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怀恋书香五院

收录:2012-1-4  作者:温儒敏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81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温儒敏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近十多年,北大多数院系都盖了新楼,每个老师一间办公室,“硬件”大为改善。惟独文史哲等几个“穷系”没钱盖楼,教授也无地“办公”。校方发善心,决定筹款在未名湖畔建一组“人文学苑”,专供文史哲三系用。几年磨蹭,学苑终于落成,中文系也即将搬出五院,入驻新址。最近回到五院参加博士生预答辩,情不自禁便用“陌生化”眼光环顾四周:还是那青灰砖墙,单檐垂花院门,连排的花格门窗油漆斑驳;院子里古松依然蟠曲如盖,花架上的紫藤却已繁华落尽,遍布南墙的“爬山虎”也不见灿烂时节的浓密挥洒;南侧后院肆意疯长的侧柏、加杨、香椿等植物,在凛冽的寒风中有所收敛,院子显得愈加杂乱和萧瑟。碰到几位来五院取信的老师,不约而同都谈到“搬家”,连说可惜可惜。我在《书香五院》(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中曾详述五院的状貌与来历,这里再叙写一文,难免有些重复,也是对五院的告别与怀恋吧。

老北大的国文系曾立足沙滩红楼。20世纪50年代初院系调整后,北大中文系先后设在文史楼和二院,“文革”期间一度搬到32楼学生宿舍。1978年10月我考取中文系研究生,到学校看榜,还是到32楼。我正得意地在门口张贴的复试通知上“欣赏”自己的名字,卢荻老师(当时她还在北大中文系,曾担任过毛主席的古诗“伴读”)从楼梯下来,向我连连道喜。不过几天后我来报到,中文系已经搬到五院。算算,一晃,33年过去了。

如今燕园见缝插针,大兴土木,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像五院这样传统的院落显得有些落寞,但难得安分,一踏进五院就有一种气息浸润情怀,让人静下心来,觉得大学的氛围本该如此的。

五院是静园6个院落的其中之一,一至四院建于20年代,原是燕京大学女生宿舍。五院和六院是后来加建的。6个院落一式砖木构设,彼此联通,古色古香,却不见奢华炫耀,那种内敛温和的情韵让人亲切放松。

五院两层30多个房间,大都用作教研室。每个教研室一间,几张桌子几个板凳,还有三五书架,既没有“国学大典”,也不见文物墨宝,堆放的多是老师的书刊,很是简陋。除了教研室活动,老师们平时不大来这里。“人气”最旺的是收发室,五院的中枢,原在东南角,里外两间。20多年前,几乎每天可以看到一位老者端坐其中,中等偏胖的身材,细声慢气彬彬有礼地接待师生,他就是教务兼收发冯世澄。冯先生人缘极好,记性极好,50年代后毕业的历届学生他几乎全叫得上名字,是中文系的活档案。他在系里日子久了,也熏陶得能舞文弄墨。曾有好几部以北大为题材的小说,都把冯先生作为原型。我写《北京大学中文系百年图史》(北大出版社2010年版),也给这位老教务“名家”的礼遇,专有一节写到他。

那时老师收信拿报纸都要到冯先生这里。每天下午5点左右就看到满头华发的王瑶先生叼着烟斗,骑着单车,绕过未名湖来到五院,拿到信件转身就走。诗人谢冕大致也是这个时辰来,也是骑单车,却西装革履,见人就大声招呼。而岑麒祥、林庚、陈贻焮、褚斌杰等许多教授则多半是散步来此,除了拿信,顺便打听消息,闲聊散心。我不止一回看到陈贻焮、黄修己、汪景寿等先生斜靠在收发室破旧的椅子上,天马行空地侃大山。那时收发室就是老师们的联络站。这些年为了方便,在五院专门开辟了一间教员休息室,有沙发电视,香茶咖啡,可是现在的人都忙,来系里拿信聊天的很少了。休息室难得有老师问津,经常只有一位打扫卫生的阿姨在里边打盹。五院南侧竖立一排信箱,200多个铝制灰色小柜,每人一个,许多响亮的名字就在那里展现,甚为壮观。这里倒是来人不断,常见有外来的文学青年、民间学者,甚至是上访者,往信箱里塞些材料,希望能求见名人,或者就某个问题要“打擂台”。他们大都心怀热望,个性执拗,渴求能引起关注,时来运转。

怀恋书香五院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怀恋书香五院》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怀恋书香五院》点赞!
精彩图文
“文学与时代”随笔
“文学与时代…
《望乡台》,让心灵得以抚慰与清醒——长篇小说《望乡台》印象
《望乡台》,…
本土文化基因在当代汉诗写作中的运用
本土文化基因…
真善美的歌手——读《柯岩文集》有感
真善美的歌手…
穿越世纪云层的女性之光——杨恩芳长篇小说《女人百年》读后
穿越世纪云层…
影子的力量——读小海的《影子之歌》
影子的力量—…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