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呼唤有理论品格的个性化批评——中国当代文艺批评研讨会缀要

收录:2011-12-22  作者:吴予敏  来源:《文艺争鸣》2001年第2期  点击:118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吴予敏评论集  

与会学者普遍感到,批评界需要建立自己的理论品格。所有喧嚣一时的“骂派批评”、“恶炒批评”、“矫情批评”、“玄理批评”都是丧失了理论品格的结果。许明在会上呼吁开展理论家和批评家之间的对话。他说,对话分为几个层面:与掌握文论话语主导权的主流批评家对话,与新潮批评家对话,理论家与作家对话。他认为批评家缺乏理论操守,成不了大气候,承担不了引导创作的责任。逄增玉认为,要提倡批评的理性意识。批评固然要有批评精神,但是批判精神的底蕴是理性。批评有权力,但不是滥发淫威的帝王;批评有激情,激情的源头应当是正义和理性。抢占话语权、沉醉命名癖、过于保守或过于激进都是缺失理性的表现。同样,批评的犬儒主义也是缺乏理性自信地反映。批评和批评家的声誉只能通过内涵的价值和历史的理性来获得。许子东、吴俊、杨小清、夏中义等对于文艺批评的行业特点、角色定位、行为规范作了热烈的讨论。他们认为,在西方,学院的文学批评不必和作家圈的评价保持一致。学者和作家也不必在意媒体的批评反应。各有各的一套,不能混在一起。媒体关心的是创作背后的新闻价值和经济价值。媒体按照他自己的规则行事本没有错。但是对于学理性的批评有不利的影响。这里行业规范和职业道德最为重要。但是,确立了行业道德以后,与权力意志冲突了怎么办?注重行规又如何保证批评的个人价值得到最大限度的实现?许明进一步提到,批评的专业精神与人文终极关切的关系。现在的情况是,人文知识分子走向传媒,走向世俗,走向市场,迎合短期的功利需要。刘俐俐认为批评家的身份和角色,都必须建立在良知的基础上。当主流批评家们纷纷走向市场,走向权力中心时,批评的真正价值只存在于边缘地带。吴予敏认为,在中国现实的情形中,没有完全意义上的学理批评和媒体批评,也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主流批评。所谓“主流批评”实际上是统治的批评。什么是主流批评?应当是对于文学的主流趋向、时代的审美风尚有主导力量的批评,不是权力话语。从一定的意义上说,统治的批评,已经失效失范。它无法准确分析新的文学现象,除了提出某些干巴巴的政策标准和口号,几乎不能进入审美的世界。因此,统治的批评,转向隐性的控制形式,在文学审美领域,常常是不在场的。至于媒体批评,现在还不能认为已经形成了独立的批评模式。媒体充其量只是一个工具,没有独立的立场。这是中国媒体的特点。我们不能把媒体的炒作当作媒体批评。媒体最关心的不是审美价值,而是受众的注意力和兴趣点。媒体抓住了注意力和兴趣点,就抓住了自己的利益。文学批评需要鲜明的个性和独立的理论品格。处在权力话语和商业文化挤迫中的文学批评,如果没有自己的理论品格,就会丧夫基本的审美价值判断。

呼唤有理论品格的个性化批评——中国当代文艺批评研讨会缀要 共有3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尾页  页次:2/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