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收录:2011-12-15  作者:樊星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  点击:267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那个时代有很多面,都是不相干的。

在那个小镇上,“文革”的印记只体现在读报、听广播、学习文件上。人们更多的,还是在衣食男女、人伦传统中打发时光。那些日常生活中,“其实囊括了人生里至关重要的一些东西”,静静的时光,简单的生活,祥和的气氛,平静的日子。“革命年代里的种种风潮,并没有太大地影响到这个地处偏僻的水边大院”,那里的居民们在琐碎、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几乎躲过了所有的劫难”。因此,那里的人们实际上“跟时代没有任何关系”,“革命年代里的一切,在他们身上似乎渐渐睡着了”。他们的生活中,偶尔也会泛起一些不平静的涟漪——从青年男女的情感纠葛,一个小女孩的性自娱和羞耻感到一个中年女人莫名其妙地离家出走,但这一切很快就会被“那些沉淀在时间深处的日常生活”所淹没、遗忘。作家告诉人们:“时代这个东西,相对于永常的人生来说,它是苍白无力的。”作家希望人们思考:“时间到底从我们身上带走了什么?”

这部具有散文风格的长篇小说在“文革”题材的作品中相当有特色。它很容易使人想起沈从文的《边城》、萧红的《呼兰河传》、孙犁的《荷花淀》、刘绍棠的《蒲柳人家》、汪曾祺的《受戒》、何立伟的《白色鸟》……想起中国文学中源远流长的“田园牧歌”、“诗化小说”的传统。而魏微本人在自己的创作谈中也提到:她经常读的书有:《诗经》、明清小品文、唐诗宋词、《红楼梦》、《水浒传》、张爱玲、萧红。[5](p439-440)可见她是有意继承了这一传统的。而当她将这样的传统引入“文革”题材的小说创作时,她也就引发了关于“文革”中日常生活的新思考:如果说在《白色鸟》的结尾,开斗争会的噪音终于撕破了孩子的安宁梦,那么在《一个人的微湖闸》中,政治口号、政治文件的威力在强大日常生活的惯性面前竟然那么微不足道!这样,作家就写出了传统的强大、习惯的强大、日常生活的强大和民心的微妙。“文革”那样空前的政治疯狂,它的威力其实也是有限的。就如同新加坡前领导人李光耀在1967年对美国政治家尼克松说过的那样:“毛泽东是在镶嵌瓷砖上绘画,一旦他去世,雨一来就会把他的画冲刷得一干二净,但中国还是中国。中国总是能溶化并最后摧毁外来的影响。”[6](p368)“文革”的结局已经证明了这一预言。

《一个人的微湖闸》中有一个细节是意味深长的,可以与李光耀的上述预言对照着琢磨:墙上挂着毛主席的像。“他的目光遍及四野,到处都是。……他注视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可他是无能为力的”,“在他的注视之下,男人们在谈政治。青年人在谈恋爱”,真是绝妙的一笔!这一个细节相当有趣地写出了政治家与老百姓、政治运动与日常生活之间的无形而遥远的距离。

《扎根》与《一个人的微湖闸》,都是注目于“文革”期间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但风格迥然不同:一压抑,一舒缓;一冷峻,一温馨;一阴郁,一感伤。前者近于“新写实”的风格,后者则继承了“诗化小说”的传统。两部作品的风格不同与两位作家的经历有关:韩东毕竟比魏微年长,经历过“文革”中“清查‘五一六’”那样的恐怖;下放的地方也是贫苦的乡村,而魏微所生活过的小镇在生活水平上也显然高过一般乡村;另外,这也与他们的个性以及他们所接受的不同文学传统的影响有关。魏微更喜欢中国的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中“诗化小说”的传统,韩东则受西方现代文学的影响更深。他说过:“我很喜欢卡夫卡、辛格、纳博科夫、博尔赫斯,鲁尔弗、索尔仁尼琴、海明威、卡尔维诺、杜拉斯的一些篇目和章节也很不错”,“我们这代作家,最直接的影响来自翻译小说”[7]。在这个名单中,格调阴郁者占了多数。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由这种讲述“文革”日常生活的作品的风格差别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同的作家,对“文革”日常生活有不同的记忆,当然可以也应该写出各有千秋的作品来。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共有9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7/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