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收录:2011-12-15  作者:樊星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  点击:267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1982年,谌容在中篇小说《太子村的秘密》中,刻画了一个农村干部李万举的形象。他一方面知道“下级服从上级,上级叫干啥干啥,叫批谁批谁”;另一方面也发现,在极左路线当道之时,“不学会糊弄,还真干不了”。但他牢记“三不糊弄”:“肚子不能糊弄”、“庄稼不能糊弄”、“社员不能糊弄”,“用真假两手”对付上级。他“每干一件实事求是的事都要玩一些弄虚作假的花招”打着“抓阶级斗争”的旗号变着法子干了许多经营副业、“瞒产私分”、为民谋利的事情。

无独有偶,1983年,张贤亮也发表了中篇小说《河的子孙》。主人公魏天贵深谙处世之道,“钓鱼不在急水滩”。面对来自上面的政治压力,他表面上应付、糊弄,暗地里我行我素,“你是个急的,我是个疲的,土地神是个泥的,啥样的都有”;“装龙是龙,装虎是虎,装个狮子能舞”。“凭着他农民的狡黠与机敏,凭着他的良心和理性”,他在政治运动中“一帆风顺,左右逢源”。他以“两面派”的手法保护了他的乡亲;他以他的成功抵御了极左政治对农民的伤害。与他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县委副书记尤小舟,他因为坚持原则而吃尽苦头。在这样的对照中,张贤亮表达了他对民间智慧——“民魂”的体悟:“极左的那套东西,并没有像他们夸张的那样贯彻到底……有千千万万干部群众……从一种健康的本能出发,不自觉在过滤这些脏东西……大家都能从自己的经验里发现什么好,什么不好,把不好的东西过滤掉。”

到了1999年,李佩甫在长篇小说《羊的门》中写活了中原那块“绵羊地”的特质,“在这里,人的骨头是软的,气却是硬的”;“装傻充愣、大智若愚是这块土地的特质”;“平原上的人其实都是爱说假话的,说的都是些小假话”。呼天成,这块土地上的“领袖”,既善于利用政治,利用“斗私批修”会和一整套奖惩办法“消解了人们的亲情,分化了族人之间的血脉关系,让彼此之间产生嫌隙和仇恨”,然后再以自己的慷慨之举赢得人心。他善于玩弄花样翻新的心计和手段,精明处世,经营起一张无所不能的“关系网”,在建立起自己的绝对权威的同时也保护好本村的利益,可谓公私兼顾。呼天成是专制的“土皇帝”,又是擅长权术的“乡村政治家”。他把“杀一儆百”又“恩威并施”,“建立权威”也“建立制度”、“选拔人才”也“防患未然”、“以钱铺路”又“严于律己”等一整套权术玩得得心应手、出神入化。在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乡村政治家”的朴素与狡黠、坚忍与圆滑、远见与心机、无情与有义。《羊的门》无疑是一部中国“乡村政治小说”的力作。它充分表明:对于那些乡村能人、“乡村政治家”而言,一切政治运动都可以成为为己所用的机遇;一切政治口号都可以成为巩固自己权威的合适招牌。《羊的门》延续了1980年代“乡村政治小说”和“社会问题报告文学”批判封建乡村政治传统的文化精神,对于呼天成的批判锋芒是显而易见的。但另一方面,小说在批判锋芒之外,还加入了一言难尽的沉思与浩叹,加入了对那片“绵羊地”与那些活在那片地上的农民的活法的深长思考。因此,我们还能从呼天成的故事中读出发人深省的文化意味:中国农民知道怎样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利益去随心所欲地利用政治,将那些严肃的口号和政策变成自己的护身符。就像书中写的那样:“‘公事私办’是在平原上广为流传的一句俗语。在平原,无论办什么事若是‘公事公办’的话,那是什么事情也办不成的……要把公家的事当成自己个人的事情来办。”在这一点上,《羊的门》与《太子村的秘密》、《河的子孙》又神奇地殊途同归了。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共有9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