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中国现代文学视野中的基督教文化——以老舍为中心

收录:2011-12-23  作者:石兴泽  来源:《聊城大学学报》2009年第6期  点击:412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四世同堂》是老舍全面系统地检讨传统文化的力作,在批判传统文化及其代表人物的同时,他满怀热情地塑造了钱墨吟这一形象。他是一个儒士,受儒家文化影响很深,作家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将其作为儒家文人文化的代表人物塑造的。但到后来,他经历了家破人亡和牢狱酷刑的考验之后,精神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体现了老舍的创作意图:传统文化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发生蜕变更新,生成新文化。钱墨吟的变化在于:脱下长衫,由耽于诗酒花草的隐士转变为勇敢无畏的民族战士,由柔性文化性格转变为刚性文化精神。刚性文化精神形成的资源很广泛,而基督教文化是重要的资源之一。老舍也以不同的方式对其性格内涵作基督教文化的理解和阐释。他借祁瑞宣之口说:他所钦佩的钱先生,“简直的像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真的,耶稣并没有怎么特别的关心国事与民族的解放,而只关心人们的灵魂。可是,在敢负起十字架的勇敢上说,钱先生却的确值得崇拜”。他“甘心被捕,甘心受刑,只要有一口气,就和敌人争斗!”[22](P492)在瑞宣眼里,亦即在老舍心目中,钱先生是耶稣精神的化身,是“自动得上十字架的战士”。

作品特别谈到钱先生性格的变化,并将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作为变化的源泉和动力。他说经过牢狱考验,明白了佛为什么出家,耶稣为什么打赤脚。他对瑞宣说文化是衣冠文物,有时可以变成累赘,他摆脱了“累赘”,感到畅快与自由。[23](P652)这里的“累赘”,在很大程度上是就传统文化而言的,而摆脱“累赘”就是像耶稣那样“赤脚”般的活着,一身轻松地投入战斗。他说“我常在基督教堂外面看见信、望、爱。我不大懂得那三个字的意思。今天,我明白了:相信你自己的力量,盼望你不会死,爱你的国家”。这种认识是他由隐士转变成战士的精神资源。而他也时或用基督教语言即标准判断人事。对于为生活所迫给敌人做事的内弟陈野求,他说“我的话不是法律,但被我诅咒的人大概不会得到上帝的赦免!”[23](P652)

老舍理想的人格精神是基督的人格精神。这也许就是老舍——一个满族作家,虽然不信仰基督教,却加入基督教,积极从事教会组织的社会服务,接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原因所在。老舍对于基督教文化的接受主要是对其人格精神文化的接受,而他所以接受和推崇耶稣的人格精神,则是因为诸如宽容、博爱、牺牲等与他的性格倾向有重要关系,即他性格的结构形态及发展趋向中存在着与耶稣的人格精神高度融合的文化因子。

三、老舍创作对基督教文化的拒绝和批判

老舍与基督教文化的关系是复杂的。他热心参加基督教开展的活动,却一直避讳入教经历,即使在基督教未被主流意识形态当作精神鸦片痛加批判的现代社会时空,他也慎言和讳言领洗入教的实事。对于基督教文化的复杂感受,既是现代作家的心理共性,也源于老舍本人的自切感受。概言之,老舍对于基督教文化,既接受认可称赞,也拒绝抵触批判,且后者并非可有可无的存在,在创作中也得到明显而突出的表现。

老舍对基督教文化的否定性倾向与肯定性倾向的载体相同,主要有两组形象:一组是传教士,一组是洋教徒。下面对这两组形象及所表现的否定性审视作简要分析。

中国现代文学视野中的基督教文化——以老舍为中心 共有15页,您还有6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9/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