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外国文学

《洛丽塔》:中国作家的误读

收录:2011-12-19  作者:樊星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305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这样,《洛丽塔》就具备了当代小说的两大要素:一是多角度揭示人生的复杂性,就像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指出的那样:“小说的精神是复杂的精神。每一部小说都对它的读者说:‘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这是小说的永恒真谛”。(14) 在一个乱伦的故事中写出人性的困惑,写出理智的脆弱,写出期待与结果的巨大差别,还写出了对一些经典理论的有力质疑(例如书中多次出现的对弗洛伊德理论的讽刺),写出了爱情幻灭与现代教育、现代社会风尚之间的深刻联系,这样也就深刻揭示了生活的复杂性、哲理性。二是欲望叙事。现代社会是思想解放的社会,也是人欲横流的社会。这样,对于现代社会的文学描述就难免带上欲望的色彩。从《尤利西斯》到《查太莱夫人的情人》,从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的《北回归线》到约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的《夫妇们》(Couples),从纪德(Andre Gide)的《背德者》(The Immoralist)到杜拉(Marguerite.Duras)的《情人》(The Lover),从日本的“私小说”到郁达夫的《沉沦》,从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到中国的“新写实小说”,无论是欧美文学,还是东方文学,欲望(尤其是性或爱的欲望)都成了作家们探究人性、感悟人生、宣泄苦闷、回首往事的重要主题。可以说,在人类的文学发展史上,没有一个时代的文学像二十世纪的文学这样强烈地渲染了人的欲望、深刻地剖析了人的欲望,并且为推动现代的世俗化生活进程发挥了不可小看的作用。在这方面,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发展态势尤其引人注目。在中国文学中,一方面有“诗无邪”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有“宫体诗”、《金瓶梅》那样张扬人欲的文学传统。有了“诗无邪”的圭臬,就必然会产生张扬人欲的文学观(以李贽的“人无不载道”说(15)、袁枚的“情所最先,莫如男女”说(16) 为代表);“诗无邪”的圭臬越是抑制张扬人欲的文学观,张扬人欲的文学观也越会更加强烈地表现自己。而被压抑的欲望一旦喷发出来,其迅猛燃烧的规模也会更加强劲。这,就是当代“性文学”的浪潮日益高涨的重要心理原因。进入1990年代以后,以贾平凹的《废都》、女性文学中的“身体写作”思潮、诗歌界的“下半身”写作为代表的“性文学”的此起彼伏、前赴后继、聚讼纷纭,都一再证明了这一点:在冲破了“禁欲”的牢笼以后,在与思想解放的浪潮相伴而行的人欲横流的洪水中,“性文学”已经成为世俗化时代的一个文化标志。虽然,《废都》的社会意义之深、之广又是“身体写作”、“下半身”写作所难以比拟的。

《洛丽塔》:中国作家的误读 共有10页,您还有6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