的失败主义、悲观主义和相对主义氛围。这就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一个处境。

但是,我认为我们并没有处在一个被彻底解构了的、四分五裂的、失败的世界上,知识、自我组织和革命的首创精神,依然作为传统和现实存在着、支配着和凝聚着我们的时代。有人说我们处在一个零散化的、只有通过各种技术工具才能暂时统合起来的社会,电视技术的发展就鲜明地体现了这个结果,而我也不这样看,相反我认为:如果你用好了,任何工具也都是一件武器。电视技术也是如此。

人类的现代进程充满戏剧性:人们为了争取理想而斗争,经受失败和承受挫折,正是这种牺牲和失败换得了理想的实现,随后是理想的变色和失落,而新一代则以新的方式和新的语言继续为理想而斗争,如同《国际歌》的旋律,循环往复,前仆后继。一旦置身于这个真实的历史进程中,你也就谈不上什么乐观和悲观。

2,看了新浪网站上发布的编辑手记,题为《重温20世纪初中国乡镇故事》,这似乎是一个很温和的题目。但是,您又说过,这个故事要表现出《水浒》的风格,我想大家也许会比较关心,这个电视剧在故事上、取向上和《水浒》的某种关联。

人民是我们的观世音 共有9页,您还有8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人民是我们的观世音》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人民是我们的观世音》点赞!
精彩图文
天下长津湖
天下长津湖
争议与热潮:串起2009阅读记忆的脉络
争议与热潮:…
韩美林的文化担当
韩美林的文化…
建筑家的眼睛 诗人的心灵
建筑家的眼睛…
女作家孙喜玲3年走访40个“荒村”
女作家孙喜玲…
《罗马人的故事》:探索万世兴盛之道
《罗马人的故…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