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比较文学

中西文学之比较

收录:2011-12-19  作者:余光中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245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余光中评论集  

中国诗和西洋诗,在音律上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恒唱,后者亦唱亦说,寓说于唱。我们都知道,中国古典诗的节奏,有两个因素:一个平仄的交错,一是句法的对照。像杜甫的《咏怀古迹》:

支离东北风尘际 漂泊西南天地间

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

羯胡事主终无赖词客哀时且未还

庾信平生最萧瑟 暮年诗赋动江关

一句之中,平仄对照,两名之中,平仄对仗。第三句开始时,平仄的安排沿袭第二句,可是结尾时却变了调,和第四句对仗。到了第五句,又沿袭第四句而于结尾时加以变化,复与第六句对仗,依次类推。这种格式,一乎一应,异而复同,同而复异,因句生句,以至终篇,可说是天衣无缝,尽善尽美。另外一个因素,使节奏流动,而使八句产生共鸣的,是句法,或者是句型。中国古典诗的句型,四言则上二下二,五言则上二下三,七言则上四下三,而上四之中又分为二二;大致上说来,都是甚为规则的。前引七律句法,大致上就是这种上四下三的安排。变化不是没有,例如前两行,与其读成"支离--东北风尘际,飘泊西南--天地间",何如读成"支离--东北风尘际,飘泊--西南天地间"。不过这种小小的变调,实在并不显著,也不致破坏全诗的谐和感。

西洋诗就大异其趣。在西洋诗中,节奏的形成,或赖重音,或赖长短音,或赖定量之音节。在盎格鲁·萨克逊的古英文音律中,每行章节的数量不等,但所含重数量相同,谓之"重读诗"(accentual verse)。在希腊罗马的古典诗中,一个长章节在诵读时所耗的时间,等于短音节的两倍,例如荷马的史诗,便是每行六组音节,每组三音,一长二短。这种音律称为"计量诗"(quantitative verse)。至于法文诗,因为语言本身的重音并不显明,所注重的却是每行要有一定数量的音节,例如古法文诗的"亚历山大体"(Alexandrine)便是每行含有十二个音节。这种音律称为"音节诗"(syllabic verse)。古典英诗的音律,兼有"重读诗"和"音节诗"的特质,既要定量的重音,又要定量的音节。最流行的所谓"抑扬五步格"(iambic pentameter),便规定要含有十个音节,其中偶数音节必须为重音。下面是济慈一首商籁的前八行:

To one who has been long in city pent,

Tis very sweet to look into the fair

And open face of heaven,-to breathe a prayer

Full in the smile of the blue firmament。

Who is more happy,when,with heart"s content

中西文学之比较 共有7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页次:6/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