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批评能跟着畅销转吗

收录:2012-1-1  作者:刘绪源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2008-10-24  点击:94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刘绪源评论集  

那位副社长还有一段话:“为什么在严肃的儿童文学评论体系指导下,作家们并没有写出很受欢迎的作品?而能让亿万小读者疯狂着迷的作品却恰恰受到主流评论界的批判?”这实在是很大的误解。批评家并不能指导创作,创作是作家的工作。批评总是第二性的,批评家的作用小得很,他只能在创作发生后,作一些分析而已,也许相当于化验师吧。通过投入的审美体验和艰苦的论证(其中包括对大量作品和过去的审美经验作细致比较),发现作品的美点和独创性,指出它艺术含量的高下,当然也可指出由艺术所表达的思想的含量,这就是他的工作。顺便提醒一句,那些不以艺术分析为基础而经常下一些空洞的大结论的批评家,往往是可疑的;那些自以为是创作指导者而爱在作家面前指手画脚的批评家,更不要轻易去相信。或者也可以说,批评家相当于品酒师,你不能因为没有酿出好酒,就迁怒于品酒师的存在。你也不必因为品酒师说你的酒味不淳,就怒不可遏。他公布的不过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你完全可以设法把酒味搞得更好些。如果一桶酒卖得很好,而品酒师说不好,也不要一定以为是品酒师的错。他有自己的工作准则和工作尊严,他的工作具有独立的性质,他不是你的推销工具。很可能有些品酒师为生产商所买通,什么酒都说好,但这样的人总是长不了的,因为他已沦落为酒商的跟班。

既然有不同的打分,就有人爱判定对错。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有一种危险的倾向,就是现在的很多人,总以为市场是第一的,或惟一的:什么东西,市场好,一切好;与市场有矛盾,那一定是另一方的错。这种思路的实质,就是我们过去常常批评的“金钱至上”和“金钱万能”。上海作家孙顒最近在一次发言中说,现在对于金钱至上的批判太不够了,甚至还不如十九世纪资本主义国家的作家们。我觉得这一提醒非常及时,简直可说是如雷棒喝。因为商业的需要,就希望文学批评能改变声音,这事实上是要将批评纳入整个商业运转中去(就像现在有的批评家正做的那样),这种非分之想正是金钱至上的典型表现。一个民族如果只崇拜金钱,一切围着金钱转,不欢迎乃至不容忍与目下市场走势相悖的声音存在,那就很可能成为盲人瞎马,也将不会有任何希望。

因有人把杨红樱的作品与一些高品位的儿童文学并提,我曾打过一个比方:肯德基和麦当劳,够畅销了吧,但有谁会把最佳烹饪作品的桂冠,授给鸡柳汉堡或麦香鱼呢?这是两个向度上的追求。现在,我还想再作一个比喻,那就是烟草。无论在哪一国市场上,烟草都绝对畅销,它可能已畅销几千年了。在科学不发达的时候,也会有时髦的研究者写出文章说烟草对人体多么有利。可是,独立的(烟草生产销售体系以外的)研究者仍然存在,他们终于证明:吸烟有害健康。成熟的商品社会采用的仍是二元并存:既允许烟草销售,也允许批评存在——非但不要求批评者改变批评标准,反倒立法要求烟草商在每一包香烟上都印上批评者的警告。这应该是很有启示意义的。它至少让我们知道,想以畅销为由消除批评的声音,肯定是行不通的。

本文并不针对那位副社长,我真正要批评的是金钱至上。这种倾向早已深入我们社会的肌体,而批评的声音甚为微弱。再不警觉,将会后患无穷。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2/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