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离不去的和离去了的——评老舍《离婚》中的二元观念

收录:2011-12-23  作者:胡旭梅  来源:《海南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4期第15卷(总60期)  点击:213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老李想要离婚,张大哥用它的左眼望一望就明白了,他一定要用它的小筛子把它筛掉。离婚成为一种非个人的、非私密性行动,成为对现有秩序的破坏。张大哥一生的神圣使命:做媒人与反对离婚,他是联结旧有秩序的固化剂,“要联结,不要离散”。于是,任何对旧秩序的破坏无论巨细,都将遭到来自旧秩序和张大哥的反击。这时,张大哥俨然就是秩序,他自觉地承担起维护秩序的义务和责任。

老李的离婚正透着对旧有秩序不满,“苦闷并不是由婚姻不得意而来,而是这个婚姻制度根本要不得。”“这些男女就是社会的中坚人物,也要生儿育女,为民族谋发展?笑话。一定有个总毛病。”并认识到“这个臭地方不会有什么美满生活。”整个旧有秩序就是一个总毛病,根本要不得,必须改变,问题在于老李改变不了,他的不满与抗议没有力量实现。

张大哥原本是最不可能与现有秩序相分离的人物,可是也身不由己地卷入了混乱之中,因为,天真被当作共党嫌疑分子抓了起来!张大哥的世界坍塌了,他不再是秩序了,他如痴似傻,不再乐此不疲地加入常识和现有秩序的一切行动和规约了,他以消极的不参与加入了这场与现存秩序的分离革命,他也成了秩序排斥的人。小赵被杀死,是这场混乱的高潮。

混乱状态使稳固的现有秩序出现裂缝,老李的离婚牵涉到许多其他人,丈夫们蠢蠢欲动,太太们则哭闹着、撕打着,为这场混乱撒上一把盐。然而,结果呢?婚是一个也没有离成,老李也没有与马少奶奶出走,而是带着太太回到了乡下;天真出了狱,张大哥又开始体面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又做起了积极维护旧秩序的顺民,接着作媒,为二兄弟找事,接着种莲花。一切恢复原状。“张大哥死而复活,世界还是一个最甜蜜的世界。”张大哥又是过去那个一模一样的张大哥。小赵和老李的位置被其它人迅速填补。混乱归复平静,伤口愈合了。秩序仍旧是那个结实的秩序,它注视着一个过去的、已被取消的混乱状态,这个混乱状态象被蒸发了的水气,连一丝潮湿的回忆都没有保持多久。

在这两场混乱中,常识与诗意的斗争的最终结果是:诗意固然全线溃败,常识却并非取得了全面胜利。老张的常识看来是无处不在、无坚不摧,然而在紧要关头却显得无能为力并且毫无用处。天真被捕入狱后,他无计可施!他的常识在被重重摔倒在地然后摇摇晃晃站起的时候已经虚弱不堪了。张大哥常识的破败和无能已经开始显示出群体组成的秩序的缺陷。然而在经历一切之后,张大哥仍旧拾起原来的常识,再一次表明了秩序的胜利。在这场决裂中,秩序牢牢抓住了人们,安然无恙。

张大哥为儿子的出狱请所有人的客,表示他不计较任何事,不记任何人的仇,这一热闹的时刻,也是秩序为自己的胜利举行庆贺仪式的时刻。众声喧哗中,秩序默然地沉思着自身的稳固性和永恒性。老李的辞职在这个庆典时刻激起的微弱反响就是:“老李不久就得跑回来,你们看着吧!他还能忘了北平跟衙门?”

现实自我·理想人格

在跟外部世界——群体和秩序决裂与分离的同时,还有惨烈、持久的内部世界的冲突与背离。老李被张大哥打败,被战败的原因,不在思想上,也不在口才上,而是在他自己不准知道自己。

离不去的和离去了的——评老舍《离婚》中的二元观念 共有7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