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离不去的和离去了的——评老舍《离婚》中的二元观念

收录:2011-12-23  作者:胡旭梅  来源:《海南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4期第15卷(总60期)  点击:213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少年维特发现“个人的存在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他开枪自杀了”。“与其让暧昧的世界以一种使人不能接受的方式赢,不如自己以一种绝对肯定的方式让它输。”[4](P75)老李没这么决绝,他只是撤退了,退得远远的,他赢不了,只得让自己输得体面一点。

其它人莫不如此。张大哥想抓住儿子得救。“儿子是他的心病”“到底是儿子”。为儿子把请客变成了艺术,结果对儿子还有点怕,“儿子回来,弄好吃的。问儿子,儿子不说,只板着脸笑,无所谓。儿子是不好伺侯的,因为儿子比爸爸维新着十几倍。”天真被捕后,他整个的人生完全萎缩在地。曾经多么意气风发、多么认真严肃地敷衍着的张大哥变成了一个“没法活下去的人”,财政局的事也不要了,媒人也不做了,头发一下子白了许多,老了许多。不是哭死就是疯掉。他没想到“整天际把生命放在手里捧着,临完会象水似的从指缝间漏下去!”饶是如此,儿子却并不以为然,老是谋老子的财产,认为冲着他坐过牢,家里就该养他一辈子,并理直气壮地没有成为张大哥理想中的儿子。

小赵油滑老道,惯耍手段,似乎刀枪不入,一切束缚普通人的规范对都他失效。廉耻道德,女人爱情,在他眼里全无价值,几乎没有人能伤害得了他。他以娶妻为名,贩卖了不知多少女人,也就对秀真有那么一点点真心,由她而发现自己身上“有种比猫捕鼠玄虚一些的东西”,结果真的想娶她,想“由享受而去负责任”,但还没来得及去负责任就死在丁二手下。太太们——张大嫂、李太太、吴太太、邱太太等都想抓住丈夫和家庭使自己得救。张大嫂与二妹妹拉家常时,不自禁地“惨笑”两次。“谁叫咱们是女人呢……认命。”张大嫂惨笑。二妹妹点头:“不奔儿女奔谁呢。”张大嫂一气之下跑回娘家,然而“只走了半天,到底舍不得这个破家”,说到这里,张大嫂又惨笑了一下。就象张爱玲在《谈画》中描写的:“她还是微笑着,眼睛里有惨淡的勇敢——应当是悲壮的。但悲壮是英雄的事,她只做得到惨淡。”[5](P201)没错,没有谁是英雄,因此也没有人得救。太太们容忍了丈夫们的不忠,丈夫们继续在敷衍和鬼混。同为科员的老邱说:“生命入了圈,和野鸟入了笼,一样的没意思。我少年的时候是个野驴,中年,结了婚,作了事,变成个贼骨溜滑的皮驴;将来,拉到德胜门外,大锅煮,卖驴肉。我不会跳出圈外,谁也不能。”只是渴望,得救的渴望,在世俗沙漠中渴到枯死!开花结果的总是妥协,总是对生命、理想和自己的歉意。

毕竟,“生活和时代是那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6](P173)

离不去的和离去了的——评老舍《离婚》中的二元观念 共有7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页次:6/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