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

通俗文学与中国现代化进程

收录:2011-12-23  作者:孔庆东  来源:《文艺争鸣》1999年第4期  点击:221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孔庆东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关于通俗文学究竟是不是低俗文学的问题,在当下的学术语境中似乎已无进一步“澄清”的必要——尽管许多重量级的学者坚持将所有通俗文学统统称为“文化垃圾”。即使这一立场有一天成为共识,也不应将“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学研究”混为一谈。垃圾之是否有价值另当别论,但目前困扰全人类的几大重要课题之一就正是垃圾问题——各种意义上的垃圾。如果承认我们正处在或正在走向一个信息社会,那么根据信息社会的价值规律,一条信息的价值与其可被使用的次数成正比,那么就应该意识到,传统社会的艺术价值规律正越来越不适应于今天,一首不能被两个以上的人读懂的诗歌,其价值只能是零,而梵高的作品正由于能够被翻印到千万件T恤衫上,原作的标价才得以向天文数字飙进。于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看到了通俗文学、通俗艺术、通俗文化亮现出迥然不同于已往的深度蕴涵。信息社会的降临之所以由改变景深到彻底颠覆掉固有的文类金字塔,其原因不能不从20世纪以来全球不断加速的现代化进程中去追寻访察。

从19世纪中叶开始,整个人类的视野日益趋同,不同的文明一步步集合到同一幅世界屏幕前按大小个排队。弱肉强食的公理与东方成王败寇的集体无意识一经结合,富国强兵便成为所谓“落后民族”不容瞬目的选择。而富强的样板、途径均已具备,于是,对于大多数民族来说,富强也就是“复制”。

在那些对大众社会持批评态度的人看来,“复制”是一个贬义词。但在事理上我们不得不承认,复制是生命唯一的奥秘。全部文明都奠基于DNA伟大的自我复制。复制产生了地火水风宇宙万物,复制可以使生命强大永久,复制当然也可以使一个文明强健更生。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强大程度、或者说所谓“综合国力”,实质上也就是它的复制能力。所以,现代化的实质就是提高和加强复制功率,使全民族达到高度的标准化和一体化。如肩使臂,如臂使指,“组织起来”,“军民团结如一人”,“七亿人民七亿兵”。且不论此中蓄积的二律背反和人类试图摆脱其困境的种种努力,总之是现代化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50亿张面孔比巴别塔工程期间要相似不止百倍,不要说死去哪位伟人不会改变这个世界,即使现有的种族灭亡一半,人类的生活方式依然不可阻挡地沿着互连网和连锁店的高速公路前行。这便是现代化/复制的威力,而这一威力的得以建立,通俗文学可以说是厥功甚伟的。

对通俗文学的价值判断之所以存在难以化解的差异和矛盾,有一个容易忽视而又不该忽视的原因是,当人类文明的主流汇向工业化的一统模式后,通俗文学的功能和性质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在传统社会中,通俗文学基本处在一种自发自为状态,无论主观定位或是客观定位,它都是文类金字塔的最下层。它主观上自觉向高等文类看齐,用高等文类的标志和题旨来妆扮自己。如小说的名称叫做“ x x 传”、“x x 记”,向正史靠拢;小说的首尾充斥着叙述者的惩劝说教,以合于主流意识形态;小说中点缀诗文,表示不堕风雅,等等。但这些都掩盖不住通俗文学所传达的民众集体无意识,当这种集体无意识对同等文类所建立的主流意识形态构成一定的威胁和伤害之时,通俗文学便会遭到相应的镇压。明清两代对禁书的查抄,其严厉程度远远超过今天的“扫黄打非”。这种镇压的结果当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像农民起义被镇压后,不过是重新调整官民之间的统治系数,即便农民起义成功,农民依然是农民,雅人依然是雅人,只是雅俗之间保持了一种和平共处的张力而已。所以,列宁的关于两种文化的理论是适合于传统社会的通俗文学境况的,传统社会中存在着雅俗两种文化、两种文学,占主导地位的是统治阶级的“高雅”文学,以经史子集为样板文体,占从属地位的是被统治阶级的“通俗”文学,以戏曲小说为代表文体。通俗文学不但被认为而且也自认为是“低俗”文学,尽管它主要传达的是被统治阶级的集体无意识,但其中也往往表现出同“主流话语”千丝万缕的影响。鲁迅说过老百姓是常常拿老爷绅士的思想当成自己的思想的,阿Q对于男女之大防的严正立场就与他对小尼姑的调戏天衣无缝地调和在一起。通俗文学在这样一种“宾语”状态下,恰恰是作为“高雅文学”合法地位的“旁证”而存在,它大量转译“高雅文学”的符码,使自己的神经元充满高雅话语的汁液。这样一种“雅俗体制”保证了传统社会的稳定和一统,尽管通俗文学中跳动着许多对高雅话语的离心因素,——特别是《红楼梦》、《水浒传》这样的超级巨著——但总体上仍不过是宣泄,无害于高雅文类的尊严。直到“五·四”时期,林纾反对尊《红楼梦》、《水浒传》为白话文学之圣时,还说:“不知《水浒》中辞吻,多采岳珂之《金陀萃篇》;《红楼梦》亦不止为一人手笔,作者均博极群书之人。”(《致蔡鹤卿书》)总之在传统社会中,通俗文学是名副其实的既通且俗。其“通俗”性即便经过今天阐释而获得或转变为高雅性,也无改于它们在当时语境下的不登大雅之堂的历史本来面目。《红楼梦》的命运可以极为典型地说明这一道理。

通俗文学与中国现代化进程 共有7页,您还有6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通俗文学与中国现代化进程》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通俗文学与中国现代化进程》点赞!
精彩图文
开启另一种“文本”的阅读空间——以《新潮》杂志为例
开启另一种“…
这才是一等一的大诗人大手笔——毛泽东诗词的三个艺术特点
这才是一等一…
屡被误读、删削的《荷花淀》
屡被误读、删…
茅盾及现代文学的经典意义
茅盾及现代文…
民国女作家:被走红与被误读
民国女作家:…
鲁迅的美术之缘
鲁迅的美术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