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用文字触摸两难的人生

收录:2011-3-13  作者:吴君  来源:晶报  点击:170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我希望自己是个“有限的作家”

晶报:你的小说大部分都与深圳有关,尤其是小说集《亲爱的深圳》,被称为“来自深圳前沿的报告”。为什么你会直接选取其中一篇《亲爱的深圳》的标题作为书名?这个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书名,与这部作品本身所要阐述的东西是否有关联?

吴君:我很喜欢这个书名,在写作的时候,它起到了“照亮全程”的作用。它也表达着赤子对这座城市一言难尽的,包含着百感交集、爱恨交织的深情。

晶报:中篇小说《亲爱的深圳》在2008年还被拍成了电影,对于这次“触电”,给你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看过电影之后,你觉得哪一部分最符合你在小说中呈现的内涵?

吴君:我对自己的小说没有那么自恋,也知道自己的局限。我懂得尊重市场,也相信电影是一次新的创作。至于电影和小说的主旨最契合的地方,应该是结尾部分。不肯认父亲的张曼丽,千回百转之后终于重新去找工作,那时她已经敢于承认自己的身份,敢于面对自己的过去了。这不仅仅是张曼丽一个人的成长,而是许许多多深圳人内心的成长。经过生活的颠簸以及内心的浮躁之后,已经到了一个开始寻找自我、建立自我的时期,不再迷茫和盲从,而是敢于承担和面对。

晶报:你的小说很多都以深圳的地名和具有深圳特点的事物名称为标题,这些小说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小说中的各种人物生活在深圳不同的地点,经历着各自的故事,但如果从整体上看他们,是否有一个暗含的脉络把他们都牵连到了一起?

吴君:其实小说中许多主人公所处的场景都非常相似。除了一个长篇,我所有的小说都是写深圳的,比如《深圳西北角》、《念奴娇》、《亲爱的深圳》、《二区到六区》、《樟木头》、《陈俊生大道》等等。我希望自己是个“有限的作家”,比如说题材上的有限、小说中人物的有限。所谓“盲人摸象”、“一孔之见”,对于作家来说,这种偏执和坚持未必是坏事。

晶报:不少作家创作小说都以广阔、宏大的想象力为追求目标,你就没有这方面的追求吗?为什么你会甘愿于“有限”的写作?

吴君:在创作上,过于刻意的大而无当、大而宽泛的东西,都是被我摈弃的。回到角落中,才是回到现实里。我在小说《福尔马林汤》中借程小桃的一句话说,“城市再美,可与我有什么关系呢?”生活就是那个点,与她交集的就那几件事、几个人。时代再如何伟大,也只是个流动的背景。时代是变了,科技文化都进步了,可如果那些最本质的东西还在,人就不可能变。

在我看来,情感差不多就是小说的命脉。离开了它,技术用得再精准,我也不会喜欢。每个作品都与作家的情感和思考有关。仅有点子是不能写好一个小说的。好作品要与作家血肉相连,必须把别人的苦熬成自己的苦,把别人的心换成自己的心去感受,然后那个小说才能长在作家的心里。

用文字触摸两难的人生 共有6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