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试论老舍小说语言的三大系统

收录:2011-12-23  作者:陈莉  来源:《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9月第12卷第5期  点击:235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老舍研究专题、或者陈莉评论集  

关于词语的来源,老舍先生指出,语言学习有两个来源:一是生活中的话,一是书本上的话。在传统文字与现代口头的白话之间,不偏废。老舍先生喜用生活中的语言,他认为语言是生命和生活的声音,只有从人民那里学习语言,才是活的语言。他认为“一个很俗的字,正如一个很雅的字,用在恰当的地方便起好作用”[1]107。但他并不盲从于日常生活中的白话语言。对于白话口语,他有一个科学辩证的认识,认为“长处与短处往往是一母所生”[1]220,所以“白话本身不都是金子,得由我们把它们炼成金子”[1]272,“把白话的真正香味烧出来”[2]121。这所谓烧出真香,是对语言的一种创造使用。对于古代语言中富有生命的词语和古典文艺的态度,可以让我们清楚地知道老舍先生对词语使用要求的另一方面,“从学习古典文学中学会怎么一字不苟,言简意赅,学会怎么把普通的字用得飘飘欲仙”[1]523。有这样的遣词态度,就能把白话写出风格来,也可以纠正随便用词的毛病。老舍要求在使用熟词时既要“推陈出新,给文字使用开辟一条新路”[1]523,又要不生搬硬套,不将就敷衍,控制住语言而不是让语言控制自己。创造和控制是老舍先生在词语锻造上的主张。

再进一层便是句的调度。小说的行文过程和一切文章一样,靠的是句子、句群、章节的统一。而句群、章节都建立在句式与句式的连接之上。对于句子,老舍先生首先有这样一种认识,一句话是一段里的一个思想单位,无论写什么样的句子首先要完整,“句子不完整的,永远成不了好文章”[3]197。就文章整体而言,无论使用什么句式,从整体上讲都要注意每句话不是孤立的,句子要上下连贯,相互照应,“一句与一句之间的联系应该是逻辑的、有机的联系,就像咱们周身的血脉一样,是一贯相通的”[1]95。他用血脉来形容句子之间的关联,就像汪曾祺在《中国文学的语言问题》中的比喻:“语言像‘流动的水’”。这里的行文流畅如水,其实就是依靠作家熟练地掌握各种句式及变化、运用的规律,操纵自如地利用汉语丰富多样的句式组成长短有别的句段句群,为表达纷繁复杂的内容服务。

句子的表达又有不同的格式,不同格式的句子往往产生不同的功能和价值。老舍先生认为做文章应该注重句式的选择和搭配,对于句子的调度,在长短、整散、张弛、疏密的处理都应别有匠心,这样才能充分、完整、精确、细致地表现人物的各种情态、心绪。在长、短句的功用上,他认为“短句足以表现迅速的动作,长句则善表现缠绵的情调”[4]258。小说作品只有根据情节和形象塑造的需要,采取多种表达手段,根据不同的需要选用长句或短句,行文才会如流水波澜跌宕,富有节奏美。

实际创作中,他注意“在一般的叙述中,长短相间总是有意思的,因为它们足以使音节有变化,且使读者有缓一缓的地方”[4]260。总体说来,老舍总是遵照口语的句法来造句,以短句为主,与其文学观念和口语化追求相一致。他说:“当我写了一个较长的句子,我就想法子把它分成几段,断开了就好念了,别人愿意念下去;断开了也好听了,别人也容易懂。”[1]105虽然句子短小,但是在表达意义上,全句具有长句那种表达精确、细致严密的效果,符合简练原则,又好念、好听、好懂,达到音义双美的目标。

句子是一段话的内部层次,文章是积句而成段,积段而成章的。句子的写法属于语法的范围。段落却是文章艺术的基本构成单位。“文章是有机的,从一个字,到人、事、景,应当互相汇成一气,成一个单元。这才是艺术品。”[1]656一个单元可以是一段,也可以是一章。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段落是文章有机组成部分,段落内部的一人、一事、一景都应该和文章的整体风格融合在一起。老舍先生重视每个段落意义的完整性,也注意每段内部的层次。每一段都有一个中心内容,有的时候会出现主句,即使段落中没有主句,老舍先生在写作过程中也会牢牢把握这个中心,不散不乱。老舍行文,一个比较规范的段落就是一篇小文章,内部自然妥帖的句群起承转合。

试论老舍小说语言的三大系统 共有7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