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纯文学”讨论与“新文学”的终结

收录:2011-12-30  作者:张颐武  来源:《南方文坛》2004年03期  点击:145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颐武张颐武评论集  

中国的这些新的变化其实远远地超越了新文学的启蒙和救亡话语的阐释框架。于是中国的大众文化开始取代精英主义的新文学而变成了“对社会发言,对百姓说话”的新的文化空间。这种大众文化在文学内部是一种“鸳鸯蝴蝶派”的复活,在文学之外则是各种影像艺术的崛起。它们都提供了对于当下的更为生动和富有活力的解释。在“低端”,大量的这类大众文化产品提供了对于消费社会的微妙的理解(注:有关当下大众文化对于消费主义时代的描述和想象的复杂性可参阅拙作《论“新世纪文化”的电视文化表征》,载《文艺研究》,2003年第3期。)。在“高端”上,像《英雄》和《天地英雄》这样的文本在提供着有关新的世界和中国的想象性的阐释,给予我们一个有关新世纪世界的新的理解。尽管这些大众文化产品存在严重的问题和矛盾,也必须受到批判和反思。但它们毕竟保持了某种接触新事物的灵活性和敏感性。而新文学的话语既无力提供对于当下日常生活的新的视点和探究,也无力提供新的对于世界和中国的整体性的新的想象。

于是,新文学在启蒙和救亡的现实的现代性方面的发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抑制。文学和现实的联系当然一直存在。论者所期望的“对社会发言,对百姓发言”的文学其实仍然大量存在。如近年来高度流行的“反腐”、“言情”、“社群”小说等。而且许多这类作家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纯文学”的作家。但对于论者来说,这些文学显然不能划入新文学的范围。但其实这里的讽刺在于,按照他的想象得到的在启蒙和救亡的话语中的文学是根本没有存在的前提和基础的,而根据他的要求我们可以看到的文学只有类似“反腐”、“言情”和“社群”这样的新的大众文化的产品。他所看到的文学景观中,新文学的感时忧国传统似乎就被淡化,而新文学只有在一个“纯文学”理想中完成自己在整个中国现代性时期未完成的规划。其实不是新文学不想对现实发言,而是现实突破了新文学的范围,它已经不需要新文学向它发言了。新文学的启蒙和救亡的现代性已经和中国的现实脱节了。于是,退向“纯文学”之中变成了几乎唯一的选择。这不是作家的主观努力不够,而是时过境迁,社会已经不再给新文学提供进入现实的孔道。而前卫的“纯文学”则变成了后现代的“高端”的文化消费的炫目的一部分,存在于正在崛起的“中等收入者”的文化之中。

这些“纯文学”并不趋时,而是保持着自己的传统。我们看到文化的其他部分的变化已经非常大,而“纯文学”则仍然保持着80年代以来的传统。这种“纯文学”几乎在无意间投射了80年代以来文学发展的各种不同的路向,因而也投射当下的文化与纯文学间的微妙而复杂的关系。“纯文学”划定了自己的界限的同时也被时代划定了界限。“纯文学”的理想已经实现了,一般作家的写作已经完全专业化了,而这种写作几乎明确地受到“纯文学”的话语的作用,但同时这种话语被限制在“纯文学”之内,与剧烈变化的当下并不发生关系。我们好像处于“五四”以来建立的文学制度的最高点上,但却也发现这一最高点却与当下是脱节的。在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理想实现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一理想竟然仅仅在文化的边缘悄然无声地自我展现。这似乎也标明了一种文学的现实。就像有人高度赞赏的,“纯文学”的确并不趋时,因此也就完成了坚守,但却并没有人攻打这一被我们坚守的阵地。这坚守的好处是“纯文学”的延续性被保持了,写作仍然以高度自我的方式展现自身,但写作却高度地疏离于全球化和市场化的时代,因此也就超越了时代的压力。文学不需要向时代发言而是在自己的传统内部延展,这的确是“五四”以来从未有过的时刻。“五四”以来,我们对于文学的“纯度”的追求一直是一个崇高的、却一直被悬置的理想,文学一直被动地对时代作出反应。“文学性”一直被时代的重压所冲击,现代中国许多严肃的问题显然是大众文化根本无法承载的,而现代性文化的“高端”的文学被迫将这些问题变成了自己的内在要求。从鲁迅开始,“遵将令”的命运一直是文学的内在的要求,文学不得不对苦难和悲情中的“中国”提出自己的无限的社会关切,文学被动地将“中国”的寓言性加以强化,直到90年代的“后寓言写作”,寓言仍然是笼罩文学的中心。我们一直期望有完美的“纯文学”,无奈焦虑的时代永远牵动着文学提供见证。今天文学终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纯度”,它的社会功能被电视剧和流行书刊等大众文化所取代。“纯文学”终于变成了一个安静的领域,让人在其中进行探索。它不再是社会的焦点,也不复承载巨大的使命。这正是一个新世纪文化的表征。新文学原来承载的沉重的使命已经被悄然消解,“纯文学”似乎有了发展自己的独立性的客观的基础。文学越来越边缘化的同时也越来越真正回归自身。这当然不是说文学有一种孤立于世界之外的“自身”,而是说我们对于文学的想象和要求有了根本的改变,而这改变恰恰是文学并不随时代而改变的新形态,大众文化开始变成塑造社会想象的关键,而文学反而变成了一种高级的、边缘的、人性的话语。

“纯文学”讨论与“新文学”的终结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