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试论老舍小说语言的三大系统

收录:2011-12-23  作者:陈莉  来源:《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9月第12卷第5期  点击:235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老舍研究专题、或者陈莉评论集  

1.“白俗与飘逸”:俗与雅的整合

“白俗”就是通俗明白,一看就懂,易于接受。老舍小说语言的“俗”可以用京味的地方性来解释;“白”则以浅显平易的口语来解释。但老舍没有停留在一般的俗白上,而是在俗白中追求精致的美,从民间文学的简单纯朴的形式和活跃在民间的最有生命力的语言中汲取养料。老舍的语言来自民间,就像普通的衣食一样质朴,即使识字不多的人也能够认识老舍小说中的文字,了解故事的内容。但“俗”不等于简陋、粗鄙,而是从通俗到深入人心。小说中最通俗的语言恰恰是对繁复世界的内在把握与体悟,是对语言世界精髓的有机提炼与本真还原。小说语言材料的白俗产生平易、亲切、质朴和谦诚的文风,给阅读者“亲近化”的阅读感受。老舍先生曾深有感触地说过平易近人的语言,往往是作家费了心血写出来的。老舍先生通过语言的创造,把“众所周知”心理掩盖下的寻常之美,把常规、惰性的日常言语所淹没的朴素之美重新挖掘出来,让我们重新阅读、聆听和审视,从形而上的层次来把握它。人们的日常言语一旦被作家的生存意识与直觉体验突然照亮,口语已消解成为语言艺术的肌质,飘逸灵动起来,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一种新的审美感觉产生了,由“俗”中生出另一种“雅”的审美效果。俗与雅的整合,让白俗和飘逸二者之间的张力使作品拥有一种称之为“意味”的东西,这种东西让作品活起来。

2.“质朴与深蕴”:浅与深的辩证

质朴是老舍先生遣词炼字的特点,也是他的语言观。质朴的语言总是通俗的,浅显易懂的。老舍先生的作品多是反映下层人物的生活和命运。用朴实的语言表达淳朴的人生,去掉矫情的修饰,更显文、人的真实,这是文章内外的同一性。老舍先生质朴的语言中蕴含了老舍先生丰富的直觉、情感、想象等心理体验和思索,这种“思索的时候长,笔尖上便能滴出血与泪来”[2]47。正如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评价陶渊明风格时所云,“一语天然万古新,落尽豪华见真淳”。藏在作者心中的“真淳”,通过“落尽豪华”“天然”质朴的文字,让读者去慢慢体味,细心领悟。语言从生活中来,因而非常朴素;它由内心感发,因而非常真诚;它包容万象世态,因而活泼通脱;同时又深藏着心与情的纠葛,因而深沉蕴积。例如:《四世同堂》中描写日寇的飞机与坦克进入北平,作家不用其他的词,而选用了一个不常用的词“强奸”。中国人的愤怒、屈辱都在这一个词当中写了出来。这里的情感,不光是作品中人物的,也蕴涵着老舍先生的一份爱国之心,民族之情。作者把自己的情感溶入人物之心,通过人物的喜怒哀乐表达出自己内心爱憎喜悲的感受,语言是人物的也是作者的。老舍的内在主观心理是深沉的,文章的外在表现是质朴的,通过文学语言传达的信息与人的情感和性格息息相通,使创作出来的情感和性格得到阅读者的认同;不仅作者,而且阅读者也感到语言中所传达的情感与自己情感一致,有感染力。曹禺先生曾经在《我们尊敬的老舍先生———纪念老舍先生八十诞辰》一文中赞誉他说:“他的作品的语言更有特色,没有一句华丽的辞藻,但是感动人心,其深厚美妙,常常是不可言传。”[5]读者不能理解老舍先生作品中质朴与深蕴的辩证关系,就无法得其精髓。

试论老舍小说语言的三大系统 共有7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