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网络文学

恶搞:边缘处的文化追问——评蓝爱国《网络恶搞文化》

收录:2011-12-19  作者:阎真  来源:《文艺报》2008-5-8  点击:51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阎真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恶搞是近年来网络空间中一个最容易引起争议、也最富有活力的文化事实。现象性地观察恶搞可能只需把它当作非正常的行为付之一笑,真正严肃地对它进行一种文化社会学式的分析,难度也就随之而来了。恶搞的源头是什么?恶搞的类型有哪些?恶搞的动机何在?恶搞的价值是什么?恶搞的文化背景如何?……诸如此类的问题正是蓝爱国教授的《网络恶搞文化》集中思考、研究、分析并力图有所发现的中心所在。

蓝爱国是把恶搞放在民间文化背景中进行观察的,并以同情性的理解方式进入问题症候分析。作为国内第一本就网络恶搞现象进行研究的学术性专著,《网络恶搞文化》的意义与价值主要体现在这么几个方面。

其一,人文科学走出书斋面对网络文化现象进行研究是一个迫切需要加强的事情,它既是激活人文科学知识体系的方式,也是预防人文科学过度“老化”的灵丹妙药。学者走出书斋直接面对鲜活的网络恶搞现象发声,体现了人文学者的学术责任。

其次,网络文化发展是错综复杂的,面对网络恶搞这样的特殊文化现象时,我们需要理智的冷静而不要从自己的成见、刻板印象出发。从命名上看,恶搞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这个不好的东西下面蕴涵的其实是我们的生活、文化本身的某种秘密。如果总是一切以曾经存在的标准作为判断的前提,我们将会失去很多对于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化乃至我们自己的观察、反省机会的。历史从来不会重复自己,某些现象中隐藏的也许正是我们习焉不察的历史深刻性,因此,就算是对一个显而易见的“恶”的事实,也还是从客观的角度审视它为好,何况恶搞还不能完全称之为“恶”。

再者,恶搞作为一个日常生活文化问题,其“问题性”可能极为容易被它日常生活性质所具有的平凡性、凡俗性、庸常性忽略掉,这样一来,不仅人民大众的文化趣味和价值取向得不到认真的审视,而且我们对于日常生活领域内发生的渐进性的文化变迁、文化转型事实可能视而不见,最终我们也就失去了更新理论范畴、知识体系的历史机遇。

诚如《网络恶搞文化》所指出的,网络绝对是一个智慧的海洋,但网络思考的特点是零散化、碎片化,不注重整体性、系统性,因而难以产生更为持久的影响。这样说是想强调这样一个事实——人民的智慧已经在网络中越来越成为一个可见的事实,我们这些学者如何从一种抽象的人民崇拜直接面对可见的人民,从而发出自己理性的声音呢? (作者为中南大学教授)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恶搞:边缘处的文化追问——评蓝爱国《网络恶搞文化》》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恶搞:边缘处的文化追问——评蓝爱国《网络恶搞文化》》点赞!
精彩图文
董晓磊:“80后”爱情写作的标示者
董晓磊:“8…
吴怀尧:批评中国作家富豪榜的人多是文学奴才
吴怀尧:批评…
穿越文学:传统抵达现代的桥梁
穿越文学:传…
网络文学的现实意义
网络文学的现…
网络文学“读屏时代” 新媒体革命与“新新文学运动”
网络文学“读…
青少年QQ群后宫角色扮演游戏现象初探
青少年QQ群…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