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外国文学

犹太作家大卫·格罗斯曼:“作家的职责是把手指放在伤口上”

收录:2011-12-19  作者:钟志清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00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钟志清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提起当今最为著名的以色列希伯来语作家,人们习惯上把阿摩司·奥兹(Amos Oz)、亚伯拉罕·巴·约书亚 (A.B.Yehoshua)和大卫·格罗斯曼(David Grossman)视为三巨头。他们不仅在文学创作上拥有广泛的国际影响,而且在巴以问题上能够超越民族界限,给弱者以关怀。2010年3月,大卫·格罗斯曼便应“书虫国际文学节”邀请,第一次来到中国。

早慧型的希伯来语作家

大卫·格罗斯曼1954年生于耶路撒冷,父亲在1936年从波兰移居巴勒斯坦,母亲是本土以色列人。格罗斯曼从八岁起便开始阅读犹太作家肖洛姆·阿来海姆的《莫吐尔历险记》或其它作品,开始了解迷人的东欧犹太世界。格罗斯曼是个早慧的孩子,从九岁起就为以色列广播电台做少年记者,成年后在以色列电台做了多年编辑和新闻评论员,1988年辞职。他曾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攻读哲学和戏剧,2008年获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格罗斯曼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在他看来,约有四千年历史的希伯来语是他惟一可以自由表达自我感受的语言。希伯来语是一门在日常生活中死而复生的语言。自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之囚”事件后,犹太人开始流亡异乡,希伯来语日渐衰微。公元135年,巴尔·科赫巴领导的犹太人反对罗马人统治的武装起义被最后镇压,犹太人从此散居世界各地。在漫长的流亡中,犹太人日渐采用居住国语言,从十世纪开始,创立了以希伯来语、德语、波兰语和斯拉夫语为基础的意第绪语,用于日常生活交流。希伯来语只被用来研习《圣经》《塔木德》等古代经典,举行宗教仪式,从事诗歌和书信创作等活动,逐渐失去了口头交际功能。十九世纪下半叶以来倡导的希伯来语复兴运动逐渐把圣经希伯来语重新用于现实生活,并加进现代词语、俚语和外来语,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架设了一座桥梁。用格罗斯曼的话说,如果犹太先祖亚伯拉罕来到当代以色列青年人中间,可以听懂一半的话。

格罗斯曼主要著有长篇小说《羔羊的微笑》(1983)《证之于:爱》(1986)《内在语法书》(1991)《一起奔跑的人》(2000)《她的身体明白》(2002)《躲避消息的女人》(2008)等。随笔集《黄风》(1987)《在火线上沉睡》(1992)《死亡作为生活的一种方式》(2003)《狮子蜜》(2005)《在黑暗中写作》(2008),以及短篇小说、木偶剧和儿童文学作品。其作品被翻译成25种文字,拥有广泛的国际影响,曾在以、意、奥、英、德、法、美等国家获多种文学奖,同时获有国际新闻奖,并被诺奖提名。

大屠杀小说: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在大卫·格罗斯曼初具记忆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有数十万大屠杀幸存者和经历了二战的犹太难民从欧洲来到以色列。格罗斯曼本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大屠杀,也不是“第二代”,但是他的许多亲戚在战时丧生,许多邻居是幸存者。周围的人在谈到大屠杀时说“那边发生的事”,大人们常说“纳粹野兽”,但不告诉他那是什么意思。他们那一代人,生活在沉重的集体沉默中。格罗斯曼七岁那年,纳粹头目之一艾赫曼在耶路撒冷接受审判,那是以色列立法机构确立以来实施的惟一一例死刑,也是以色列国家记忆历史上第一次直接面对犹太人在大屠杀期间所承受的苦难,以色列人每天在晚饭时分收听收音机里播放的关于恐怖的描述,开始较为宽容地接纳大屠杀幸存者。

犹太作家大卫·格罗斯曼:“作家的职责是把手指放在伤口上”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犹太作家大卫·格罗斯曼:“作家的职责是把手指放在伤口上”》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犹太作家大卫·格罗斯曼:“作家的职责是把手指放在伤口上”》点赞!
精彩图文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31'

ʱѹ

/Theo/Show.asp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