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底层文学研究

文学中的底层叙事

收录:2008-11-1  作者:张鸿声 刘宏志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61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底层文学研究专题、或者张鸿声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近年来,关于当代文学的人民性问题的讨论越来越多。这反映了文学自1980年代末突然抛离对时代的关注而转向对自身进行审美主义的营构之后的一个重要转向。就中国当代文学创作来看,事实上,在2000年前后,当代文学创作已经越来越具有人民性。

中国当代文学的人民性主要体现在近年文学中底层叙事、苦难叙事的兴起。自2000年以来,中国当代文学越来越多的作家把笔触对准了底层民众的底层生活,表现底层民众在社会转型期的困窘的生活状态,底层民众重新回到了主流文学视野的关注之内。相对于1990年代文学更多地把目光投向都市小资们的风花雪月,或者歌颂物质主义消费主义的生活,这不啻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些作品的共同之处就是描述了不同身份的底层民众的苦难生活。墨白的《事实真相》描述了一个民工被剥夺了话语权然后疯掉的故事。年轻的来喜满怀着希望进城打工,但是在城市挖了几个月的下水道后,他没有得到自己应得的报酬——包工头拒绝支付民工的工资。在他劳动的过程中,他亲眼目睹了一桩凶杀案。但是奇怪的是,当整个城市都在沸沸扬扬地谈论这个案子的时候,民工来喜,这个因为目睹整个事件而曾经被警察询问过的人突然成了一个局外人——没有人听他的关于这个谋杀案事实真相的诉说,连一个修鞋的老头也可以喋喋不休地诉说他想象中的或者道听途说来的谋杀现场的真相,偏偏他这个真正的目睹者被大家忽略了。小说指出来,这种情况的出现,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来喜的身份——他是一个民工。小说描述了一个细节:在公交车上,一个年轻人对他的女朋友夸夸其谈轰动这个城市的那桩谋杀案,似乎他是目击证人一样,当来喜的伙伴黄狗纠正那个年轻人的错误的夸夸其谈的时候,小说写道,“青年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用嘲笑的口气说,好像你真的看见了,汽车?你知道蚂蚱从哪头放屁?”然后,黄狗的脸就红了。显然,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实生活中,民工根本没有能力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认真的听他们谈话。这种存在的被忽视一方面带给他们精神的压抑,另一方面,也直接影响了他们的生存——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是民工,所以他们的劳动果实才可以被包工头克扣而他们没有任何能力对此发出反抗的声音。来喜无法忍受这种压抑,最后疯掉了。另外,像鬼子的《被雨淋湿的河》、《大年夜》,杨映川的《不能掉头》、陈应松的《马嘶岭血案》、张楚的《长发》、邵丽的《明惠的圣诞》、迟子建的《踏着月光的行板》等,也都是关注底层民众物质、精神生活状态的优秀作品。事实上,这样一批关注底层的苦难叙事也获得了主流文坛的认可,上述作品中就有多个获得各种文学奖项。

近年当代文学关注底层的苦难叙事增多和外部社会环境的变化有关。一方面,1990年代后期,随着中国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得到提升,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也开始提升,关注底层民众的生存状态、代替底层民众发言成为知识分子的自觉选择。而且,事实上,相当多的作家本身也是出身于社会底层,这种切身的疼痛也促使他们对时代的问题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回应。另外,随着国企改革步伐的加大,中国贫富差距进一步增大,在社会成功人士不断增多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工人下岗。同时,三农问题更加严峻,大量的农民涌进城市打工,而农民工进城之后又面临着物质生存和精神状态的双重困境。面对这样的情况,知识分子的使命感进一步增强。面对困境中的弱势群体,作家们也很容易地从原来个人对弱者的悲悯转向了对整个弱势群体的关注。中国白话文学一直就有描写人民苦难的主题。新文学初期的白话文学中占据主流的就是对底层民众的苦难生活的关注。所以,这样的描写也符合了中国文学的现实主义传统,很容易在中国文学场域中获得认可。但是,富有意味的是,在这些对底层苦难生活的描写中,除了对主人公经历的苦难或者辛酸人生的表达之外,这些作家表现出的惊人的一致性是对新富人阶层和权力者阶层的批判。为富不仁成为底层苦难叙事中富人的常见形象。《事实真相》中的包工头三圣、《不能掉头》中的李所长、《我们卑微的灵魂》中的老扁,等等,都是典型的为富不仁者。这种人物形象的塑造显然和作家对现实生活的认知有关。事实上,早在2000年前后,文学评论者王晓明先生就以社会学家的激情写出了《半张脸的神话》,对新富人阶层进行了批判,指出在当今大众传媒中,社会中的新富人阶层向公众呈现出他们成功、优雅的一面,但是大众传媒掩盖了他们富裕背后的东西,比如说致富的手段以及富裕之后的许多作为,等等。这显然和社会观念对于社会阶层的认知发生了矛盾。在主流的社会观念中,这些新富人阶层是社会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才使得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是,在文学者关于底层苦难的叙事中,这些富裕者往往都是剥削者的代表,是道德卑下者,他们凭借他们手中的财富实施着对底层的压制。在对新富人阶层的不同描述中,当代中国的文学叙事和社会观念之间露出了一道缝隙。

文学中的底层叙事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文学中的底层叙事》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文学中的底层叙事》点赞!
精彩图文
麦考利与《二重人格》
麦考利与《二…
扩展历史文化视野 提升西部文学品格
扩展历史文化…
闲适与雅意——读《笼中鸟集》
闲适与雅意—…
麦家 “走出去”的解密
麦家 “走出…
择取一个时代的美丽——读施施然,兼及她的诗和画
择取一个时代…
品钦、昆德拉和拉什迪,才是先锋文学尽头这立体三维旗的三个面
品钦、昆德拉…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