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再谈思想与学问

收录:2010-10-24  作者:李泽厚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06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李泽厚评论集  

我当年提出这个断语,并不是忧虑与担心。我在八十年代就说过,中国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需要大量的专家。因为任何一个现代化都是各方面专家贡献智慧的结果,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才会得到发展。但专家只是“专”那么一点。如果你专很多点就不是专家了。人文科学也是这样,有胡塞尔专家,海德格尔专家,董仲舒专家,朱熹专家……各种各样的专家出现,是时代的需要,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时代不需要思想家。当时风靡一时的“回到乾嘉”、“乾嘉才是学问正统,学术就是考证,其他一律均狗屁”、“只有学问家,没有什么思想家”等等,我是不赞成的,现在好多人可能淡忘或不知道这些事了。我当时曾发表过一些嘲讽意见,所以在这个“三言两语”中虽未做价值判断,只描述现象,但也确有提醒一下,让大家注意的意思,谈不上担心和忧虑。而“有学问的思想家和有思想的学问家”恰恰把问题掩盖了。正如以前我的一些朋友也是著名的学者如周策纵、傅伟勋提“中西互为体用”、“中学为体,西学也为体”等等来反对我的“西体中用”,看来很正确、公允、全面,其实没有意义,等于什么话也没有说。总之,任何时代都需要这两种人,不必一定比个高低上下。但大家也知道,学问家可以有百千,即使一般却能真正影响人们的思想家恐怕也只屈指可数。

那么,十多年过去了,现在中国的文化界的状况会不会让您觉得有必要修改或补充当时的断语?

李泽厚:没有必要。很可惜,目前的中国文化界在思想和学问两方面都比不上前人。当然在一些非常专业的领域,出了一些好著作,但是他们被淹没在大量的文化垃圾中。这是一个制造垃圾的时代,被利益收买,被金钱腐蚀。

现实中很多问题越来越严重,这个当然会反映在思想上。但是,能够明确提出问题,有比较像样的理论说法,恐怕为数甚少。当下牵涉到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太不了解,也就不必多谈。随便聊聊,例如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捧得极高,但说实话价值不大。《柳如是别传》有反抗现政权的思想,但那本书并不成功。陈寅恪真正成功的我认为还是他研究的隋唐史,厉害在于材料并不是用得很多,眼光非常锐利,洞察力极强,抓住史实,寥寥数语,就把问题说清楚了。所以他的书常常并不厚。例如他说到秦代的那一套是从孔夫子那里来的,我经常引他这句话,其实他对这句话提到一下而已,也并未论证但极有分量,与传统说法根本不同,至今不都还大骂秦始皇么?但出土秦简大谈“孝”、“宽”等等证实了这种说法。又如陈讲儒家长处在伦常制度,而不在思想意识等等,也没去论证,但这片言只语的洞见我以为抵得上好几十部书。汤用彤《魏晋玄学论稿》才七万字,我以为超过了别人七十万字的书,他也是不作材料堆集,几句话就把问题讲清楚了。尽管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正如可以不同意陈寅恪的那些观点一样。有思想有学问的书,不在于厚、多,汤用彤一生好像只出了三本书,陈的书也多是薄本。现在出版了一大堆的书,厚的很多,好的很少。

再谈思想与学问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