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比较文学

中西文学之比较

收录:2011-12-19  作者:余光中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246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余光中评论集  

Fatigued he sinks into some pleasant lair

Of wavy grass,and reads a debonair

And gentle tale of love and languishment?

这种音律和中国诗很不相同。第一,中国字无论是平是仄,都是一字一音,仄声字也许比平声字短,但不得比平声字轻。所以七言就是七个重音。英文字十个音节中只有五个重读,五个重音之中,有的更重,有的较轻,例如第一行中,has实在不能算怎么重读,所以who has been long四个音节可以一口气读下去,因此英诗中规则之中有不规则,音乐效果接近"滑音",中国诗则接近"断音"。第二,中国诗一行就是一句,行末句完意亦尽,在西洋诗的术语上,都是所谓的"煞尾句",也可能是"待续句"。所谓"待续句",就是一行诗到了行末,无论在文法上或文意上都没有结束,必须到下一行或下数行才告完成。前引济慈八行中,第二、三、五、六、七诸行都 是"待续句"。第三,中国诗的句型既甚规则,行中的"顿"( caesura)的位置也较为固定。例如七言诗的顿总在第四字的后面,五言诗则在第二字后。在早期的中国诗中,例如楚辞,顿的地位倒是比较省去的。英诗句的顿,可以少也可以多,可以移前也可以移后,这样自由的挪动当然增加了节奏的变化。例如在济慈的诗中,第四、第五、第二、第四音节之后,到了第八行又似乎滑不留舌,没有顿了,这些顿,又可以分为"阴顿"(feminine Caesuure)和"阳顿"(masculine caesura)两类,前者在轻间之后,后者在重音之后,对于节奏的起伏,更有微妙的作用。第四,中国诗的句型既甚规则,又没有未完成的"待续句",所以唱的成份很浓。西洋诗的句型因顿的前后挪动而活泼不拘,"煞尾句"和"待续句"又相互调剂,因此诗的格律和语言自然的节奏之间,既相迎合,又相排拒,遂造成一种戏剧化的对照。霍普金斯称这种情形为"对位"。事实上,不同速度的节奏交汇在一起时,谓之"切分法"(syncopation)。我说西洋诗兼唱兼说,正是这个意思。而不论切分也好,对位也好,都似乎是中国古典诗中所没有的。中国的现代诗,受了西洋诗的影响,似乎也有意试验这种对位手法,在唱的格式中说话,但是成功与否,尚难断言。

当然中国文学也有西方不及之处。因为文法富于弹性,单音的方块字天造地设地宜于对仗。虽然英文也有讲究对称的所谓Euphuism,天衣无缝的对仗仍是西洋文学所无能为力的。中国的古典诗有一种圆融浑成,无始无终,无涯无际,超乎时空的存在。由于不拘人称且省略主同,任何读者都恍然有置身其间,躬逢其事之感。由于不拘时态,更使事事都逼眼前,历久常断。像不拘晨昏无分光影的中国画一样,中国诗的意境是普遍而又永恒的。至于它是否宜于表现现代人的情思与生活,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附注: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六日。应中国广播公司之邀。在亚洲广播公会的座谈会上,主讲"中国文学之比较"。本文即据讲稿写成。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页次:7/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