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纯文学”讨论与“新文学”的终结

收录:2011-12-30  作者:张颐武  来源:《南方文坛》2004年03期  点击:145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颐武张颐武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所谓“纯文学”的讨论是20世纪80年代遗留的一个异常有趣的问题。“纯文学”在新世纪被反复提及其实是不同的欲望和文化想象的结果。“纯文学”所寻求的文学不受干预的“纯度”其实是所谓新时期文化的合法性的基本前提。它所要求的文学不受外在的社会制约而获得某种前所未有的独立性的想象。但时过境迁,当年力求文学脱离现实政治的制约,回到自身的文化精英今天却开始无情地批判和否定“纯文学”。这里的“昨日之我”和“今日之我”的战争的确引人注目。其实这似乎也是一个异常明确的征兆,说明“纯文学”的理想已经实现。但这种文学的“纯度”反而引起了不安和否定。但具有极大的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文化精英认定“纯文学”是拯救文学的灵丹妙药,而这一理想在它实现的时候反而失掉了意义,变成了当年呼唤它快快到来的人的批判和否定之物,连当时曾经最受推重,被视为中国文学的未来出路的“现代主义”,也成了“西方人”“评价过高”而“我们没有必要跟着跑”的东西。

这里出现了一种叶公好龙的喜剧的场面,原先热烈呼唤的新潮,一旦真的出现,反而让它的呼唤者自己感到失落和不安。这里有关“纯文学”的话语其实不但是80年代以来的新时期的问题,而且是中国新文学本身的一个持续的困扰。实际上,今天对于“纯文学”的讨论实际上不仅仅是所谓“纯文学”本身的问题,而是中国新文学的整个话语面临危机和困局的征兆。中国“五四”以来的新文学的文学制度在当下的新世纪文化的全球化和市场化的进程中已经走向了终点。我们从“五四”以来的一整套文学观念和文学运作方式已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所谓“纯文学”的困境其实正是“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的宏大话语的困境在当下的最直接、最明确的表征。这里出现的恰恰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矛盾和悖论。

应该指出,其实80年代对于“回到文学本身”的呼唤自有其历史渊源和文化背景,对于“纯文学”的呼唤正是“五四”以来的中国新文学的超越性的理想。“纯文学”,正是“五四”以来中国新文学一直在追求而一直没有机会实现的目标,是“五四”的现代性的一个不可缺少、却一再被边缘化的方向。新文学一方面有其启蒙和救亡的宏大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的目标,另一方面也有一个和传统的“载道”文学决裂,使文学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得以彰现的目标。前者作用于社会和公众,后者作用于文学本身。新文学一方面是“遵将令”,在启蒙和救亡的总体的目标之下活动,另一方面也是现代性的文化制度的专业性的建制的一部分,是独立的艺术类型,自有其内部的要求。这就建立了一种和中国传统的文学观念不同的严格的“文学”意识。其实“纯文学”正是在这一时期建立起自己的合法性的基础的。所以在启蒙和救亡的现代性之外,仍然有一种“审美的现代性”在发挥作用(注:有关“审美现代性”的理论问题及其与“现代主义”的关联可参看卡林内斯库的《现代性的五副面孔》,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

于是,追求启蒙和救亡的宏大目标和“纯文学”的目标之间的关系构成了新文学最复杂和最微妙的关系,也形成了中国文学的现代性内部的持续的紧张。在“五四”的先驱者那里,这两个目标同样具有重要的价值。如李大钊署名“守常”于1919年发表的名文《新文学的使命》中,他就列举了三个新文学的关键的方向:“我们所要求的新文学,是为社会写实的文学,不是为个人造名的文学;是以博爱心为基础的文学,不是以好名心为基础的文学;是为文学而创作的文学,不是为文学本身以外的什么东西而创作的文学。”(注:原载1919年12月8日《星期日》社会问题号引文,引自《文学运动史料选》,第1册,165页,上海教育出版社1979年第1版。)这些见解一方面强调了新文学的社会作用和对于个人的作用,另一方面明确点出了非常类似80年代的“回到文学本身”的观点。这个“为文学而创作的文学”显然具有“纯文学”的特征。至于创造社的早期文学主张更标举艺术的独立性,如成仿吾就指出:“至少我觉得除去一切功利的打算,专求文学的全与美有值得我们终身从事的价值之可能性。”(注:原载1923年5月20日《创造月报》第2号引文,见卡林内斯库的《现代性的五副面孔》,218页,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至于周作人在《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一书中将“言志”和“载道”作为中国文学史的两种模式以阐释新文学的历史的延续性的时候,更是强调文学的“无用”(注:周作人:《中国新文学的源流》,14—16页,岳麓书社,1989年第1版。)。显然这是中国新文学的重要的传统。而新文学中的唯美主义的潮流也一直是一种引人注目的存在(注:周小仪对于这一思潮的发展曾经做过非常令人信服的分析,可参见《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148—167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实际上新文学从一开始就有所谓“为人生”和“为艺术”的不同的道路和选择。根据周小仪的研究,新文学中的这种不同的选择是“植根于中国社会现实的两种不同的经验:生活的参与和艺术的体验。因此它们也是对中国现代性的两种不同形态的表述方式。它们的区别是建立在它们之间的联系之上的,它们的矛盾是建立在它们的同一性之上的。它们之间之所以可以转化或者位移,所依赖的就是这一共同的现代性基础”(注:周小仪:《唯美主义与消费文化》,166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纯文学”讨论与“新文学”的终结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纯文学”讨论与“新文学”的终结》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纯文学”讨论与“新文学”的终结》点赞!
精彩图文
百年蓝图始绘成——读孙中山《建国方略》
百年蓝图始绘…
沃尔夫《天使望故乡》:一部天才式作品
沃尔夫《天使…
《舍外早梅》的图画诠释
《舍外早梅》…
用文字触摸两难的人生
用文字触摸两…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城市叙事的自…
写出儿童文学的神秘异彩
写出儿童文学…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